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9章 风吹着雪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100 2019.11.04 12:34

  面对程啸虎的话,萧临风脸略微一僵,,打了一个寒颤。

  他过来的确是为了帮忙解决问题儿童程剑雪的,可不是希望被程啸虎一脸郑重,仿佛把自己女儿终生托付自己一般。但萧临风也不解释,这种事情说出来,越描越黑,反而会让人觉得自己对程剑雪有那么一点意思。

  没意思,你提她干什么,人家父亲也不过是希望你让自己的女儿吃饭罢了。

  “不至于现在还睡着觉吧?如果是这样,我还不应该进来,这里虽然不是你程剑雪的闺房,也相差不远了。有道是男女授受不亲,要是传出什么奇怪的消息,你这位冲阵杀敌的女将军倒没什么,我这名动天下的竹君子可……”

  没有点油灯,没有生炉火,营帐内一片昏暗,这难不倒萧临风,他的夜视力一向很好,放下已经热好的饭菜,为了保持温度,萧临风特意地找了一块干净的布盖住上面。

  放好饭菜后,萧临风也一下子就找到了缩在角落里,抱着双膝的程剑雪。程剑雪的右侧是昨晚与她并肩作战的武器,却被她扔得远远的,长枪宝剑,利刃上泛着微弱的寒光。左侧也有东西,萧临风辨认了许久,才借着微光,看出是一块白色的、被污染的手巾,不用猜,那上面沾着的是血迹。它也被程剑雪扔地远远的。

  “看来,我刚才说的事情,不用担心了。”萧临风似乎真如不用担心一般,长吁了一口气。

  “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啊!”程剑雪心里想道。与昨晚脑子里一片空白不同,现在的程剑雪已经恢复了思考,事实上,她几乎也已经想了一夜,就时间上而言。

  不过,变化好大,因为若是换成平时,就萧临风开头的那几句话,程剑雪绝对会让萧临风吃不了,兜着走。

  “在闹别扭呢!”在程剑雪的面前,萧临风蹲下身体,顺便放下了点燃的油灯,待摇曳的火光稳定下来,萧临风凑近来,说道。

  “没有!”程剑雪扭过头去,不让萧临风看见自己的脸。

  “还真是在闹别扭呢!”萧临风顺着程剑雪,也微微移动了身体。

  这下程剑雪没有再躲避萧临风的目光,因为她知道这没什么意义。

  萧临风翘起嘴角,又肯定了一番:“肯定在生气啊,嘴撅着都可以挂铜茶壶了。”

  闻言,程剑雪下意识地抿了抿嘴。

  “恨我吗?”

  程剑雪不解,埋下的头微微抬起,看着萧临风。

  萧临风继续说道:“如果我说,我从一开始就预料到这样的情况,我却没有阻止你,而是帮你到侯爷那边说项。”

  “这没有意义,因为都是我自找的。如果当时你阻止我,我才会恨你呢。”程剑雪摇了摇头,几根青丝甩到了萧临风的脸上,留下暗香。萧临风注意到了,程剑雪自己却没有发现。

  “也是呢。”萧临风也算了解程剑雪的脾气。

  “你竟然不否定一下……真的是跑来安慰我的吗?”程剑雪心里有些生气。

  “想了这么长时间,有想明白吗?”

  程剑雪摇着头,如果她想明白了,就不会躲在角落里了。事实上,程剑雪想了很多劝服自己的理由,但每一个都被自己否定了。

  “其实原因就在你身上。”这个时候,萧临风无需卖关子,“昨晚三个人或许出生于农户,而你程剑雪却是镇北侯的女儿,可无论是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大家都站在了战场上,为了胜利,为了生死,执戈而战。或许所站的土地不一样,但目的却是相同的,不是吗?”

  程剑雪没有赞同,也没有否认,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道:“可是跟我想的不一样……”

  萧临风神情肃然,声音似乎是从远处飘来一般的:“自然是不一样的,巾帼英雄,流芳百世,流传下来的都是这些令人荡气回肠的故事,却往往忽视了沙场上,荣耀与牺牲是并存着,一将功成万骨枯,难不成你以为只是人们说说而已的?”

  “嗯……”程剑雪摇着头。

  “所以我希望程剑雪你啊,如果有一天坐到了侯爷那个位置上的时候,不用成为踩着尸体前进的王侯,而是能和士兵同甘共苦的将军,爱惜士卒,带着他们走向胜利!”

  “这不是自相矛盾吗?爱惜士卒,但是胜利的话,必然是血流成河……”说到这里,程剑雪控制不住自己似的抖了一下,仿佛又看到了蔡二狗死去的情景。

  “胜利是必须的,为了不让死去的人,血白流,更为了活着的人好好活着,就必须要胜利。不追寻胜利,那么从一开始就不要拿起武器。五十年前,北燕大军被北方的蛮族打败,十不存一,为了不使生灵涂炭,北燕征调五十五岁以上和十几岁的老弱,惨胜。”萧临风并没有详细地描述北燕的那场战争到底是如何进行的,但两个字“惨胜”,却也让程剑雪意识到有多么的惨烈,“输了,只会让更多的人流血罢了。至于敌人,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也不是不能做到的。”

  程剑雪咬了咬牙,最后终于点头了,哼了一句:“萧临风,你今天的话有点多啊!”

  油灯的火焰晃了晃,程剑雪的影子也跟着晃了晃,萧临风瞅了一眼,轻轻一笑:“程剑雪,恢复点生气了嘛!”

  “萧临风,我问你,你有杀过人吗?”整理了自己的情绪,程剑雪抬起头,与之前的回避不同,目光灼灼,紧紧地盯着萧临风的眼睛,似乎很想得到答案,同时,程剑雪的余光又不时地往右边望去,那是程剑雪的长枪和宝剑,反而是左侧沾了血迹手巾,没有去在意。

  这些小动作,萧临风明白的,程剑雪的心结至少解开看一半。

  “没有,不过有经历过。”萧临风没有吹嘘“我当年怎么怎么样”,老老实实地给了程剑雪自己的回答。

  程剑雪微微侧着头,疑惑的样子,因为萧临风的说法很矛盾,没有杀过,却又经历过,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萧临风是被杀的那个人,虽然没有死。

  这是程剑雪自己的猜想。

  这样的想法,一半是正确的,另一半是答案,却是错误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