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7章 暗流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220 2019.12.22 16:22

  时间倒回至庆功宴结束后,老皇帝颇为疲倦。

  “老了,真是老了,贪杯了几杯,便连道都走不动了。”

  一旁的刘卫恰到好处地搀扶着皇帝,做了多年的贴身太监,他很清楚掌握什么样的力道可以让皇帝更舒服。

  “哪有,陛下正直春秋鼎盛呢!”

  皇帝笑骂着:“你这老东西,就会说漂亮话。”随后露出一丝寂寥,“朕确实老了,你也老了。人嘛,总是这样的。”

  刘卫没有陪着皇帝继续这个话题,而是提议道:“陛下,要去淑妃娘娘那里休息去吗?”

  淑妃,六皇子李云昭的生母,虽然李云昭因为投身军旅,不受其父皇喜爱,可是贤良淑德的淑妃却是受到宠爱。

  这也算是一件奇事,自古母凭子贵是正理,可要说受宠的母亲完全没有对孩子的事业起到影响,却也不尽然。夺嫡的血雨腥风,从来都是一半在朝堂,一半就在后宫里。

  皇帝犹豫了一下,阻道:“暂时扶朕去书房。”

  确定了要去的地方,刘卫不再多言。

  “呼。”皇帝坐了下来,仰起头,眼神飘忽地盯着天花板,慢慢地闭上去。

  刘卫小声地询问道:“陛下,需要准备醒酒茶吗?”

  “不了,你先退下去。”皇帝嘴唇微动,似乎很慵懒的样子。

  刘卫轻轻地倒退出去,顺便不动任何声响的带上了门。这位宫内最有权势的太监不由地露出一丝害怕,这个总理天下事情的书房虽然不大,可却隐藏了许多的秘密。

  “你来啦?”声音虽然依旧带着疲倦,可睁开眼睛都皇帝目露精光,刚刚的那副慵懒仿佛是演戏一般。

  “陛下。”青铜鬼面,一身漆黑的劲装,如鬼魅一般出现书房内。

  “派人调查一下萧临风。”

  “竹君子萧临风?”

  “嗯……太像了,哪怕只是一瞬间,哪怕是装的,仍然是太像了,太像我那个已经死去的弟弟了。”在庆功宴上,皇帝似乎当着所有人的面释疑了,可心里却仍然犯着嘀咕,或者说死去的人对自己的影响太大,以至于仍然会时不时地去验证,自己觉得有关系的人。

  青铜面具人经历了当年的一切,他比刘卫这样的近臣更清楚皇帝有多忌惮长兴王,简直都要魔怔了。

  “我记得他有两个儿子,长子亦常常到天离来,我是见过的。次子一出生便体弱多病,倒是和萧临风很像,到了事情结束,我都没有见过。”

  青铜面具人补充道:“陛下,当年我也是反复确认过的,不会错的。”

  对于青铜面具人的反驳,皇帝丝毫不以为忤,只是道:“探查一番即可,若真是和长兴王有关,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是。如果没有关系呢?”

  “那也要搞清楚这位竹君子来天离的目的,借着与西秦对决的军功进入天离,要说没有什么目的,没人会信的。”

  皇帝金口玉言,说出来的话自然要听,青铜面具人随后出了书房,安排了两位手下去探查萧府。

  “小瞧人家了啊!”到了半夜,天离一处阴暗的角落里,青铜面具人看着火盆里窜起来的火苗,下了决断。

  “师傅,时间确实长了。看来派去的两个人已经死了,早知道如此,师傅就应该派我去,是探查消息,还是杀人,我一定能完美地完成。”仿佛是对这剧本照说着台词,一道女声传了进来。

  青铜面具人转过身来,作为冷酷的杀手,一向无悲无喜,可对于过来的女孩子却难得,显露出一丝的情感波动:“沐清,我们一向身在暗处行事,可现在萧府那边成了暗处,既打草惊蛇,输了一着,不依不饶,只会输得更多。”

  “是,师傅。可陛下那边……”沐清担忧地道。

  “陛下吩咐得虽然急迫,可事情不是那么干的。萧临风,竹君子,这样的一个人在朝在野,都有些手段后手并不奇怪。既以赤虎军谋士身份的出现,自然是想着在天离搅弄一番风云,若非如此,他大可走科举之道。”青铜面具人坐了下来,看到眉清目秀的沐清,心中想到了计划,“沐清,这事看来还得交给你去做。”

  沐清眼神一亮,望向自己的师傅。

  “陛下赐了府邸给萧临风,可并没有附上仆人之类的,我看萧府自己会带着一些人,自然还要再招一些人的。若是有这个机会,便潜入进去,什么都不要做。”

  “什么都不要做?”

  “刺客就是要在关键的时候,刺出致命的一击。”

  “是。”沐清已经清楚要怎么做了。

  这里青铜面具人等不到派出人来回复消息,萧府这边自然进行地很顺利。

  夏子言在第四招打断了第一位刺客的脚,顺道着解决了含在口中的毒药。

  至于程剑雪这边起初并不顺利。程剑雪剑道走得是大开大合的路子,面对以死搏命的刺客总是相形见绌。

  可自从程剑雪与萧临风对练了之后,加上短剑原本就是剑走轻盈的路数,因此程剑雪慢慢地和刺客打得有来有往。

  但是还不够,尤其是程剑雪见到这个情景,颇为急躁。她已经看出来,对方的武功不如自己,可正因为不如自己,迟迟拿不下,让程剑雪很是气恼。除此之外,便是害怕,即便不愿意承认,但在面对对方宁愿受更大的伤,也要在自己身上的划上一剑时。这样的恐惧,现在的程剑雪还不能完美的控制。

  “阿雪姑娘,用不着急躁。”身经百战的项昊看出程剑雪内心升腾起的恐惧,不过他不能直说,斟酌了一番,才在一旁提点,“他是以剑拼死,你是以剑求生,求生的剑难道还比不过求死的剑吗?”

  “没错,一开始就求死的话,人就真的死了。”程剑雪放下心里,开始采取稳扎稳打地进攻路子。

  “这是稳扎稳打吗?竟然比那刺客还要凌厉几分。”项昊瞪大了眼睛,有点不可置信地看着战局的变化。

  “对阿雪而言,这就是最符合她风格的战斗方式。嗯,不过有时候也能让那丫头想出几招既美又厉害的招。”萧临风在吴老的陪伴下来到了中庭,一边说着话,想起了程剑雪之前与自己对练时临时想起的那招“葬雪”,是非常漂亮的一招,各种意义上的漂亮。

  “嘿,本想换个人的,看来是不行了。”被程剑雪一脚踢中腹部,又被欺身砍中了右手的韧带,这位刺客已经知道大势已去,于是干脆咬破藏在口中的毒药丸,“不过,你们也别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东西,嘿嘿,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