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校场比武2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087 2019.11.17 12:56

  都清楚萧临风是军师,也知道其出使西秦,让大家能够早点回家,不过这并不妨碍这些士兵起哄闹腾。领头的是他们的上司庞援和吴寒,而且他们对于弱不禁风的萧临风,也看得很不习惯。

  简言之,有时候你想赢得他人的尊重,就得按他人的规矩办事,最好在他们的擅长的领域让其心服口服。

  萧临风打量了手中的劲弓,并不言语。这时,程剑雪也赶过来了,见到了萧临风。眉眼一歪,气已经消了大半。现在听到庞应又来找萧临风麻烦,程剑雪便主动站出来,维护其萧临风起来:“庞叔,军师是出谋划策的,要是什么事情都要军师来做,那还你们这些将军做什么?要不,咱俩比一比?”

  瞧见程剑雪来了,庞应回头瞅了吴寒一眼,发现这货竟然毫无兄弟情义地转过头去,只好苦着脸:“大小姐,咱们刚刚不是比了一场吗?”

  “我还没有比尽兴呢!”程剑雪一叉腰,蛮横道。

  萧临风知道程剑雪是好意,于是拍了拍程剑雪的肩膀。程剑雪回身,瞧了萧临风一眼,虽然俩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程剑雪却分外理解了萧临风的意思,最后叹了一口气:“算了。萧临风,你放心射,如果有谁敢嘲笑你,看我不把他好看!”

  说完,程啸虎像只母狮子一般环顾了四周,惹得周边的士兵纷纷不自觉地往后面退了一步,至于作为始作俑者的庞应和吴寒,则特别的受到了程剑雪目光的关注。

  程剑雪如此关心萧临风,倒不是说她喜欢上了萧临风,这一点她也道不明白。只是现在是公众场合,已经成为赤虎军一份子的程剑雪自然懂得要维护萧临风作为军师在赤虎军的威信。这一点,程剑雪可比庞应和吴寒明白多了。

  不辖私仇,不报私怨。程剑雪亦是真性情。这倒比萧临风好多了,至少谁惹了萧临风,他就会绞尽脑汁给人使绊子。

  萧临风走上校场,周围人顿时安静下来,屏住了呼吸。萧临风也不含糊,取箭搭弓满弦,一箭射出,正中之前庞应那三支箭的中央。动作流畅利索,丝毫没有拖泥带水,比军中的一些好手也不逊色。

  又是一箭,第二支破了前一支箭后,再中红心。

  第三箭与第二箭如出一辙。

  三中红心。

  萧临风什么都没有说,把弓重新扔给了庞应,风轻云淡,仿佛中了靶心的箭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萧临风就这样在大家敬畏的目光下,走下了校场。

  沉默,沉默,继而便是如雷鸣般的欢呼声,一时间响彻了校场,甚至是整个军营,在场的人谁都没有想到文文弱弱的萧临风会有这么漂亮的一手。

  庞应手忙脚乱地接过长弓,面色尴尬,瞥了吴寒一眼。吴寒感受庞应的目光,表情和庞应一样。

  “看我干什么,我要是知道军师这么厉害,我就不出这注意了。”吴寒心里暗骂,不过,他到底是执掌骁骑营的将领,也是如火似风的男人,被萧临风折腾了这么几回,算是真正的心服口服了。

  于是,吴寒在众将士面前,拱手道:“军师,如今吴寒,我是真的心服口服了。以后若有驱使,军师但说无妨,吴某定当遵从!”

  庞应见了,也只好学着吴寒的样子,拱手,却并不说话。

  真心假意,萧临风自然听得出来,抬手放在吴寒的手上:“吴叔,客气了!大家都是赤虎人,理应同舟共济。”

  “对,对,同舟共济……”吴寒惭愧起来,自己比萧临风年长,就算术业有专攻,出谋划策不是自己的专长。可作为长辈本应该做好榜样,却因为萧临风年轻瘦弱,以及自己的偏私给使绊子,弄得最后反不如年轻人来得大气。

  “这才对嘛!”外面的喧嚣那么大,程啸虎不可能不知晓,在庞援和薛书庭的陪伴下,从自己的营帐内走出来,便见到了眼前的这一幕,“咱们赤虎军人就应该这样,否则还打什么仗?”

  一席人见到主帅来了,纷纷准备行礼,程啸虎一抬手,拦了下来:“军营中,不来这些虚的。最近我也有点憋屈。”说着这些,程啸虎有意无意的瞥了自己女儿一眼,却发现程剑雪正因为萧临风的箭术聊得正欢,顿时又是一阵郁闷——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就……到底说不出口,程啸虎拿来弓箭,在众将士的欢呼声中亲自上阵。

  程啸虎那边热闹,萧临风和程剑雪俩个人却肩并肩地离开了校场。

  “萧临风,没看出来,你的箭术竟然如此高超。你还说自己体弱,不能习武。这不是骗人吗?”虽然程剑雪考虑到之前两天的事情,想要生气来着。可刚刚为萧临风仗义执言,气已经消去了一大半,现在更多的是好奇。因此程剑雪跟着萧临风走在雪地上,偶然瞥见一颗露出的、看得比较顺眼的小石子,便一提脚,猛地一踹,小石子便非了出去。

  萧临风把程剑雪孩子气的一面全都尽收眼底,心中倒觉得程剑雪十分的可爱,虽然稍稍有些怜悯那颗石子:“别人不清楚,你程剑雪还不清楚吗?不能习武,是不能修炼武道啊。至于军中战将的射箭、骑马之类的,我还是精通的。不过,也就这样而已。”

  “也就这样而已?”程剑雪不解,萧临风那一手箭术算得上出神入化了,这都算可以,那些日夜操练的士卒又该怎么办。

  “只是这样耍着玩,真要是和吴叔他们真刀真枪地干起来,我觉得不是他们的对手,毕竟天生的体质摆在那里。”

  程剑雪顿时不言,因为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闷着头走路。

  “你不会在同情我吧?”萧临风见程剑雪不言,便主动说话,“放心,这种事情我自己都不在意,你又何须烦恼呢?”

  程剑雪不开心了,因为萧临风的这句话总觉的有些生分,可她也有自己的细腻,也跳开了这个话题:“萧临风,有时候觉得你就明明就在我的眼前,却离得我好远,就感觉我们俩个人不是同一个世界上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