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程家有女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416 2019.10.17 16:11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也相差不远了,程啸虎也不再深究。或许不及萧临风豁达,程啸虎亦是聪明人,见萧临风不愿多谈,因此岔开了话题:“小风,如今战事胶着,如何破局,还希望咱们的竹君子能够想个好办法。”

  “这正是我来赤虎的目的。”萧临风微微一笑。

  “好。”程啸虎也不多言,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我叫书庭他们准备一下。”

  原本坐在床边的萧临风也跟着站起来,却被程啸虎按了下来。萧临风也不矫情,干脆的坐下来,重新烤着炉火,瞧着程啸虎走到营帐口,掀起营帘,旋又止住脚步。程啸虎的声音裹挟着营帐外面的寒风进来,吹得烤得暖洋洋的萧临风一个激灵:“小风,有些事情,你不想说,我也不勉强。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明明白白地告诉有关你的一切!”

  说完,营帘落下,程啸虎不等萧临风回应,就这样径直地出了萧临风的营帐。

  “有一天吗……”端坐在床边的萧临风喃喃自语地重复了一遍程啸虎的话,心里一懒,顺着仰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上面的通风口,外面的雪已经停了,但仍然有稍许的积雪被风吹了起来,飘进了萧临风的营帐内,其中的一片没有化掉消失不见,反而打着旋,一直坚持落到萧临风伸出的手心里,在他的注视下,才慢慢的消融不见。

  下午,萧临风如约出席,和其他人酒足饭饱不一样,萧临风除了喝了一点稀粥,便什么都没有吃。之前的雪夜行军,使萧临风受了寒,胃部尤为如此,积食不消,以至于萧临风有两天什么都没有吃,直到现在才好了些,能够吃下点东西。不过,即便如此,萧临风的脸色在一众面色红润黝黑的大将之间,也是最不好的那个——萧临风现在已经正式成为了赤虎的军师了。

  “战事进行到今天,我也没有好的办法,但我有个建议。”萧临风怀抱着暖炉,靠在椅子上。

  除了某些人以外,比如说庞应,又比如说还是庞应,其他的人,哪怕是镇北侯程啸虎都是善战而不好战,眼见着战事往后面拖着,见不到归期,他们心里也很着急。因此薛书庭瞅见萧临风不紧不慢的,有些着急:“小风,你别卖关子了,直说吧!”

  “一个字,等。”萧临风揭开答案。

  “哼,这我也会啊。喂喂喂,大家听一听,等谁不会啊?”跳出来的除了庞应,也没谁了。虽然庞应已经信服了萧临风,但并不代表萧临风在其心中的目的超过了程啸虎,哪怕是面对程啸虎,庞应有时候也跟个刺头一般,遑论萧临风呢?因此,庞应一有机会便出来挑事,其他人也见怪不怪了。

  对于萧临风的献计,程啸虎也不满意,皱着眉头。其他人或是凝神思考,或是窃窃私语,总之,萧临风的一个轻描淡写的“等”字并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同。

  萧临风也不着急,放下暖炉:“彼时我们粮草将尽,而西秦因害怕我们与他们殊死一搏,故放缓了攻势。现在此时此刻,正如彼时彼刻。这场战斗比较讽刺是,主动权并不是在粮草多的一方,而是谁粮草少,谁先占据主动。”

  薛书庭放下手中之笔,跟着萧临风的思路,说道:“现在的情况,的确如此。劲旅对上弱旅,若无意外,结果可以说是毫无悬念。两支弱旅对上,拼得也就是粮草辎重,谁先没了粮草,谁就失去了军心气势,谁便先输。但双方都是劲旅,拼得不是粮草,而是谁更心狠。现在西秦缺粮,因此他们能狠下心来,是战是退,完全由段明一念而决。”

  程啸虎闻言,眉头舒展开来,似乎认同了萧临风他们的说法。

  不过不是所有人想明白的,吴寒对于薛书庭的话就不感冒,倨傲道:“难道我们赤虎就不够狠吗?就这样按兵不动,岂非把大好的机会白白浪费掉?”

  “若是吴将军能狠下心来,我倒是另有一计,三个字,冲,干,杀,是不是很言简意赅?”萧临风刺了一句,放下暖炉,倚靠在桌子上,左手撑着脸颊。这样的神态,任谁都知道萧临风只是在那里开玩笑,若是按照那三个字,可以说是涵盖了古往今来所有如何指挥战争的情形了,惹得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哈哈大笑起来,原本压抑的大帐气氛不由得活络起来。萧临风继续道:“而且,要说是大好的机会,简直是胡话,胡得不能再胡了。若是有机会,大家还围在这里干什么?喝茶吗?的确,可以不顾任何牺牲地往前冲,暂且不论胜负,我就想问,各位将军,你们是想带着活生生的弟兄们回家与亲人团圆,还是想踩着兄弟们的尸骨扬名立万啊?!”

  姿势虽然保持着懒洋洋的状态,但萧临风说到最后,不怒而威,更兼唇枪舌剑,犀利的言语一出,一时间无论是吴寒,还是庞应等人,竟都不再说话。赤虎是劲旅,是虎狼之师,但其基础却是战场上一场场战斗,战场下一次次的训练积累下来的,血浓于水的兄弟情义,若是不顾于此,那么赤虎还是赤虎吗?

  所有人都有疑虑,最后还是程啸虎一锤定音:“段明,沙场宿将,我们越是占据有利,越不能轻视这位‘老朋友’。敌不动,我不动,就让我们等一等,等西秦一动,我们便先动,这个时候绝对不可自乱阵脚。”

  庞应,吴寒还有一些想法,不过都被急吼吼来到大帐口的传令士卒给打断了。连懒洋洋的萧临风也不由地望过去,眯了眯眼睛。按照他的推测,传令的士卒突然出现有很多种原因,但绝对不是西秦那边打来了,至于朝廷那边,前不久刚把姗姗来迟的粮草辎重送到,要有什么消息也应该在那个时候说了。不过,看到传令士卒苦涩无奈的神情,萧临风也不是很确定。

  庞援和薛书庭瞧了彼此一眼,看出对方的了然,显然是想到了传令士卒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于是,庞援站起身来亲自接待,传令士卒在庞援旁耳语了一番,随即便颇为慌不择路地撤了出去。看来的确不出其所料,庞援的表情变得和刚刚过来的人一样,苦涩无奈。

  帐内的均是同僚,抬头不见低头见,因为各自的秉性,也有看不惯对方的时候,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大家都是大风大浪过来的人,什么场合都遇到过,而能让庞援露出这样表情,除了她也就没谁了。

  一时间,庞援的表情仿佛是传染病一般,将所有的人都感染了,连程啸虎这位镇北侯也是如此,当然他比别人还多了一份愠怒,只是苦涩无奈占地更多一些。

  发生了这样奇怪的事情,哪怕是萧临风这样智珠冠绝的人,见此情景,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偏偏还没有人为他解释发生了什么,好奇之下,萧临风只好询问程啸虎:“侯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程啸虎沉默了一下,最后颇不情愿地说道:“我女儿到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