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蝶舞风隐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214 2019.11.15 12:36

  隐风,南山隐剑一派的轻功,若单纯以轻功论,天下第四,排名上有些尴尬,但隐风不单纯是轻功,它还能和南山隐剑的剑术互相配合。若以此论,连萧临风的蝶舞都不够看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程剑雪也不推辞了,朝萧临风做了个鬼脸:“到时候输了,可不要哭鼻子。”

  “那正是我想对你说的。”萧临风踏前一步,竟似蝴蝶一般,失了重量,被呼啸的寒风吹舞了起来,白袖玉带亦迎风招展,仿佛是贬谪入世的绰约仙人一样。

  程剑雪呆了两三秒,才忆起自己和萧临风的比赛:“萧临风,你耍赖!”说完,一提内力,脚下隐隐生风,程剑雪紧跟着上去。

  “蝶轻舞,风长啸,千径难相及,举眼万里雪消融,再回头,应是离人归处……”

  蝶舞作为天下第一的轻功,即便后发,亦能先至,更不要说萧临风先起一步了,好在他虽然提出了比试,可志不在输赢,因此乘风而行,潇洒自然,倒也应了这门轻功的名字。

  程剑雪则不然,原本她就是争强好胜的脾气,现在慢了萧临风一拍,便更加不服气。虽然与蝶舞相比,隐风的排名有些尴尬,但程剑雪凭借着自己的修为,硬是和萧临风比的你来我往。

  结果,胜负已然不重要了,因为等到萧临风和程剑雪回到赤虎,竟然真如萧临风所担心的,程啸虎已经准备让骑兵出发去“营救”萧临风他们了。

  即便没有看到事先让程剑雪收藏起来的千里烟放出的信号,但身处敌营,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尤其程啸虎认为萧临风身边跟着的护卫,也就是自己女儿——程剑雪着实有些不靠谱。

  嗯,至少,这位老父亲是这样想的。

  因此,没有任何可靠的消息,程啸虎便亲自点兵点将。而且,看这架势,应该是作为主帅的程啸虎亲自领军出征。

  这情景让原本被自己父亲恶意揣测的而感到很不爽,想着借题发挥一下自己脾气的程剑雪,也因为心中的暖流而放过了程啸虎。算是让赤虎避免了萧临风成功出使归来的最大危机。

  比起程啸虎,薛书庭等人的咋咋呼呼,作为萧临风真正护卫的项昊却淡定了许多,不仅是萧临风出使回来,不惊不喜,出使前也是如此。

  在之前萧临风刚迈向西秦的时候,薛书庭和庞援便带着好酒拜访项昊,而等到被询问为什么不担心自家的公子时。项昊撮了一下鼻子,瓮声瓮气地说道:“真要出了事情,那正好,一了百了。省得一整天看见公子上蹿下跳,心烦,也心疼。”

  说完,项昊也不管不顾地一口闷掉了一大碗的烈酒。

  这倒是让薛书庭和庞援惊呆了。可现在见到萧临风平安归来,被众将士欢呼着,和庞援他们挤在人群里的项昊,终于也绷不住自己的脸,笑了起来。项昊似乎看到了当年那位意气飞扬,同样受将士爱戴的长兴王。

  “殿下,您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项昊,吴老他们不愿意萧临风下竹屋,真要是见到了今日的萧临风,不免将他的身影和当年的那个人重合起来。

  是怀念,亦或是期待。这一点连项昊他们自己也搞不清,可能二者兼之吧。

  接下来自然是庆功宴,席间萧临风简单地汇报了一下出使的情况,得来的自然是程啸虎,薛书庭等人的赞不绝口。更值得一提的是,程剑雪配着军乐,献上了一支剑舞,这倒是让萧临风着实惊奇了。

  军中舞乐大抵都是杀伐之意为主,除了要像一般舞蹈的赏心悦目,更要有醉卧沙场君莫笑的气势,因此往往有气势的没有美感。若没了气势,就只剩下温香软玉,在沙场之上反而格格不入。

  可程剑雪的剑舞浑然天成,合了她的身份和气质。

  确实是浑然天成,可对于萧临风来言,也是恶意满满——好几次,程剑雪当着大家的面,把手中的利刃递到自己面前来,然后以只有萧临风能够听见的声音“哼”了一下。

  对此,萧临风能怎么办,他的确不把自己当成读书人,君子什么的,可好歹他还是认自己是名士的,煞风景的事情,萧临风不屑于去做,至少不是这会去做。因此瞧见程剑雪明着,暗着给自己脸色看,萧临风只好耐着性子。

  好在,赤虎军的宴饮一向适可而止。

  “萧临风,你等一下。”宴会结束,程剑雪看见萧临风准备回去,便连忙喊道。

  萧临风没有理会,转身就走。

  事实上,这一天已经够他忙的了,实在没精力,更没兴趣陪程剑雪打嘴仗。

  程剑雪跺跺脚,想要追上去,却被程啸虎拦下来:“好了,阿雪,小风也不是铁打的,该让他好好休息了!而且,你要想小风理会你,你也要先尊重他。真当为父看不出,刚刚宴饮起舞,你故意拿剑指着小风。”

  “阿爹,你都看出来啦?不对,谁要他理会我了?我还不稀罕呢!”程剑雪一脚踹开了自己的父亲,等再去寻找萧临风时,哪里还看得见他的身影。

  程剑雪琢磨着如果自己这会儿主动去找萧临风说事,倒真应了自己父亲的那番话,好像自己真的稀罕萧临风似的。于是踌躇了半会儿,程剑雪只好回去休息了。

  萧临风回去并不是真去休息,虽然就按照他自己的想法,的确是想着沾床就睡的,不过在此之前,萧临风还要做出自己的安排:“项大哥,劳烦你去天离走一趟。”

  “公子,你早点休息,天离的事,不用你担心。我们,你还不放心?”项昊瞅着萧临风面如金纸的神情,劝慰道。

  “我不担心你们,你们既不会受伤,更不会找死。”

  “公子,你……”若非面前的是萧临风,项昊老脸一红,真心想开骂了。原本以为真情实意,结果是自作多情,不过项昊也是记起了自家的这位公子嘴巴一向很毒。

  “我就担心子言。他去了天离吧?”萧临风可没有项昊那么多丰富的感情,直接很“贴心”地跳过了项昊的尴尬。虽然是揣测,可萧临风几乎百分百能够确定夏子言已经去了天离。

  项昊不自然地点点头:“也是今天刚从吴老那里接到的消息,子言那混小子还是跑去了天离。不过,公子无需担忧,吴老也跟着哪。”

  萧临风停住了,火盆窜起的火苗映照着他的脸庞,忽明忽暗,最后这位竹君子叹息了一句:“无论是我,还是他,这北齐的天离总是都要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