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风吹竹怒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322 2019.10.28 11:58

  项昊不说话,并不代表有人会忍气吞声。

  萧临风站起身来,环顾四周,面上丝毫没有任何表情:“你们怀疑我项大哥的消息有假,庞将军,吴将军,老实告诉你们,我也不清楚项大哥的消息是否是真的。”

  听到萧临风的话,程剑雪一愣,随即有些气恼。庞应等人的质疑一出,连程剑雪都忍不住要替项昊说话,但萧临风却……正当程剑雪想站出来,反驳萧临风的话,发现项昊并没有生气,反而嘴角微翘,露出一丝笑容。于是,这次程剑雪一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常态,按捺自己不动,静等事情的发展。

  项昊不言,是因为他知道萧临风最是护短,在竹屋,大家互相拌嘴揭短,自己嘲笑公子是假书生,萧临风骂自己是大老粗,怎么样都可以。可一旦到了外面外面,萧临风绝对不会放任自己的兄弟被人侮辱的。

  “试问,一个人在外面天寒地冻,奔走近千里打探消息,又把消息传回来。面对这样一个人,两位将军若是没有付出相同的代价,就没有资格质疑我项大哥消息的真假。”萧临风仍然保持着无喜无悲的神情,但就是这样的表情,却让有些人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或者,两位将军,你们也可以到外面无人的山道里跑一趟,打探打探消息,到那时,你们再来质疑我们。当然,如果觉得来不及,恐怕贻误战机,还有更简便的方法,可以让你们有资格怀疑项大哥。项大哥连日在外奔波,冻到手了,冷到脚了。你们自己砍自己一臂,代价等同了,你们便可以提出这样、那样的怀疑。”

  作为天下有数的才子,萧临风并不像一些沽名钓誉之徒,说话惜字如金,仿佛只有这样才能显示自己的高深莫测。萧临风也绝对不是话多之人,现在,他似乎把一整天的话,都已经讲完了。

  而说这些话的时候,萧临风的语气甚至比外面的寒风还要冷,最后他稍稍恢复起一丝表情,好整以暇地瞧着庞应、吴寒等人。

  营帐内一片寂静,只听到火盆柴火燃烧时发生的细碎的、霹雳吧啦的声音。原本大家还以为像小风这样有点古灵精怪、或者是不拘一格的性格,会提出帮项昊洗脚、按摩的奇怪方法,这倒也的确是有点侮辱人的,尤其是对于庞应他们这样的军中大帐。

  谁都没有想到眼前的,不是什么小风,而是萧临风,天下四君子的萧临风,他直接提出了砍手这个更狠的条件,没有侮辱别人的意思,只是单纯的等价交换——你要质疑别人,发难别人,你要付出相同的筹码才行,否则,你就没有资格怀疑别人辛苦付出所得到的结果。

  这下,所有人都知道萧临风生气了!

  后果并不严重,但没人愿意承担这样的后果。至少,静默听完萧临风的话后,吴寒、庞应都噤若寒蝉,不敢答话。

  北齐的历史中的确有一位独臂的将军,面带恶鬼面具,独臂单刀,冲杀敌阵,如入无人之境。但也就这么一位而已,庞应他们真的要砍掉自己的一臂,其军旅的生涯估计就这么结束了。

  最后一直一言不发的程啸虎叹了一口气,言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但若都是这样的一个搞法,那还要斥候干什么,干脆也别打仗了。”

  说罢,程啸虎站起身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向项昊深深地行了一个军礼:“项先生,我节制手下不周,希望先生原谅!在下也十分感谢先生,不辞辛苦,为我们赤虎带来了重要的消息。”

  项昊笑道:“我只是带来了消息,重不重要,这还要看我们家公子的。”

  程啸虎又向萧临风行礼,算是道歉。与庞应、吴寒同袍多年,程啸虎心里跟明镜似的,很清楚自己的兄弟为什么无理取闹,发难项昊,根源就在萧临风不像其他人一样尊重这些上阵为将的大兵们。仅仅让他们道歉,未必有什么诚意,因此程啸虎干脆亲自出来致歉:“小风,还请你帮我们出谋划策!”

  “侯爷,刚才的事情,我最后说几句话。”

  程啸虎点点头,示意请便。

  “我自己是什么脾气,我心里清楚。因此,你们看我如何不顺眼,那是你们的事情,我不会改变自己。如果想和我斗智斗勇,我也奉陪到底。但是,若是针对我的兄弟,就别怪我萧临风翻脸不认人!”萧临风瞥了一眼吴寒、庞应,最后看向程啸虎,冷声道:“天下之大,不是只有北齐的土地,北齐之广,也不是只有你们赤虎一军!”

  换作是普通人说这种话,绝无又这样的霸气,可萧临风说出来,却没人再敢出声质疑。

  项昊不客气地笑出声来。

  对嘛,这才是那个令人望其项背的长兴王的后代!

  程啸虎、薛书庭、庞援则是身心一震,而剩下的如庞应、吴寒则是面色惨白,直愣愣地坐在那里。

  帅气!

  一直旁观的程剑雪,看着萧临风如同睥睨天下的王者站在那里,心里只冒出了那两个字,而这两个字也足以概括眼前的这一切了。

  萧临风终于重新坐了下来,其他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萧临风问道:“项大哥,三万精兵是什么时候与段明的大军汇合的?”

  项昊干净利落地答道:“今日卯时。”

  “卯时啊!”萧临风喃喃自语,笼在袖子里的手不由地攥紧了里衬,使得外面的袖子也不由地褶皱起来,“卯时……”

  除了项昊见怪不怪,镇定自若地站在那里,其他人均觉得有些奇怪,有些人受萧临风的影响,彼此看了一眼,也开始“卯时、卯时”的自言自语起来,似乎想从这两个字里面感受一下萧临风,竹君子的智慧。

  “好,回去先休息一下。”结果,萧临风抽出自己的手,一拍大腿,站起身来,如此说道。说着,萧临风向项昊使了一个眼色,项昊会意,跟着萧临风一声不吭地径直走出了营帐。

  哪怕是薛书庭、庞援这些有涵养的文士心里都有些吐血,更遑论吴寒这些武将了。但偏偏如此奇葩的局面,程啸虎面色一沉,没有说什么,更没有站起身来挽留萧临风、项昊二人。

  众人皆以为程啸虎正为萧临风的自由散漫生气,却不知程啸虎压根就不在意萧临风的“无礼”。等不见了萧临风俩人的身影后,便有人跳出来为程啸虎“打抱不平”。

  庞应指着萧临风离开的路径,怒道:“侯爷,你瞧……”

  “书庭,出言顶撞,赤虎有没有相应的军规惩治吗?”程啸虎看都不看庞应一眼。

  薛书庭原本还想着替萧临风开脱来着,可听了程啸虎的问话,自然清楚程啸虎是什么意思,摇了摇头:“没有,事实上,在赤虎中,我们还一直广开言路,鼓励进言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