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有一把剑,名曰竹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235 2019.11.29 13:22

  程啸虎走后,萧临风起身开始整理被褥,折腾了一天,也该休息睡觉了。萧临风没有收拾多久,就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没想到,堂堂的程家大小姐也会躲在窗外偷听别人说话吗?”

  萧临风手撑在床沿,没有回头。即便不回头,萧临风也知道程剑雪正拿剑指着自己,竹——萧临风的剑,程剑雪取的名字,极尽了风雅,现在也极尽了杀机。即便持剑的人没有想要动手的欲望,可出鞘的利剑本身就代表着态度,带着杀意。

  一人带来了剑,一人取了名,现在横亘在俩人之间的又是这柄“竹”,宛如天堑一般,给萧临风和程剑雪划出了道来,真是有点莫大的讽刺。

  程剑雪在程啸虎离开后,便一步踏进萧临风的房间,轻轻取下萧临风挂在墙上的竹,一刃出鞘,便是直指它的主人。

  “你怎么知道我在外面......”程剑雪硬生生地把“偷听”咽了下去,她原本就是有一说一,喜怒哀乐都在脸上的人物,偷听这种事情的确不是自己会做,更不是喜欢做的事情,但程剑雪还是做了。

  “我一向认生,陌生的环境里我一向很敏感。”萧临风解释道,“我甚至能大致推测出你什么时候偷听来着。”

  “萧临风,你转过身来。”

  萧临风转过来,看着竹,夸赞道:“真是一柄好剑!程剑雪,你这样举着吧,说不定下一刻就能用上了。”

  “你跟我阿爹有旧?”

  萧临风把手笼在袖子里,笑着点点头。这没有什么好否定的,程剑雪又不笨,以后总会露出端倪让她发现,现在提前承认了,万一发生了什么事,她也好心中有数。

  程剑雪把剑递了上去,剑尖离萧临风喉咙不过一寸有余:“好,萧临风,你承认就好。我不想追究你跟阿爹之间到底有什么事情。只凭我听到的,我的直觉告诉我,如果我程家继续和你扯上关系,会有灭顶之灾。”

  “很不错的直觉。”萧临风依然笑容依旧,只是比起之前的风轻云淡,此刻的笑容很深,就像寒潭在那一瞬间突然荡漾了一层涟漪一般。手指轻轻拂过竹剑光滑的剑身,萧临风话锋一转,“剑是个好东西,一面可以杀人,一面可以护人。程剑雪,有一天你们程家真的因为我而出事,到那时,不用客气,用剑杀了我,你便能护住你的亲人。”

  这是萧临风的觉悟,他借助程啸虎顺利进入天离,来实施自己的计划。无论顺利,还是曲折,就冲着自己的身份,程啸虎便不会坐视不管,而一旦这位镇北侯行动起来,事情就不会小,甚至大概率变成了吞噬所有人的漩涡。

  “萧临风,你怎知我不会现在杀了你?”程剑雪歪着头,略微有些好奇。

  “因为你是程剑雪啊,你不是我,我多少是不择手段的,你不同,你比我正派多了。”

  剑尖远离了萧临风的喉咙,打了旋,程剑雪一掷,竹重新回到了剑鞘里:“怎样保护我的家人,那是我事情。不过你说的也不失为是一个方法。”

  萧临风抱着胸,冷哼一声。

  “萧临风,最后一个问题。”程剑雪不怀好意地盯着萧临风,看得他直发毛,“阿爹把我介绍给你,你却拒绝了。除了你说的什么执念这些神神叨叨的事情,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是觉得我配不上你?”

  萧临风的风轻云淡不在,额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汗:“......我就奇了怪了,一个人,有时候你们女孩子也未必喜欢这个人,偏偏又很在意这个人对自己的看法。如果喜欢也就算了,情人眼里出西施嘛。不喜欢还要知道了所以然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难不成你喜欢我?”

  听萧临风在那里东拉西扯,程剑雪不跟萧临风废话,右臂一伸,手半握着,墙上的竹在内力的指引下,立马剧烈抖动起来,稍稍再用力一点,竹又会脱鞘而出,回到某个人的手中:“萧临风,是我在问你呢!”

  “大概吧……”萧临风目光一飘,不敢去看程剑雪,含糊不清地说道。

  程剑雪气得脸色通红,萧临风的结果可想而知,至少离他休息的时间还早得很。

  其后,程啸虎和薛书庭等人安顿好寒武的一切军务和其他的琐事,便点了八百的亲兵朝着北齐的京城天离进发。

  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程啸虎他们过年都不在寒武,而是在天离。

  程啸虎骑马领着头,抬头望望灰暗的天空,心里有些落寞。往年的时候,程剑雪也是和他这样骑马齐头并进,然后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今年嘛,有了萧临风,自然和弟弟一样钻进了她平时看不上的马车。

  这样想着,程啸虎不由苦笑着,经过了这段时间,他也清楚自己女儿和萧临风没有私情,可就是这没有私情,女儿家便外向的可以,把自己的父亲晾在了外面,真要是什么感情,恐怕都不用姓程了。

  不过,程啸虎更多想的是长兴王,这也没办法,遇见了萧临风不想也是不行的。

  长兴王还在的时候,程啸虎虽然已经是骁将,可陛下最忌惮,最重视的就是长兴王,每年春节长兴王自然是一定要去天离的。而程啸虎自己有时候会跟着去,更多时候,是长兴王体谅他,让程啸虎可以和家人待在一起,而长兴王便独自面对天离的波澜。

  现在,长兴王不在了,自然轮到了程啸虎,更何况年前和西秦一战,虽然在班师之前,薛书庭早安排人八百里加急送了奏疏上去,可如此大的战事,当面的述职更不可少,否则指不定这位皇帝陛下会猜疑到哪里去。

  程啸虎摇了摇头,深感自己的肩上愈重,却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比起程啸虎的思绪万千,马车内就热闹多了。

  程剑雪就不说了,倚靠在马车的窗边,半眯着眼睛假寐,因为之前持剑对着萧临风。事后也真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萧临风都不觉得怎样,可程剑雪偏偏像做贼了一样心虚,任谁都看出了,程啸虎他们询问起来,程剑雪又不说,也是不能说。

  原本程剑雪可以像往年一样骑马在外,可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又和萧临风,程剑杰挤在一辆马车里。

  要说后悔,程剑雪还是有的,尤其是萧临风和程剑杰俩人在那里指点江山,嘻嘻哈哈,把自己撇在一旁,程剑雪没有不气的。可他们说的话,自己又插不进去,更不愿意如残兵败将一样下了马车认输,于是程剑雪干脆地假装休息,耳朵却一直放在萧临风他们这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