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2章 吵一架而定终生(一)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122 2019.12.07 17:08

  外面喜气洋洋的,可自从圣旨来了侯府后,里面的气氛就跟外面寒冷的天气没什么区别了。

  皇家出来的赏赐,总不会有差的东西,否则就是恶心人了。

  一双冰丝蚕靴,一副锻金圆领银铠,一身釉红千绸战袍,均是难得的珍品,而且应了程剑雪的喜好。

  程剑雪立有战功,又是重臣之内,有点额外的封赏倒是能理解的,而这次捎带着程剑杰也获得了赏赐,古书,名画,文房四宝均是成了对的,以数量观之,倒是比程剑雪还多。

  这样的结果理应是不错的,可程剑雪还是不高兴,冷着脸,以及若有若无的杀气倾泻出来,不为别的,就因为皇帝赐了一座府邸,给谁,给了萧临风。

  就军功而论,斩杀了三名西秦士卒的程剑雪,自然比不上萧临风一转乾坤的出谋划策,因此宫里面真要赏出个白银,黄金几万两来,程剑雪不会嫉妒,顶多揶揄两句,开个玩笑。

  可府邸不一样了,一有了府邸,尤其还是皇帝赐的,萧临风不管怎么拖,肯定是要搬出去的,关键是以程剑雪对萧临风的了解,他或许会很干脆地,乐颠颠地搬出去。

  想到这里,程剑雪更是如被阴影笼罩一般沉闷地坐在上首,不仅如此,恐怖的阴影如水银泄地,也影响到了同在大堂的程啸虎和程剑杰——这父子俩噤若寒蝉,程啸虎干干巴巴地坐在下首,程剑杰仿佛忘记怎么站地站在远处。

  他们就是不说出一句话来,虽然明知道程剑雪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可话一出口自己的安全就没法保证了,干脆还是等正主萧临风出现自己解决。

  没有让程啸虎他们煎熬太久,萧临风打着哈欠,无精打采地进来了。

  昨晚,萧临风去看望夏子言,虽然没待多久,尤其是在司琴琴声地劝阻下,到底没出什么大事。可萧临风和夏子言的确吵出了火气,消耗了他不少的精力,一觉睡到了日上三竿,以至于连接旨都没有去。

  这原本算大不敬的,不过刘公公似乎没怎么在意,以他的嗅觉,察觉到皇帝要对萧临风有所重用,因此像萧临风这种是否亲自接不接旨的,刘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卖个人情便即可。

  “哟,都在呢。”萧临风一边捂着嘴,一边打着哈哈,随即就察觉到了大厅内不一样的气氛。可萧临风也是厉害,浑然假装没有觉察气氛的不对,大大咧咧地走进来,一眼瞄到了桌子上的圣旨,打开一看:

  “一座府邸,而且地段也很不错。咱们这位陛下出手倒也大方,应该不是正式的按军功来封赏的话。”萧临风粗略浏览了一番,又详细地看了一遍,看见了程剑雪和程剑杰的名字,“你们的也不错啊!”

  程剑雪阴阳怪气地说道:“哼,再好,也比不得你萧临风的府邸,寸土寸金呢!”

  话中带着刺,再加上一开始被自己忽视的沉重氛围,萧临风也知道程剑雪脾气又犯了,回身打量了程啸虎和程剑杰。

  程啸虎闷着头喝茶,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程剑杰还算好心,拼命向着萧临风打眼色。

  萧临风重新转回去,他才不想和程剑杰“眉目传情”,关键是萧临风就算聪慧,可也不是能读懂每个人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啊。

  这边,程剑雪没有给萧临风慢慢回味的机会,按照自己的个性直接亮剑出鞘,一字一顿:“萧临风,你是要搬出去?!”

  面对程剑雪的图穷匕见,萧临风愣愣地“啊”了一声,随后直直地回道:“是啊,既然有了房子,当然要住进去的。”

  “你真要走?”

  “不走不行啊,毕竟老是客居在侯府,你们也会不方便的吧?”

  的确不走不行,一方面萧临风之后所行之事,既要保密,而且更要保证程啸虎一家不受自己的牵连,只有搬出去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另一方面,皇帝赐的宅邸,你敢说不想去住,嫌不好,还是想抗旨,要不换个牢房住一住?圣旨下来,萧临风可以见招拆招,但也绝对不能明着抗命。

  “不方便……”程剑雪藏着脸,低语着。

  这话萧临风并没有听清楚,可似乎恍然大悟:“哈,我一搬出去,没人和你吵架,程剑雪你觉得寂寞了?”

  “啪”的一下,程啸虎手一抖,手中的茶杯错了位,差点掉在地上,可大家都听到了茶杯摔坏的声音。

  一直神游天外,以抵挡心中恐惧的程剑杰回过头来,发现父亲的杯子好好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寻声偷偷瞄过去,果不其然是程剑雪一甩手,把茶杯扔到了桌子上。

  “我才不稀罕你,你要走就走。”程剑雪火道。

  萧临风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程剑雪站起身来,指着门外:“走啊,萧临风,你怎么还不走啊?”

  “好,我走。”萧临风淡定地说了一句,随后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小风……”

  “先生……”

  程啸虎和程剑杰想替程剑雪拦着,可他们清楚地知道这不过是过得了初一,过不了十五的事情。

  程剑雪就这样一步步地瞧着萧临风走出去,胸口仿佛被撕裂了一般,伤心疼痛,泪水在眼眶了打着旋。比起父亲,弟弟的犹豫,程剑雪更想自己把“希望你能留下来”的话说出口,可到了嘴边,却又变成了:“好啊,走出去了,你也别再来了。侯府的大门不欢迎你。”

  听着程剑雪的话,萧临风慢慢地挪着步子,他心里也不好受,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更加洒脱地走出大门,就像从住了十几年的竹屋下山一般,可真要走了,萧临风真地不好受,不好受地走到了门口,他又突然毫无征兆地停下来了。

  “你怎么不走了?”

  “我不走了。”萧临风转过身来,对着程剑雪说道。

  “不走啦?”

  “不走了!”

  “为什么又不走了?”话语中的火气终究绷不住眼眶中的泪,程剑雪哽咽着,带着哭腔问出来。

  其实答案并不重要,程剑雪只是想坚定自己的决心,或许也想坚定萧临风的想法。

  但有些答案其实很重要,萧临风给出的答案,就是一个箭步,一把搂住程剑雪,把她抱在怀里,结果程剑雪的泪全都沾在了萧临风的衣襟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