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 雪伴着风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001 2019.11.05 14:21

  程剑雪没有开口询问,事实上,联想起之前见到萧临风深湖般的眼睛,程剑雪本打算就此打住。

  可萧临风似乎打开了话匣子,或者单纯地想倾诉给某个人听,萧临风无悲无喜地继续说道:“我所经历的,仅仅只有一夜,但就是那一夜,相守与牺牲,忠诚与背叛……”

  萧临风突然停了下来,正竖着耳朵听的程剑雪好奇地望过去,发现萧临风正喘着粗气,仿佛每一字都要费很大的力气。虽然无喜无悲的语气,似乎表现着萧临风自己并不在意,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萧临风又不是真的变成了一个冷血的人,又怎么可能跳出红尘呢?

  “萧临风,如果不想说就不要说了!”因为担心,才会生出急躁,程剑雪连忙阻止道。

  萧临风勉强地朝着程剑雪笑了笑,表示自己没事,整理了思绪:“人一辈子经历过的,我都经历过了,人一辈子没有遇到过的,我也遇到了。那一夜,我几乎失去了所有,我学到了所有。”

  程剑雪没有再打断萧临风的话,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眼睛,就如同冰冻的湖面裂开一般,她终于能一窥究竟,而随之而来的是更彻骨的冷,和更骇人的黑。即便萧临风没有明说,已经经历过一次血与泪的程剑雪能够想象的到,比昨晚更加惨烈十倍的战场,哀嚎痛苦不绝于耳,火光冲天,火焰不知燃烧着什么,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气味,血融化着雪,又随之浸润着泥土,冰冻干裂,又被新的血覆盖……

  程剑雪面色一点点的开始发白,眼角有些发酸。

  “那夜流的血太多,竟似让我觉得自己杀了人,”萧临风苦笑了一下,“也竟似也让我觉得已经被杀了,死了……”

  “啊,萧临风,你现在还好好活着呢!”程剑雪嘴很笨,不知道该如何去宽慰萧临风,就这样冒出了一句。

  “没错,我还活着呢!”

  那一夜不是地狱,而是炼狱,死去的人很多,可活下来的也未必比死去的人轻松——死去的是长兴王次子,仿佛是死尸重铸般,再次复活的已经是竹君子萧临风了。

  “所以说,程剑雪,你经历的跟我比起来,小巫见大巫,都不是事儿。”压抑着的氛围,因为萧临风陡然活泼,恢复生气的语调又轻松起来,油灯的火光也跟着跳舞起来。

  “喂,萧临风你这转折的也太快了吧?”程剑雪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刚刚还那样子,简直,简直让人气不过,程剑雪用袖子一抹眼角,“你,把我的眼泪还回来!”

  “嘿,你还未我流泪了啊?!”萧临风把脸凑到程剑雪的面前,准备仔细端详着。

  程剑雪可不会让萧临风见到自己的泪痕,虽然她已经擦了一下,但保不准还有,于是程剑雪闷头一推,萧临风便跌倒在地:“我是气的。”

  “程剑雪,你说了原因,可你没否定自己流泪呢!”

  “哈哈……”程剑雪愣了一下,与萧临风对视一眼,俩人沉默了一会儿,竟不约而同的哈哈大笑起来,竟也笑出了眼泪——泪中有喜亦有悲。

  “好,我的故事讲完了,程剑雪,你也该吃饭了。”笑过之后,萧临风把饭菜挪过来。

  看着盘子上为了保暖遮盖的棉布,程剑雪心里有点感动,至少自己的父亲、还有其他叔叔,可不会考虑的那么仔细——程剑雪是没女孩子的样子,结果其他人都把他当成了男人一般对待。

  虽然饿了,吃饭也不是那么着急,程剑雪收回自己的目光,重新望向萧临风:“真的不要紧吗,萧临风?”

  也不是真的大大咧咧,该细心、关心人的时候,还是有的。不过,你这种话,若是换成十二年前对我说的话,效果可能就更不一样了。

  萧临风内心评价了一番,随后一摆手:“早就没事了,本就是一笔烂账,现在我自己也经常翻出来,想一想。”

  “早就啊……”程剑雪细细咀嚼了萧临风的话,话到这份上,她也不会再问了,“好,吃饭,不过啊,萧临风,你喂我。”

  说这话的时候,程剑雪也没想多少,完全没有在意男人喂女人吃饭是一件多么亲密的事情,她只是想整一下萧临风,顺便让萧临风转移一下自己的情绪。虽然这样的理由,萧临风多半是不会领情的。

  “哈,喂你?”萧临风先是一怔,感到自己会吃亏,便立马回绝了程剑雪,“打了一场仗,你是心受伤了,腿脚可比谁都利索呢!”

  “萧临风,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可是未经我的允许,进到营帐内的。”程剑雪想起了萧临风进来时的调侃,语气颇带着火气,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的初衷,看着萧临风的神情开始变得有点不怀好意起来,“万一我在睡觉,那女孩子的清白置于何处?”

  简直就是无理取闹,这是萧临风的直观印象,不由反驳道:“哎,程剑雪,你是在睡觉吗?你明明就像一只受伤的小猫一样蹲在角落里。”

  “我就是在睡觉,蹲着睡觉。”程剑雪脸红都不红一下,理直气壮地回应着,可能她自己也觉得这样说有些牵强,于是有强行解释了一番,“我不开心的时候,就喜欢蹲着睡觉!”

  原本牵强的就像一根紧绷的棉线,现在干脆就被程剑雪拉断了,成了两截,又以不高明的手法系了起来,之后硬被程剑雪说成了还是一根线。现在萧临风还能说什么,只能乖乖的喂程剑雪了。

  不过,萧临风此行的目的算是到达了,以一种奇怪的方式。

  “嘿嘿……”宛如获取了胜利一般,程剑雪笑得有些傻气,也很快乐。

  见到程剑雪这个样子,萧临风表面上一副苦大仇深的吃瘪样子,心里倒也觉得高兴。

  虽然一盏摇曳的油灯不足以照亮整个帐篷,但如果有雪反射的话,那么人的心一定会变得亮堂堂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