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镜中人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225 2019.12.24 22:00

  “既然反着光,镜子里面就是最昏暗的地方。”

  程剑雪沉思着,“唔”了一声:“有点道理。”

  “北齐朝堂最暗的组织,镜,里面的人自称镜中人。”夏子言突然冒出来,抢过了话茬。

  这种宛如神明宣判的时刻,却被自己甚是讨厌的人抢走了,让萧临风很不爽,瞪了站在窗户边的夏子言:“子言,我还以为你去休息了。”

  “哼。”夏子言只回了萧临风一个字。

  萧临风长吁一口气,表示不跟你这人计较,重新和颜悦色起来:“镜中人皆听命于皇帝,也只有他能命令得动镜。”

  “这样说,你们一开始就知道那两个刺客是镜中人了,不对,没有表示他们身份的证据啊……”程剑雪捧着自己的脸,用力的都不成样子,可还是思考不出来,难不成自己漏看了些什么。

  “如果是李云昖的话,对于杀不杀萧临风,没有那么果决,他必须考虑能不能成功,以及无论成功与否,所带来的影响是不是李云昖能承受的。”如此干脆的分析,除了夏子言没谁了。吴老和项昊他们或许还会顾忌点萧临风口头上的生死,夏子言完全没有必要,“李云昖出手,是一场利益的对比。至于镜,他们只回考虑任务成不成功,不会想着前因后果。”

  萧临风不满:“子言,你咒我哪?!”

  夏子言别过身来,冷淡地说道:“你真得在乎吗?”

  “好了,别吵嘴了!”程剑雪佯装要掀桌子,顿时,萧临风和夏子言都不说了。虽说这里是萧府,可给人的感觉是姓程的威势比较大。

  “总而言之,事情大抵是这样的。”完全没有总结的意思,倒是要结束整个晚上的交谈的势头,夏子言说完便走了,看来这次是真地去休息去了。

  萧临风打量着程剑雪:“我知你心意。无非咄咄逼人,随意揣测,是不好的。不过,正如之前所言的,我真不在乎这些刺客背后是什么人,也不在乎他们是否是镜中人,所以才干脆让项大哥地解决掉。我只是想给告诉一些人,要动萧府,就算能咬得下,也要嘣了牙齿。”

  程剑雪道:“就是示威于那些图谋不轨的人了。”

  “还有就是因为阿雪姑娘你。”吴老见萧临风闹别扭似的迟迟不说,便自己插嘴道。

  “我?”程剑雪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镜,这个组织若是不清楚他存在的话,猝不及防之下,几无活路。他们奇人异士也颇多,就是江湖中数得上名字的高手,对上他们,胜负亦不过五五之数。”吴老介绍道,“所以公子今天拐弯抹角地说那么多,就是希望给你提个醒。”

  程剑雪甜甜一笑,瞥见萧临风故意地扭过头去,眉眼笑得更欢了。

  不过程剑雪也没有趁机揶揄萧临风,就默不作声地坐在那里。

  “好了……”萧临风打了个哈欠,“这么晚了,大家都去休息。”

  程剑雪惊诧地道:“我也去休息?”

  萧临风起身活动了筋骨:“阿雪,难不成你要给萧府站岗?”

  程剑雪不由地有些着急:“不是,我也在萧府……”

  虽然不好意思说出口,但还是咬牙指出问题的所在,而程剑雪扭成一团的手指却实实地表明了程剑雪内心的害羞。

  “天色已经晚了,不安全。”

  吴老也说道:“阿雪姑娘,我已经让项昊去准备你的房间了。老朽带你去吧。”

  程剑雪闷头考虑着,最后还是点点头。

  女儿家的名节固然重要,可出身将门,又拜师江湖,还心心念念地跑到战场上亲自砍人的程剑雪,对这些东西也不是非得看重。只是略微小小的害羞之后,程剑雪便不再扭捏了,大大方方地跟着吴老身后,只是离开的时候,朝着萧临风做了一个鬼脸,弄得不知其意思的萧临风一头雾水。

  “呼……”罩子内的烛光被吹灭,萧临风躺在了床上,眼睛刚闭上,旋又睁开了,“子言兄,子言大哥,你真不是铁打的吗?不休息。”

  “你不用起来,我就这样和你说话。”

  夏子言的声音传过来,萧临风侧了个身,面朝床里。他也懒得去找夏子言身处哪里。

  “今天的事情,虽然都是推测,没有实据,但十有八九就是镜中人。”

  萧临风白了一眼,可意识到自己朝着里床,再白眼也没有人看,所以立马恢复了原状:“我可没有八九,我从来都是十的。”

  “……”夏子言无语了一会儿,忍住萧临风这自以为是的话,问道:“萧临风,你知道意味着什么?”

  “什么?”萧临风故意装傻。

  夏子言气道:“皇帝他想杀你,只是因为心中的一点不靠谱的怀疑,现在你的处境很危险。若明旨发诏,管你是竹君子,还是北齐的客卿,都只能乖乖引颈就戮了。”

  “你这个跑到皇宫刺杀皇帝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原本以为你这样身怀家仇的人,最是喜欢看到我和那人不死不休的。”

  夏子言语气莫名:“萧临风,你这话有点伤人了。”

  萧临风沉默着,他也觉得自己这话不好,随即道歉:“抱歉,子言。你现在说,我处境很危险?”

  “我只是不希望那个人再因为自己的权欲杀害无辜的人了。”

  “我知道。所以我才想把事情闹大,莫说来了两个刺客,就是来了一只海东青,我也要整得大张旗鼓,让整个天离的人知道。这样一闹大,有些人就不敢轻举妄动,更有些人会帮我们盯着另一些人的。”

  海东青,北燕之地的鸟类,常被人训练,用来刺探情报,传递消息。这种鸟在北齐不多见的,而一旦出现,是能做一些文章的。

  夏子言赞同道:“这不错,我还真以为你让项大哥去报案,就是因为心里不爽让宋立头疼一下的。”

  萧临风揶揄道:“子言,你有那么简单?”

  夏子言没好气地反驳着:“是你有时候表现得很幼稚。那么暗地可以这样防备,明旨呢?”

  萧临风沉吟片刻:“暂时还没有那么急迫,明面上,我这竹君子,天下名士的名头还是好用的。不过,不能这么松懈。”

  夏子言想了想,提议道:“我们已经在天离安排了十位好手,叫项大哥再从外面安排十个进驻天离,在其中选六位以仆人的身份到萧府,以应周全。”

  萧临风爬起身来,笑着:“有你们在,还不安全?”

  “你可以试一下。”夏子言说这话的时候,颇为阴恻恻。

  萧临风拉起被子,靠在横杠上:“算啦,我可不想假戏真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