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章 初出竹屋第一功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178 2019.10.15 09:27

  “老弟,我这就有点看不懂了,你说这些名士……”庞应开口问道。

  “夏虫不可以语冰。”庞援心里透亮,自然明白萧临风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但却不代表他一定要解释给自己的大哥。

  “为什么我感觉老弟你只是懒得向我解释呢?”庞应挠了挠头盔上的红苏,颇为不满。

  庞应一手接过手下搜寻过来的粮草账本,随手翻了几页,听到庞应的抱怨,一脚踢出去:“知道就好。你还不趁着这会儿,多休息一下,真以为自己是铁打的老虎啊?”

  ——

  “侯爷,火起了!”饶是一直以冷静著称的行军司马薛书庭也坐不处了,一瞧见山岭那头火光冲天,便急匆匆地来到中军大帐,却发现程啸虎早已经提剑出了营帐,目色深沉,但在薛书庭的眼里,程啸虎一撅一撅的胡子,却是掩饰不了他的喜悦。

  “书庭,你来了吗?”程啸虎看见薛书庭,随即吩咐道,“命吴寒,钟道领军直指西秦大军。”

  “领命!”薛书庭拱手道。

  “等等,”程啸虎有叫住了薛书庭,“我亲自上阵!”

  “侯爷,这……”薛书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知道眼前的镇北侯以前在长兴王手下也是从一名普通的士卒杀上来的,多大的风浪都是见过的,而且以往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但现在在薛书庭看来,眼前的镇北侯怎么都有点上头的味道。

  果不其然,程啸虎露出一丝坏笑:“这几天打得这么憋屈,总归要让我发泄一下。否则,容易憋出病来……”

  “憋出病?瞧侯爷您面色红润,谁憋出病来,也轮不到你啊……”薛书庭喃喃自语,摇了摇头,转身发布军令去了。

  战鼓萧萧,一直到天明,风止雪停,无论是北齐的赤虎,还是西秦的虎狼,都竭尽了血与泪奋战至再也无力挥起长戈,舞动大刀。

  西秦的统帅段明在折损了五万士卒后,领着剩下的十万士卒往西后撤了二十里,而北齐这边的也只是稍作了追击,便停下来修整,粮草、辎重、伤员,以及接下来该如何行动,都是北齐赤虎各位将领需要思考的事情。

  程啸虎亲自看望伤员,巡视各个营帐后,最后与薛书庭来到了萧临风的账外,正巧也是碰见了庞应、庞援两兄弟。

  “侯爷,大哥和我已经安排好了前锋营的各项事宜。”庞援欠了欠身,随即顺着程啸虎的目光,看见自己重新为萧临风安排的休息场所,“小风之前在西秦那里休息了一会儿,但估计是关心战事,因此并没有休息好,等前锋营与大军一汇合,我便重新安排好他的住所。”

  “庞援,你安排的很细致。我以前听说竹君子十分怕冷,天寒地冻,原本就不易,更何况还雪夜兼行,一定受了许多寒气。”程啸虎抚了一下胡须,“庞援,你再安排人往小风那里多摆几个火盆。”

  “侯爷,营帐内外寒暑相激,过尤之而不及,体虚之人尤甚。因此,不宜在往小风那里添加火盆,先让他好好休息一下,等他休息好了,我在派随军的军医为小风把一下脉,开几副驱寒补益的药。”薛书庭建言道。

  “是我考虑不周了。”

  “嘿,侯爷也就算了,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小风、小风叫得那么亲切啊?”庞应听到薛书庭的话,顿时有些不高兴,插嘴道,“说是礼重贤才,结果你们都……感情就我一个人喊着先生了?”

  庞援推搡了自己的大哥一下:“我们礼重于心,大哥,你呢?就你那嘴巴子?一开始一直跟小风唱反调的不就是你吗?”

  “我……”庞应老脸一红。

  “庞应!”程啸虎突然喊道。

  庞应忙回应着:“末将在。”

  “两次急行军,又分别打了两场战,老庞,你不休息一下?”

  薛书庭和庞援互相看了彼此一眼,不由地后撤了一步,以他们多年的经验,就知道程啸虎压根就不是在关心庞应,十有八九想着坑人。当然,坑人也是要看对象,以及对象是如何回答问题的,而显然庞应并没有这样的自觉,整了整明晃晃的盔甲,咧嘴一笑:“侯爷,我现在一点都不觉得累,要是再打一场就更爽了!”

  听到庞应的回答,薛书庭连连摇头,庞援则干脆地扭过头去,不在看自己的大哥。

  程啸虎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那好,给你安排一个很重要的任务。”

  “得令!”庞应站得笔直,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老庞,你倒是积极。我倒还没有说什么呢,你先答应下来了。”这个时候,即便庞应再怎么莽夫,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不过,程啸虎也没有给庞应回绝的机会,“你来替小风站岗守卫。”

  “哎……”庞应张大了嘴巴,就差把“为什么”问出来了。

  “虽然这次是竹君子自己投身而来,但毕竟没有加入赤虎,他想走也是随时可以走的,明白吗?关键是不仅我们要礼重,我们所有人都要礼重,这也包括了你。”程啸虎言外之意,就是指之前庞应“得罪”了萧临风许多处,“小风是真名士,不会真在意这些繁文缛节,但我们赤虎要摆出一个礼贤下士的姿势,不仅是表明的,而且也是内里的。”

  若是换成薛书庭、庞援说这些话,庞应这头犟牛一定会忍不住反驳,但现在是程啸虎亲自对其解释,庞应立马就明白了。说到底,庞应常年身在赤虎军中,也不是什么见识都没有的人,一开始看萧临风不顺眼,是见到萧临风擅闯军营,又没什么礼貌,加上庞应对那些名气大于才华的人一向是看不起的(庞应理所当然地把萧临风当成了那种人),因此才造成那样的窘境。但历经两场战斗,赤虎转危为安,现在的庞应对萧临风可是佩服得紧。

  “好咧,末将这就去办!”庞应笑嘻嘻的,丝毫不因此而忤。说完,庞应也是身体力行,腰佩宝剑,几步跨出去,也真是以前锋营大将的身份守着萧临风的营帐。

  薛书庭和庞援瞪大了眼睛,对于眼前的景象,有些不可思议。

  程啸虎满意道:“庞援,别看你大哥是个大老粗,粗中有细,时不时的,也是聪明的,会动脑子的。”

  庞援瞧见正襟危站,却又带着一丝傻笑的庞应,叹了一口气:“我倒是希望大哥不是时不时的,而是经常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