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2章 棋手和棋子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111 2019.12.17 22:03

  虽有了饱腹之感,可萧临风犹豫了一会儿,仍然喝下了一小口“金风玉露”,随后便放下手中的家什,目光,面容均未有所改变,只有萧临风自己知道,他开始发起呆来。

  萧临风没有以自己的巧言为李云昭呼应一番,人家六皇子挺身而出毕竟是为萧临风出头,可萧临风就是如此干脆,在朝天殿内神不知,鬼不觉地开起小差来。

  萧临风刚刚身居客卿,本就应该保持着对朝局不甚了解的小白模样。

  虽然真要摆出这样的姿势,谁都不会信真。

  儒家讲究中庸之道,太过咄咄逼人,锋芒毕露,在这一众大臣内显然是出头鸟。

  萧临风若是站出来为六皇子李云昭说话,让别人怎么想?一位刚被皇帝封为客卿,一位曾经拒绝二皇子招揽的名士,转头就在朝堂上为六皇子辩解,你让皇帝怎么想,让李云昖怎么想?

  即便六皇子出头的原因也是因为自己,可不能说的话就是不能说。

  话一说出口,痛快是痛快了,却对谁都不好,对萧临风不好,对李云昭更不好。

  果不其然,皇帝的脸阴沉起来,而二皇子对于自己弟弟递过来的“一剑”,连接招的兴致都没有,随意瞥了一眼李云昭,竟然一句话都未说,重新坐了下来。若非李云昭带着兵,军功赫赫,李云昖连看他的兴趣都没有——一个只知道打打杀杀的粗人,从来就没有资格站在自己面前,与自己过招。

  李云昭不是真的蠢蛋,兄长对自己的轻视,他看在眼里,但他不在乎。李云昭在乎的是忠臣良将不能得到公正的对待,说好听些,他们挺身而出是为了黎民百姓,而出生于皇家的李云昭,比任何人都清楚,不好听的说法,不就是为了他们李家的江山吗?

  因此,见到二哥连敷衍了事的态度都没有,李云昭的脾气也上来了。

  察觉到李云昭的心思,萧临风简直头疼。若非扶住额头的动作太大,意图很明显,萧临风这个时候真想扶一扶自己的脑袋瓜子。

  好在有人没让萧临风头疼太久,程啸虎先李云昭一步站出来,截住了这位六皇子的话,干干脆脆地当着大家都面,揽罪道:“哎,其实都是微臣的错,怎么着也得捞一个教女无方的罪名吧。”

  程啸虎这个时候,真是发现了一直让自己颇为头疼的女儿,在这暗流涌动的朝堂上这么好用,当然程啸虎也算是得到了萧临风先前的启示。

  程剑雪的好武顽劣算是天离有数的,在这些众大臣眼中,顶多就是不着调的小孩子一般,程啸虎这样说,大家也就一笑而过,谁还真为一个小孩子置气,认真起来?

  皇帝大手一挥:“好了,什么罪不罪的,镇北侯为我北齐再添军功,和萧卿合作,打败了西秦虎狼,均是当今俊杰。”皇帝停顿了一下,扫视了在场的所有人,气势威严,不容人置喙,“诸卿,为北齐武运昌隆,再饮一杯!”

  此言一出,无论是明枪暗箭的两位皇子,还是其他大臣,均举杯一饮。

  一杯喝完,皇帝怔怔地瞅着萧临风,道:“萧卿,年纪与朕的诸位皇子年纪相仿,却已经是竹君子了。不知以萧卿之见识,观朕几个皇子如何啊?”

  其实在场的皇子就只有二皇子和六皇子而已。当今皇帝公主比较多,皇子在世的除了三位皇子成年外,还有一位四年前出生的九皇子,当然这幺儿暂时还无法出席这样的宴会,而其他的竟然都夭折了。

  估计是天公不作美了。

  若非这是当众的询问,简直就是问立储之事。一时间,诸位大臣先是看了看上座,如打擂台一般的二皇子和六皇子,又转瞬间望向了萧临风,想听到这位竹君子是如何评价皇子的。

  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私下里无论怎样谈论都无所谓,可摆在明面上,怎么说都是得罪人的。自然,若是脑袋清醒些的人,宁愿得罪六皇子,也莫要得罪如日中天的二皇子,只是缺不知萧临风是如何答的。

  个别心思敏捷的大臣却从皇帝简单的问话中,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因此,虽然也和其他同僚一同望向萧临风,可心里却有自己的计较。

  李云昭和李云昖正面承受了大臣的目光后,不约而同地跟着其他人一样,望向萧临风,想听听竹君子是对自己如何评价的。

  萧临风心里暗骂,同时也了然为什么皇帝会这么看中自己,不出所料,眼前这位老不死的,还真把自己当成了其制衡朝堂的棋子了。因此,即便萧临风回答的不好,结果也已经决定了。

  不过,萧临风还是想回答好好的,主要还是要拿回一些主动权,于是萧临风拿出自己招牌似的翩翩君子的笑容:“微臣的江湖野名,实不足道。而二位殿下,一文一武,文能助陛下理国,武能为陛下去住外敌,皆是当世的俊杰。”这种两边不得罪的话,看似好听,不出纰漏,其实给人一种圆滑,敏于事故的不好印象,这是减分的做法。而且两边不得罪,其实算是两边都得罪了。但换作在场的大臣去回答皇帝刚刚的问题,或许亦有不少像萧临风这样回答的。

  这朝堂上私相授受数不胜数,但是当着大家的面,当墙头草的话,谁都不会待见的。

  可萧临风并不满足于此,他转了个话锋:“不过,要说知名的话,却是四皇子殿下,知礼,明礼,天下人莫出其右。微臣歆羡之,倒是想拜访一下四皇子殿下。”

  四皇子李云皓确实很有名,只不过这名气着实有点微妙。萧临风先是打了个太极,两边不得罪,又表面自己倾向于四皇子。不管这话是萧临风的真心假意,反正没人会向萧临风求证。而关键是,诸位大臣都清楚四皇子不可能继承大位,他都被自己父皇排除在这场宴会之外了——皇帝生怕自己这个之乎者也的儿子在庆功宴上,做出什么惊人之举,丢了皇家的颜面。

  就这样,李云皓其实失去了夺嫡的资格,至少在皇帝心中并不看中,或者忌惮自己的这个儿子。

  因此,萧临风的话一出,大家都是一愣,均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