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论战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513 2019.10.12 15:08

  “军中没有什么珍品,只有一些粗茶,望先生见谅!”程啸虎示意人端上热茶。

  “侯爷无需这么客气,直接叫我萧临风便可以了。”哪怕是身处在天下闻名的赤虎军中军营帐,萧临风仍然不敢其慵懒的态度,懒懒散散地倚靠在椅子上。

  程啸虎倒是并不在意,举凡大才,都有点奇奇怪怪的毛病,四君子中其他几位亦是如此。只不过,听萧临风如此亲切,程啸虎反而一时不知所措,瞧着薛书庭和庞援,希望他们给出出主意。

  薛书庭笑了:“侯爷,既然萧先生都这样说了,那么便照先生的意思来即可。”

  程啸虎了然,打量着萧临风,沉吟了片刻:“我看先生倒是和我闺女一般大小,那我便托大,称呼先生为小风了。”

  “如此甚好。”萧临风面带微笑,“若是被侯爷一直称呼先生的话,那可是会把人叫老的。”

  刚出现的时候,萧临风已经装了不少犊子,过了过瘾。但一直装犊子也很累,完全不符合萧临风的性格。而且,对于程啸虎,萧临风小时候一直都是“程叔、程叔”的叫,真要是一直被程啸虎郑重其事地称为先生,以后九泉之下面对父帅,铁定得挨父帅的马鞭子。

  “小风冒雪赶来,必是有所见教。”

  四君子的威名实在太盛,哪怕是程啸虎这样杀伐果断的人,遇见萧临风也不免有所局促。常言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看似书生处于弱势,但反过来,这种貌似的弱势其实是更大的强势——若是士兵能用道理说得过秀才,谁还愿意动刀动枪啊?

  程啸虎自然不比一旁跟吃了黄连的庞应一样,拿着剑指向萧临风,但心底对着唠唠叨叨的书呆子也是真心烦,现在瞧见一副松松垮垮的萧临风,倒是想到了自己的闺女,程剑雪同样是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主,在对萧临风尊敬之余,不免多了份好感。

  萧临风放下茶杯:“见教谈不上,但的确为侯爷献计的。不过,在此之前,不知侯爷与诸位将军是否已经商量出什么结果了?”

  庞援站出来,将之前的计划娓娓说出,唯独没有提出在大军后撤之际,谁来殿后。对于这件事,庞援、薛书庭都有自己的想法,只不过还没有想好如何劝说程啸虎。

  “这样啊。”萧临风闭上眼睛,旋又睁开,“我所料不错的话,殿后之人必是侯爷了。”

  程啸虎不言,其他人也陷入了沉默。

  “若以此计行动,那天下便再无赤虎军了。”萧临风冷颜断言道。

  “你说什么?”庞应跳了起来,怒目指着萧临风。

  萧临风见到暴跳如雷的庞应,却又是展颜一笑,宛如春风拂面一般,反指着庞应:“若是这位将军殿后的话,赤虎军虽不免一败,但绝对能留存最后,日后东山再起,重现辉煌,尤为可知。”

  被萧临风的笑容所动,庞应手指僵在空中,一时讷讷不言。

  倒是薛书庭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些什么。

  萧临风将庞应的尴尬样尽收眼底,心里一阵暗爽,又故意拉长了声音:“只怕是将军怕死……”

  “你竟敢说我怕死……”庞应反应过来,像他这样的虎将最讨厌被人说拍死,这个死书生,肉没几斤几两,竟敢说自己怕死。

  听到这里,庞援眼睛也跟着一亮,拱手道:“我兄长自然是不怕死的,因此,先生有何奇谋妙计,但言无妨。”

  “老弟,你,你们……”庞应有些不知所措地瞧了瞧自己的弟弟和薛书庭,一副吃瘪的样子。

  主动献身,牺牲自己和被兄弟“出卖”,虽然结局都是一个死字,但到底滋味还是不太同的。这里多半是开玩笑的,不过,饶是庞应也是豪气干云的汉子,也有些吃不消。简言之,这位虎虎生威的前锋营大将终于歇菜了。

  萧临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他也会不落井下石,不理会一脸黯然的庞应,观察到程啸虎皱着眉头,自然也清楚这位爱惜士卒的侯爷在想什么,萧临风旋即道:“若是以侯爷亲自殿后,士气必有三丧。”

  庞援侧耳道:“萧先生请明言。”

  “士卒弃主帅而撤,其一丧;待侯爷阵亡的消息传来,军心必然动摇,其二丧;诸位将军均是人中豪杰,哦,除了那位,”萧临风朝向庞应挤眉弄眼了一番,其他人也纷纷看向庞应,庞应“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于是大家又都转过来看着萧临风,萧临风便继续道,“侯爷不在,试问诸位将军谁会服气谁,到时候,诸雄相争,士气必然三丧。事军者,无论是进,是退,亦无论是攻,是守,维持士气乃是重中之重。更遑论,千里追亡,士气一丧,便无复再战。”

  薛书庭忙朝着程啸虎劝道:“萧先生所言极是。”

  “赤虎军与我同在,无论我是生,是死,他们都会完成好任务的。而且赤虎军是属于每一个人的,我并没有萧先生所想的那么重要。”

  对于萧临风的话,程啸虎也是颇为动摇,站起身来,说出的话,却又全然没有把萧临风的话听进去。赤虎军是程啸虎的烙印,但程啸虎又何尝不是赤虎军的烙印?一起奋战二十余载,赤虎军和程啸虎之间可以说谁都离不开是谁了。只不过,程啸虎却没有这方面的自觉。

  难道真要让自己放弃在场的兄弟,然后自己撤退吗?这样苟活一命,失去的却是自己永远的尊严和骄傲。

  “而且或许真如萧先生所言,我一死,士气会丧尽。但也或许,因为我一死,士气会得到空前的大振。”

  程啸虎目光炯炯地看着萧临风,似乎要将萧临风的气势压下去。语气也不复刚才的亲近,显得很很淡。

  萧临风不甘示弱,正色瞧着程啸虎,那由骨子里油然而生的气势仿佛是当年睥睨天下的长兴王一般。萧临风冷笑道:“侯爷,你好歹是出入沙场的宿将,难道不知道沙场之上,或许、如果,这些都是最不值钱的吗?侯爷,你应该不是那么无知的人吧?!”

  说道最后,萧临风竟是逼视着这位赫赫有名的镇北侯移开目光。除了当年的长兴王,哪怕是当今的天子都未曾让程啸虎后退一步。

  程啸虎重新坐了下来,眼神有点迷茫,倒不是因为退了一步而失了面子,而是刚刚的萧临风的样子实在是太像了,太像长兴王了。以至于程啸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或许就是因为太像那位惊才艳艳的长兴王,所以程啸虎下意识地认为眼前的年轻人一定会想出个好办法,所以不再言语。

  萧临风见自己说服了程啸虎,心里一阵得意。想当年,眼前的这位程叔还在父帅手下做事的时候,虎起来,得让父帅连发七道军令和一封手书才把位居前线,已经杀红眼的虎痴调回来,没想到现在被自己三言两语打发了。

  说到底,人是会变的,岁月不仅在程啸虎面容上留下了如刀刻般的痕迹,更在其心里沉淀下来。但,人也是轻易不会改变的,刚才那个似择人而噬的老虎,和当年的虎痴一般无二。

  一腔热血,又怎么会因为时光流逝而冷却下来呢?

  “而且,”萧临风面色轻松下来,而且怎么看都一股不怀好意的样子,“我已经把后方运粮拖沓,赤虎军目前粮草只剩十日的事情散布给了西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