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劝说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098 2019.10.26 11:31

  表面上,无悲无喜的,萧临风叹了一口气,有惋惜,也有一丝喜悦。这条路,萧临风他也在走,不少人都在陪着他走,但大部分的人都是看在他父亲的面子上,因为自己身体内流淌的血液,陪着自己走。

  吴老、项昊是因为情义,这也是一种选择,但萧临风希望他们能够真正去……不,或许萧临风只是单纯的不希望那些还记得长兴王的人,冒着生命危险陪着自己任性而已。

  程剑雪则不同,无论此刻她抱有什么样的想法,如今,的的确确是她自己做出的选择,有这样的一个人,和自己行进,或许也不错。

  萧临风缩回自己的双手。

  “萧临风,你……”萧临风如细雪般纷杂的感情,程剑雪可感受不了那么多,但刚刚萧临风一瞬间表现出来的哀伤,程剑雪还是察觉到的,对此,程剑雪也不可能当什么都不知道。或者说,正因为是程剑雪才不会选择忽视,换作是一般蕙质兰心的大家闺秀,会陪萧临风难过,流泪,但绝对不会像程剑雪一样选择刨根问底。

  可惜,萧临风并不给程剑雪这样的机会,缩回手的那一刻,萧临风又恢复起大大咧咧、什么都不太在意的竹君子。只见到萧临风当着人家女孩子家的面,甩了甩手:“手暖和多了,话说,都还有点烫呢!”

  这原本是程剑雪最担心被发现的事情,结果就被萧临风若无其事地说了出来。程剑雪未褪去的红晕加深了,这次可不是因为害羞,更像是随时要爆发的火山。

  “对了,程剑雪。”萧临风把暖和了的手笼在长袖里,摆出一副我怕冷的样子。

  “什么?”程剑雪很没好气,微微露出自己那一对小虎牙,深知自己有求于萧临风,所以又深深地闷下了自己的火气。

  “我去替你向侯爷说项一番……”

  程剑雪挥挥手:“知道啦,知道啦,就算不成功,我也不会怪你的。”

  “你求我办事,结果不成功,还想着不怪我就成了?什么想法嘛。”萧临风不满意道。

  程剑雪叉着腰,咬着牙,显示自己已经很不耐烦了,一字一顿地说道:“好,就算不成功,我也会感谢你的,萧临风。”

  萧临风露出笑容:“不,我没打算不成功啊!”

  程剑雪一呆,万没有想到萧临风会这么自信,但现在看来,明明是萧临风帮着自己,他有自信是好事,只不过有时候战友越是自信,越是令人恼火。目前,程剑雪就是处于这样的状态。

  “那你想怎么办?”程剑雪气稍微泄了些,语气也有一点气势不足的情况,生怕萧临风提出让自己丢盔卸甲的“非分”要求。

  “我只怕,程剑雪,到时候,你要真是上了沙场,非但没有建功立业,反而被人打哭了,”萧临风不动声色地迈出一步,最后咧嘴一笑,“可不要怪我呀!”

  “萧临风,你找死!”程剑雪反应过来,右手挥起,结果发现萧临风已经到了营帐口,已经不在自己攻击的范围内。

  “嘿,程剑雪,你以为我没有准备吗?”萧临风又是一脚踏出,蝶舞轻起,长风一送,转眼就消失在程剑雪面前。

  程剑雪跺跺脚,追出帐外,只留下萧临风潇洒的身影在雪影中。无奈,程剑雪只好大声喊道:“萧临风,我跟你没完!”

  “小风,你的来意,我已经明白了。但是实在是难办啊。”因为萧临风一手掐腰,一手撑在程啸虎的文案上,颇有些街上吵架小贩的样子,所以这位镇北侯不由地往后面靠了靠。

  “这有是什么难办的,侯爷,你这边点头同意,程剑雪那边就可以提枪拿剑,披挂上阵了。”萧临风重又把手缩回了自己的袖子了,补充了一句,“简单的很!”

  “战场凶险万分,她又没什么经验……”程啸虎白了萧临风一眼,合着不是你女儿,更不是你妻子,所以让她上战场就一点都不心疼了?

  “侯爷,战场上有多凶险,没有人比侯爷更了解,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

  程啸虎心中一动,看了一眼萧临风苍白的面容,没有打断他的话。

  “至于经验嘛,侯爷领军多年,也不是一出生就会打仗的嘛。”

  程啸虎捋了一番置于案上,盔甲上的红缨:“这倒也是。”

  再出色的将领,再勇猛的士卒,都是从第一次上战场开始的,活下来,成为一名老兵,再上战场,活下来,便成为真正的士卒和独当一面的将领……如此反复,才能磨炼出一支虎狼之师。程啸虎自己原本就是农户出身,一步步靠着自己的努力晋升上来,比起那些世袭的勋贵,他更明白这些道理。

  “而且,侯爷,你一次两次还行,可三次四次就不管用了。以程剑雪的脾气,指不定哪天,她就一个人偷偷摸摸地上了战场了。”

  这倒是说到程啸虎的心坎里去了,前几次是误打误撞,就险些把自己吓出病来,若真是让程剑雪有意地跑到战场去,他程啸虎还活不活了?而且,萧临风所说的这些情况,偏偏放在程剑雪身上,的的确确是大概率的事件。

  “最重要的是,现在程剑雪上战场,不是还有人照看着吗?”

  闻言,程啸虎不由地有些隐隐期待:“小风,你看着?”

  “我不行,我又不会武功。既然是侯爷的女儿,自然是侯爷看着喽。”萧临风直接抽身而出,麻烦的事情,即使要做,萧临风也会考虑再三,更多的情况则是直接推掉。程剑雪这件事,就是一顶一的麻烦。

  程啸虎对于萧临风那可怜的、稀少的责任心感到无语,明明是萧临风跑过来给程剑雪求情的,结果真要有什么事情的时候,这位大才子溜得比谁都快。不过,程啸虎并不给萧临风这样的机会:“小风,我也没要求你去帮我保护阿雪啊。天下第一的轻功,蝶舞,万一出了什么事,你可以带着阿雪快点离开嘛!”

  言罢,程啸虎有意地朝着萧临风眨了眨眼睛,以示默契。

  “呵……”萧临风算是同意了,不过也是第一次感觉自己一直很自得的天下第一的轻功,蝶舞竟然如此坑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