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一袭白裘踏秦营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035 2019.11.08 12:53

  “丫头,你以为我是去西秦来个到此一游,我是去谈判的,谈判懂不懂……”

  “萧临风,你说谁是丫头,我可不是你女儿。”程剑雪打断了萧临风的话。

  “大小姐,这可真不是去玩。”薛书庭苦口婆心地劝道。

  “我也没想着去玩,我就是去保护一下咱们赤虎的军师。”这时候,程剑雪倒是承认萧临风是军师了,“到时候,我就往旁边一站,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动嘴皮子的事情,全都交给军师了,这总行吧!”

  “哎,这不是行不行的问题……”

  庞援欲待还说,却被萧临风伸手阻止了。萧临风在程剑雪周围转这圈,打量着,有时候又停下来,撑着下巴,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萧临风,你想干什么?”现在,军师的名号又飞了,程剑雪直呼萧临风的名字。

  “程剑雪,你不会是想着蔺相如之类的故事吧?当不成蔺相如,当一下蔺相如的随从也行,对吧?”

  被人捅破了心思,程剑雪说话有一丝结巴:“萧,萧临风,你,你怎么知道的?”

  萧临风摊开手,没有解释,可意思也很明显,这根本就不用想啊,脚趾头都能猜出来的事情,他萧临风会想不明白:“蔺相如的随从有多厉害,我是不清楚。可你程剑雪,可不要当荆轲之秦舞阳,我萧临风还想活着回来了。”

  史书记载,秦舞阳少年杀人,似有胆略。他跟随着荆轲刺秦,只是来到大殿之下,心生胆怯,畏惧不前,让荆轲于秦殿内孤军奋战,自己最后亦身陨殿外,令人可悲可气。

  萧临风也是急了,完全没有意识到,把程剑雪和秦舞阳一比较,完全就是火上浇油,不去也得去了。

  果然,一听到萧临风把自己比作了秦舞阳,程剑雪跳起来,跺着脚,指着萧临风的鼻子:“萧临风,你这样说,我还非去不可了!”

  萧临风捂着额头,无奈道:“程剑雪,你……”

  “好,就这样决定了!”关键时刻,程啸虎一锤定音,“阿雪,你就跟着小风一起去建功立业。”

  “侯爷……”又有人站出来劝阻。

  程啸虎大手一挥:“你们都甭劝,军师是大才,天下四君子的竹君子,都能为赤虎身犯险地,我程啸虎的女儿,没什么本事,还不能冒险了?”

  说的豪情盖天,其实程啸虎想的更为简单,意识到萧临风是长兴王的次子,程啸虎知道自己也劝不了,干脆把自己的女儿赔上去。万一有危险,俩个人也好互相照应,而且万一萧临风有个三长两短,程啸虎没保护好长兴王最后一丝血脉,那……

  程剑雪嘟哝,表示着自己的不满:“阿爹,哪有你这样说自己女儿的。”

  “那你还去不去了?”

  “去,我当然要去的。”程剑雪抚摸着泛着光芒的长枪枪杆,笑靥如花。

  “侯爷,你大可不必……”别人只道是程啸虎惜才,萧临风却是门清。他清楚程啸虎为什么支持程剑雪随自己出使,这样一来的话,看着一旁笑得傻乎乎的程剑雪,至少在萧临风的眼中,程剑雪这个样子确实坐实了。也因此,萧临风就更要阻止了。

  他绝对不会让程剑雪因为自己而去冒险的。

  “我是主帅,我说了算。小风,你自己不都说了,自己会完成任务,活着回来的,那么阿雪也一定会没事的。”感觉到自己好像太和颜悦色了,程啸虎脸拉塌下来,阴沉着,“难不成,你要告诉我,你这次出使没打算成功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萧临风还能说什么,只好禀手接令:“定,不辱使命!”

  程剑雪放下枪,跟着萧临风一样:“定不辱使命。”

  ——

  第二天,程啸虎先派人和西秦打了招呼,萧临风和程剑雪才正式出使西秦大军。

  一路上,程剑雪心思不定,摸了摸怀中的千里火,这是程啸虎他们千叮咛,万嘱托的事情,一旦情况不对,便发射这支千里火来传信,到时候,哪怕是刀山火海,他们也一定会赶来的。感觉到重要的东西还在自己身上,程剑雪心里稍稍放下来。

  这些小动作自然瞒不过萧临风,这位一身白裘的竹君子立马调侃起来:“程剑雪,你又不是待产的孕妇,老摸肚子干什么?”

  “我这是确保万一。到时候,咱们俩要成了荆轲什么的,好歹也有人来救。”程剑雪手重新拿出来。

  “呸。”即便天气冷得令人说话都颤着抖,对于体弱的人尤为如此,但萧临风却仍然骂得字正腔圆,中气十足,“我们是去谈判,可不是去行刺客之道的。”

  程剑雪顿时不满意了:“荆轲、秦舞阳,这不都是你先提出来的?竟然还怪我。告诉你,萧临风,幸好我程剑雪跟你来了,这万一有个好歹,后面的人营救的时候,也能积极些。”

  “这可未必。”萧临风冷哼了一声,“快到了,程剑雪,安静些。”

  萧临风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程剑雪见此,面色还有不平,却也听着萧临风的话,不再言语。

  随着一声声的通报,萧临风和程剑雪也慢慢来到了中军大营。即便连输了三场,西秦仍然军容整肃,旌旗猎猎,长戈耸立,让人完全想不到这样的一支大军会输,或者说,他们只是在等待一雪其耻的机会。

  程剑雪看的暗暗心惊,不由地打怵起来。

  程剑雪是在赤虎无法无天,那是所有人都宠着她的缘故,程剑雪自己也明白。因此,现在真正意义上以第客方去看待,才知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罢了。再偷偷瞧着萧临风,程剑雪发现,刚刚还与自己调侃着萧临风,已经收敛了笑容,却不是她那样的紧张感——萧临风依旧把手笼在袖子里,可他的每一步走得都很稳,很深,重重地踩下,干净利索地抬起,不带任何的拖泥带水,仿佛要一脚一脚踏破了西秦军营似的。

  见如此,程剑雪放松了许多,暗自笑了笑,加快步伐,跟上了萧临风。

举报

作者感言

我的双鱼座

我的双鱼座

感谢黑表的推荐票!

2019-11-08 12:5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