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马踏天离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219 2019.12.01 12:27

  说出什么话,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萧临风清楚得很,待到程剑杰给自家姐姐作了解释,他便准备好了。

  可这次与之前不同。之前,程剑雪没踢中,更像是小孩子赌气,一击没中,只要告诉萧临风这些“不长眼睛”的人,自己已经生气了,便足够了。

  现在嘛,显然不是仅仅表达自己生气那么简单,程剑雪一击未中,第二击紧跟而上。

  萧临风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程剑雪的脚,俩个人动了动,不知怎的,程剑雪的鞋子飞掉了。

  程剑雪呆住了,虽然自己还有袜子,但这样的情况还是让她惊呆了。女孩子的脚有时候比自己的身子还要重要,程剑雪作为半个江湖人,半个军旅人,打架多了,难免磕磕碰碰,可要说是自己的小脚被男子抓住了,哪怕还带着袜子,程剑雪依然觉得臊得慌,脸一下子泛上了红晕。

  另一边,萧临风握着程剑雪的小脚,也是不知所措,手不知道怎么办,捏了捏,感觉到一阵暖和,又放松了自己的手,不过饶是这样,萧临风还是握着程剑雪的脚。

  俩个人就这样呆呆着,有一阵子,萧临风回头去瞧程剑杰,现在最好解围的便是他这个局外人。按照萧临风的想法,这位程公子只要对着他们俩个打个哈哈,“哎,姐姐,先生你们玩得有些过了哦”之类的话,萧临风便趁势放开程剑雪的脚。

  否则,总感觉面子上之类的问题抹不开。

  可惜,萧临风回头的时候,哪里还见到程剑杰的身影。

  这位苦读圣贤书的程大公子竟然很没有义气地把自己姐姐和先生丢在里面,一个人溜出了马车。

  “好想把他给抓进来。”萧临风和程剑雪互相看了一眼,旋又各自转开了头,只是那一瞬间,都看出了对方的想法。

  更可气的是,程剑杰走出了马车,发现自己的父亲程啸虎听到这边的动静,来勘察一番的时候,程剑杰“好心好意”地为里面俩个无法出来的人解释:“爹,里面没事。”

  “没事?”程啸虎虎着声音,颇是怀疑。

  “没事,先生和阿姐正在亲热着呢!”程剑杰揭开答案。

  程啸虎勒了勒缰绳,明显一窒,探了探身体,却看不到马车内的情况。下意识的行为而已,程啸虎也没想着看个所以然来,一下子便放弃了。

  “好,告诉你先生和姐姐一句,动静别太大了,影响不好。”说着,程啸虎促狭地一笑,转了个马头,重新跑到前头去了。

  解释不清楚了。

  今天很默契的,萧临风和程剑雪心里的想法。

  萧临风叹了一口气:“是我把你的鞋子弄掉的,还是由我为你穿上吧。”

  程剑雪依旧扭着头,细若蚊吟:“嗯。”

  萧临风先是为程剑雪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袜子,毕竟不整理一番,穿上鞋子的话会很不舒服,过程算不上顺利,程剑雪似乎捣乱似的,小脚在萧临风的怀里像小动物一般动来动去。

  “程剑雪,你别乱动。”

  “很痒的。”程剑雪余光瞄到萧临风开始为自己穿鞋子,而自己的脚很不安分地在他的怀里乱动着,却偏又控制不了。无奈,程剑雪只好催促着萧临风,“你稍微快点,我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脚。”

  “……”萧临风还能说什么,只好笨拙地加快了穿鞋的速度。

  原本简单的穿鞋动作,萧临风的笨拙,加上程剑雪的“不配合”,硬是被两个人弄得跟生死大战。等萧临风把程剑雪的脚放下来,程剑雪动了动。这俩个人已经出了一身汗。

  “怎么样?”没来得一句,程剑雪这样问道。

  萧临风再怎么聪明,也摸不着头脑:“什么怎么样?”

  程剑雪低头瞧着还在小小乱动着一双脚,意思不明而喻。做了这样的小动作,又问了连自己都奇怪的话,程剑雪终于没有任何的肢体语言,似乎被自己的问题给吓到了,端坐在那里,或者说僵住了。

  萧临风顺着程剑雪的目光,打量一番,觉得此刻宛如小媳妇般的程剑雪,甚是可爱,让他想起来了小时候因为体弱胃口不好,大哥便给自己带来了街上的糕点,很好吃很甜,那一甜,甜到了心里,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甜。

  现在,萧临风看着眼前的程剑雪,就仿佛一下子回忆起那一辈子都会记住的甜。

  萧临风也不添堵,逞强:“很好的!”可能觉得太过简单,萧临风又强调了一遍,“很好的!”

  “很好?!能具体点吗?”

  天哪,自己到底想问什么?程剑雪扪心自问,可即便自己不清楚的问题,她还是问出来,或许真是想清楚萧临风真正的想法。

  “很有活力,很有朝气,不像我,即便会天下第一的轻功,脚步仍然虚浮的。”萧临风考虑了很久,不想敷衍程剑雪,于是诚恳地回答着程剑雪不明不白的问题。

  程剑雪笑靥如花,这个答案倒是满意的。

  原本持剑相对,程剑雪对神神秘秘的萧临风很是顾虑,可经过这件乌龙后,俩人的距离重新拉近了。

  之后的路程,萧临风和程剑雪嘻嘻哈哈,吵吵闹闹,倒是把程剑杰给排除在外了。

  没办法,程剑杰只好也跟着自己父亲骑马上路,倒真是把萧临风和程剑雪留在了马车里。

  六天后,程剑杰勒住缰绳,朝着马车那里喊道:“先生,阿姐,天离我们到了!”

  时值傍晚,风雪交加,幸好都不太大,而且临近春节,反而因为没有关城门,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到了吗?”萧临风掀开布帘,从马车里出来,一抬头,“天离”两个字映入眼帘,待确定了确实是天离后,萧临风喃喃自语,“终于到了啊!”

  程剑雪跟着萧临风一同出来,静静地盯着萧临风——前一刻还似乎犹豫不决,迷茫彷徨,可在看见了天离后,萧临风剩下的唯有坚定和决心,连同着感染到了程剑雪,她双手握拳,踏前一步,与萧临风比肩而立。

  “侯爷,借一匹马。”不等程啸虎反应,萧临风翻身上了一匹枣红马。

  这一年,很多置办年货的人,看见了这样的风景——

  一位年青人一袭青衫,一匹枣红马,马踏飞雪,迎着风,在大街上驰骋奔走。跟在他后面的是一位女子,绝美的,亦是骑着马,跟在那青年的后面,神情焦急。

  角落里小小的风吹起了雪,现在不过是打着旋,在这个从来都不缺少风雨的天离,是那么的毫不起眼。可总有一天,它会化作搅弄天离,甚至是整个天下的漩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