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 夜战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118 2019.11.02 11:40

  夜幕降临,停了几天的雪仿佛是应景般地,打着旋儿,吹打在人的脸上直生疼。风也很大,云像逃跑似地从北边往南迅疾地飘着,间隙间,露出了朦胧的弯月,昏黄地月光洒在雪地上,说不清的肃杀与萧条——正是杀人夜。

  比庞应、吴寒还要听话,西秦真得如萧临风所言,咋咋呼呼地来袭营了。

  战场上的偷袭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如微风细雨浸润万物一般,神不知,鬼不觉潜入敌营中暗杀,制造恐慌,甚至于在还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主帅便已经死于非命。这是狐狸做派。

  而另外一种,则是趁着夜色和敌人不备,以骁勇精锐如狂风暴雪一般,直接侵袭敌营。在不明到底有多少人前来偷袭的情况下,面对如排山倒海的气势,敌人猝不及防之下只会惊慌失措,失去战意。这更像是猛虎一般。

  而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一旦被偷袭方事先知道消息,并做好准备,那么偷袭的人只会被瓮中捉鳖。

  而西秦的这次夜袭属于后一种,但结果可能已经注定好了。五千骑兵悄悄潜入赤虎的近处,然后骑上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冲进了赤虎的营盘。

  与众人伏在暗处默默观察着一切的薛书庭心中衡量了一番,回身对着程啸虎一笑:“侯爷,看来,段明也没有孤注一掷呢。三万的精兵就派了五千过来,有点枉费我们这么大的阵仗啊。”

  看似是抱怨,实则谁都听出来薛书庭的话中的喜意。

  “薛叔,不可小觑。我料想这五千的后面至少还有一万精兵伺机而动。一旦这五千士卒进展顺利,后面的就会随之而来,趁机扩大战果。”

  萧临风费力地扭动了一下脖子,吐出一口热气。现在这位竹君子裹得跟个粽子一样,若是换成只有萧临风一人,他自然会量力而行。偏偏项昊不也来到了赤虎,这位项大哥可不会让萧临风冒着受风寒的风险,不仅让萧临风穿足了自己的衣服,项昊还很“贴心”地从程啸虎那里借来厚厚的裘衣和毛毯,一同裹在了萧临风的身上。驱寒保暖的效果自然十分明显,不过萧临风更清楚地是穿成这样,天下第一的轻功蝶舞肯定是施展不开了,莫说是蝶舞了,估计连肥鹅都比不上了。

  “段明的话,理应如此。他可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虎,就看这派来偷袭的人数也可管中窥豹。”程啸虎一锤定音,认同了萧临风的说法。

  庞援附和道:“幸好我们这里不仅有老虎,而且还多了一根能拦路的竹子,胜券在握了!”

  “庞叔,你这算是夸赞吗?”萧临风打了一个哈欠,抱怨着。

  程剑雪嗤嗤一笑,没有上去凑热闹,反正庞援那一说,也算出了萧临风之前“雪和烂泥巴”的气。现在的程剑雪全身轻甲,左手持枪,腰配利剑,竖耳听着萧临风和其他人的打趣,目光却紧盯着战场上,只等着程啸虎一声令下,便随军冲阵。

  没有丝毫的犹疑,在前来劫营的西秦察觉出不对劲的时候,程啸虎一声令下,枕戈待发、已经有点不耐烦的赤虎军将士从四面开始包围西秦军队,其中又以骁骑营最快,一下子就包了后路,同时他们也最危险,既要参与作战,同时也要防备着后面西秦的支援。

  程剑雪也跟着大军从中路迎面痛击敌军。临行前,程啸虎没说什么,既然自己的女儿正式参了军,那么他也不会过分偏袒程剑雪。庞援和薛书庭则是说再多也是多余,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小师从名家学习剑术,算是半个江湖人的程剑雪会在这样的战场上出现什么意外。唯一萧临风眉毛略蹙,轻轻扯了程剑雪的轻甲:“程剑雪,刀剑无眼,小心了!”

  程剑雪回头看着萧临风,面对萧临风的担心和好意,程剑雪并没有犯着脾气,硬是和萧临风去唱反调,而是一笑,笑得有点甜意,更多的是豪爽,不多说什么,就直奔下去了。

  程剑雪没有看到的是萧临风的担心并没有因为程剑雪的自信而消失,反而变得更加浓厚,在他看来,这位有点不谙世事又热血的大小姐显然有点盲目。这是萧临风提前所预料到的,他的担心也源来于此。因此,不同于程啸虎、薛书庭这些将领还要分出心思观察着战事的发展,作为谋士,又置于战场外的萧临风什么都不再关注,毕竟赤虎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还吃不下西秦,那就完全说不过去了——萧临风只是全心全意地盯着程剑雪的一举一动。

  随军冲阵的程剑雪兴奋地难以自制,仗着武功高,一马当先,竟比最后合围的骁骑营还要快。但随之而来的,却是茫然失措。

  即便师从名家,亦天资聪颖,能将剑法化为枪术,即便以程剑雪的性格,好打不平的事情肯定干过,甚至因为迷路而误闯了敌营,但程剑雪的枪与剑从来都没有杀过人,沾过血。作为镇北侯,赤虎军主帅程啸虎的女儿,这些似乎有点不可能,可事实就是如此。

  一柄没有沾过血的枪,一把没有杀过人的剑,突然就置身于这种你死我活的沙场上时,纵使它们的主人有多么优秀,仍然也会恐惧。

  听着沙场上的嚎叫,号角的鸣声,看着冲天的火光,四溅的鲜血,程剑雪的目光有些朦胧,甚至听的不甚清楚。这是程剑雪心心念念的第一战,她很清楚很多人没有下场,却盯着她看。因此,程剑雪一开始就打定了注意,要打得好,更要打得漂亮,不让人小觑了她,尤其是她一直感觉到萧临风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好强的她就更想着表现自己。

  事与愿违,程剑雪刺出的枪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直,那么深。一枪刺中了一名西秦士卒的腹部,他并非无名无姓,但至少对于程剑雪而言,她不清楚对方的名字,对方也是如此。就是这样,俩个互相不知性命的人出现在战场上,并且厮杀着。

  战斗的理由在开始前有一万多个,但一旦踏入了战场,理由就只有一个——倾尽全力地干掉眼前的敌人。

  战场上,仿佛渴饮了如同献祭般的鲜血一般,雪越下越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