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1章 庆功宴(四)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302 2019.12.16 22:15

  萧临风说到最后,脸上有些不怀好意,盯了坐在自己前面的程啸虎。

  程啸虎若有所觉,虎躯一震,暗道不好,只听到萧临风这样说道:“至于侯爷有没有厚待于我,自然是有的,可侯爷的女儿就不怎么厚待我了。”

  皇帝和众大臣皆是大笑起来,算是事主的程啸虎听到萧临风谈及自己的女儿,无奈地朝众位同僚拱了拱手,神情尴尬。

  程剑雪虽然没有资格出席这样的宴会,可作为镇北侯的女儿,她在天离还是有点名气的。

  现在被萧临风半开玩笑的提及,谁还会在意李云昭搅弄出的浑水。

  才子佳人,古来乐事。现在才子是才子,佳人,嗯,至少是桀骜不驯的佳人,这样两个人放在哪里都会搅和些事情来。

  “哈哈。”很少开口说话的皇帝大笑起来,“萧卿,你一进朝天殿的时候,隐隐约约让我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啊,也如刚刚的你一般,气势如虹……”

  所有人都知道皇帝所提及的人是谁,有人略显追思之意,有人云里雾里,不知何故,更多的是噤若寒蝉的萧瑟。萧临风刚刚炒起来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

  程啸虎不言语,只是握着银筷的右手情不自禁地握紧了。

  萧临风嘴角微翘,似有一股讽刺之意。只是在灯影交错的大殿内,萧临风这样的小动作谁都不会在意。而当着大家的面,萧临风只是一反之前,不卑不亢。

  这样的异常混在陡然沉静下来氛围,倒也不显得突兀。

  看气氛,在场的谁不会啊。

  “可是人再像,萧卿到底不是那个人。”最后苍老的皇帝叹了一口气。

  “陛下,斯人去矣,想念太深,易伤龙体。”若是换成别人,必是说得情真意切,可萧临风不同,有气无力,平平淡淡,真较真起来,简直是在敷衍了事。

  战场之上,程啸虎从来都不曾惧过谁,可如今却是汗流浃背。哪怕因为萧临风的真实身份,而对他另眼相待,可心里仍然忍不住骂他几句。明明能说得更好些,或者说可以装聋作哑,偏偏说得不好听,而且还故作聪明。

  都知道老皇帝想念的人是谁,可在座的大臣均是在那里装聋作哑,默不作声。萧临风敷衍的安慰,无论有没有感情,却向皇帝摆明了一个事实——萧临风猜到了皇帝指的是长兴王。

  身为臣子,暗地里猜测帝王心思本没有什么,无分愚忠,大家都会猜测皇帝会想什么。

  然而摆在明面上,那就很不好了。

  皇帝并不在意,感怀于萧临风语气中的平淡,坐直了身子,似乎从长兴王的阴影中出来——一直以来那身影一直萦绕在皇帝的心里,宛如悬于梁上的利刃,不时地提醒着自己灵魂深处的阴暗。更令自己害怕的是,再坐的各位大臣,或许有不少人仍然在想念着长兴王,将自己和弟弟做各种各样的比较。

  这是自己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因此,像程啸虎他们,皇帝看中,拉拢,更多的仿佛是把对长兴王的忌惮转移到了程啸虎这些曾经隶属长兴王的属下。唯一的区别,便是这忌惮的大小,可真要心里有点疙瘩,大小都无所谓了。

  现在,老皇帝从萧临风身上看到了另外一种情况,似是自己想要情况——即便是像萧临风这样的名士,也不会永远记得长兴王。长兴王的贤名也抵不住时间流逝,人情冷暖。

  这令皇帝雀跃,表面上哀戚似乎因为萧临风的话稍减。

  时间流逝的确可以冲淡许多事情,在深的情义最多是化成了口口相传的故事,而故事的血泪固然壮怀激烈,然而背后的辛酸又有多少人可知?老皇帝的想法只能说一厢情愿,如果说长兴王数年之后,不被人谈起,那么他本人就更加不足为人道了。唯一让其他人记得的身前生后的,便是座下的龙椅,这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萧临风思虑即此,简直想笑起来。

  不管竹君子想法如何,皇帝此刻倒是看萧临风很顺眼。

  这些门道,一些老臣都没有想到,李云昖身为二皇子,对于其父皇的心思更是明了,想通了这些关节,不由心惊于萧临风的手段。

  其实没有什么手段,只是寥寥几句有气无力的话语,可就这几句话就将帝王的心思揣摩个通透,而偏偏是临时起意,没有任何的彩排预演。

  萧临风这份心思,李云昖暗中咬了咬牙,即便他不承认,他心中的的确确地对眼前瘦弱之人产生了一丝恐惧。

  李云昖见气氛稍稍缓和起来:“萧先生勿怪,本王一向是争强好胜惯了。因此,见先生先跑去了侯爷那里,心中气不过,固稍稍于言辞上为难了先生。”

  “二哥,侯爷,国之鼎柱,萧先生,世之名士,均是栋梁。你在大堂上如此咄咄逼人,岂非是堕了朝廷知人善任的名声?”投身军旅的六皇子李云昭一向对程啸虎这样的虎将名帅亲和,因此见程啸虎,萧临风被自己的二哥大众刁难,气不过便想出来为其出头,只是之前萧临风刚刚和李云昖唇枪舌剑,自己插不上嘴,现在无论说的好不好,至少这位六皇子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哎,错了啊!真是不会看气氛。”萧临风一边百无聊赖地搅拌着名为“金风玉露”的汤羹,一边想着,一阵头疼。萧临风体弱,胃口不大,却也一向很好,“金风玉露”,是甜汤,萧临风一向喜欢甜食。

  现在,他其实已经吃饱了,可听着六皇子有些拗口的话,就像自己手中搅拌的汤羹,想喝,可身体着实吃不消啊。萧临风来天离要争一争,不是来让自己当皇帝的,而是选了一个人来夺嫡的,择一皇子而侍之,不是如日中天的二皇子李云昖,也不是之乎者也的书呆子四皇子李云皓,萧临风选的是六皇子李云昭。

  理由嘛,一方面萧临风看中了六皇子的军人身份,能与士兵同甘共苦,深知百姓疾苦,这样的人当皇帝不会有错的。另一方面,便是李云昭十年如一日,坚持自己的原则和底线。这个更重要,知而不能行,是谬矣,行而不能久,是败矣。纵使知道百姓疾苦,一旦身居高位,便忘了本,或者坚持不下去,那么和眼前这位只有私利的皇帝又有什么区别。

  现在,李云昭坚持的确实是底线,可不看气氛的底线只能算蠢蛋。这气氛,明显是老皇帝不追究,而二皇子其实也算认错了,谈话到此,大家都有了台阶下来,可李云昭偏偏又重新提了起来。

  如此……好吧,就是愚蠢,至少萧临风的确是这么想的,直感到自己前途漫漫,竟生出了“要不,现在打道回竹屋”的想法。

  真如同萧临风面前的甜汤,想喝却又不想喝的矛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