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6章 萧临风为人师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133 2019.11.21 12:41

  “不错,很好的见解呢!”萧临风翻看着程剑杰所做的功课,夸赞道。

  “嘿嘿!”程剑杰站在旁边,摆出学生的样子。

  “那是,你也不看是谁的弟弟?!”程剑雪一肘子下去,一下子便把程剑杰的背给挺直了。

  萧临风继续翻着书,听到程剑雪的自吹自擂,连眼皮都不抬一下:“呵,我也是佩服你,程剑雪。”

  “喂,你什么意思啊,萧临风?”

  萧临风笑意盈盈:“意思有的,只是你要慢慢想,程剑雪。”随后萧临风又摆出一副好为人师的样子,对着程剑杰“苦口婆心”地叮嘱着,“小杰,你可不要学你姐姐,一天到晚不动脑子。”

  “萧先生,小杰受教了。”程剑杰竟然同意了。不过这倒符合程剑杰对自己的定位,同为将门之后,程剑雪向往地是横刀立马,沙场建功,程剑杰则是更倾向于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前者是领兵打仗的将军,后者是统帅三军的主帅。

  见自己的弟弟和萧临风合谋起来“欺负”自己,程剑雪直接抽剑出鞘,一把砍向了房间内的廊柱,然后扬长而去。看得萧临风和程剑杰互相呆瞪了一会儿,萧临风苦笑着:“这将来能娶你姐姐的,首先得要躲过她的剑呀。”

  萧临风一边说着,一边又翻了几页,随后面色一沉,合上了书籍:“小杰,我发现你做学问的时候,有引用前人之论的习惯。”

  程剑杰既紧张又茫然地盯着萧临风,不知道自己这个习惯有什么问题。以前人的话来进行注解是为北齐学坛的风潮,没有广博的学识,一般人可做不了这样的活儿。自然,程剑杰很清楚这样做学问,有卖弄自己的意思,但是大家都这么做,那么自己似乎也并没有不合适的地方。

  萧临风作为北齐的竹君子,自然清楚北齐文坛的文风是怎样的德行,卖弄不说,行文务虚,为了追求玄之又玄,很多人能够写出连自己都不明就里的文章。

  “先贤说的话,有对,也有错,但无论对错与否,如果自己不能理解,便在那儿强行解释,把这些话按在一些似是而非的地方,岂不是贻笑大方。”萧临风又茶杯轻轻撩开漂浮在水面上的茶叶,慢慢地小啜了一口,到底还是将军府比较好,万不是军营里可以相比的,茶香都比那会儿浓了许多,“做学问一开始就要走大道,舍大道而取小径,看似特立独行,却只会越走越窄。”

  程剑杰站在萧临风的一旁,两眼的眉毛几乎要拧在了一起。见程剑杰不说话,萧临风继续道:“小杰,你是将门之后,就以你姐姐打了比方吧!”

  说着,萧临风站起身来,特意地道门口望风一下,确认了程剑雪不在附近。这一系列的动作下来,看得程剑杰一愣一愣的,这跟他之前心心念念的竹君子完全不一样——在程剑杰的心中,萧临风作为天下四君子之一,应该是高冷,不近人情,不食人间烟火的,却自有竹一般的风骨。

  现在,在程剑杰看来,萧临风并不需要板着面孔,生人勿进的清高,哪怕萧临风傻傻的一颦一笑,亦自有其独有的,令人无法忽视的品质。是的,那是超脱了竹君子这些虚名,风骨、坚韧什么的全都融入了眼前这个人的血液中了。

  不过,想是这样想,可萧临风如此的“反差”,惹得程剑杰捂着嘴憋笑。萧临风不在意,倚靠在窗边,还很寒冷,天气却很好,阳光背着萧临风洒进屋子里,嘴角咧开,真得露出有点傻傻的笑容:“比如你姐,剑术耍得再花俏,剑招的名字取得再风雅,哦,以你姐的学问也取不出什么风雅的名字,”即便在此,萧临风也忍不住刺了程剑雪,“但是手中的剑刺不到人,那便是白搭。读书注解,本是抒发自己所思所想,可偏用一些似是而非,一知半解的前人之论,文辞再绚烂,行文再玄乎,不过是舍本逐末。”

  程剑杰本是聪明人,经萧临风略加点拨,便明白了,拘礼道:“先生,我明白了。”

  “当然,博众采长本也是做学问的路,多读一些前人之书,也错不了。小杰,读圣贤书,犹如和圣贤交流,但你要记住,你交流的对象是圣贤,是人,而不是鬼。”

  把书读活了,读的自然是圣贤书,若是拘泥其中,便是把书读死了,便是非人是鬼了。

  “读圣贤书,犹如和圣贤交流……”程剑杰咀嚼着萧临风的话,随后抬头道,“听先生的话,亦是在读圣贤书呢!”

  “嘿……”程剑杰的话虽有奉承之意,可也出自真心,萧临风听得出来,他也不是谦虚的主,当下也洋洋自得,倚靠在窗边的他顿时慵懒的气息散发出来,“你比你姐姐聪明多了!”

  “先生,提醒你一下。”

  见到程剑杰紧张兮兮,萧临风不免好奇,竖起耳朵倾听起来:“哦?”

  “就是刚刚先生所言之语,千万不要让我姐姐听到,否则……”程剑杰咽了一口唾沫,眼睛瞥了一旁程剑雪的杰作——廊柱上的剑痕。

  “哈哈,这里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你姐不知道。放心吧,小杰。”虽说打着哈哈,可萧临风把话说出口的那一瞬间,突然脊背一凉,仿佛有人在大冬天里硬是把冰冷的利刃塞到衣服内一般,顾不上生死,只是留着彻骨的寒冷。

  “不会那么巧吧?!”萧临风暗想。

  萧临风只是对程剑杰的学业点到为止,并没有指导太多,毕竟程剑杰不是七八岁的孩子,很多时候程剑杰都有自己的主见。因此,萧临风除了指出程剑杰的问题,接下来则是以探讨的方式和程剑杰一起学习。这种平易近人的学习方式令程剑杰的眼神一亮一亮的,随着萧临风的启发,程剑杰不时也爆发出不错的想法。

  当然,别看萧临风表现的很积极,其实多半的时间他在神游天外,并不是不尊重程剑杰的求知欲,而是应付此刻在学业上刚刚起步的程剑杰,一半心思的竹君子足矣。

  至于另一半嘛,萧临风自然是放在了下午如何“教导”程剑雪身上,虽然程剑雪不乐意,但萧临风就是喜欢看程剑雪气鼓鼓,撅着嘴的样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