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庆功宴(一)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050 2019.12.13 21:44

  父女间在此之前并没有太多的交谈,唯一的就是程剑雪花起水磨的功夫让程啸虎答应自己进入军营,而如今这个问题也解决了。

  程啸虎和程剑雪的关系没有疏远,因为中间多了个萧临风,拉近了亲人间的距离。俩个人又都是武人,毫不知疲倦的竟然谈到了深夜。

  而玩笑归玩笑,程啸虎按了按太阳穴,颇显得头疼,最后意识到这种事情是避不开程剑雪的,于是道:“阿雪,爹原本也是和你想的一样的。但最近看来,小风他似乎并不在意身份不身份。”

  程剑雪跟着想,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白了一眼:“好像是的,虽然他常常吹嘘自己是天下有数的名士,但真要细究起来,他没有那么肤浅……”

  程剑雪说的是好话,宛如小家碧玉的妻子称赞自己的丈夫,可说到最后,程剑雪觉得萧临风有时候就是有那么肤浅。

  程啸虎苦笑着,对于女儿的想法,他也感同身受,说萧临风不慕虚名也对,要说他沽名钓誉,又好像更合适些。不过,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程啸虎调理了情绪,严肃道:“当今陛下对长兴王殿下的忌惮由来已久,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殿下贤名益盛,这种忌惮也越来越加深。这些我都知道的,只不过我晚没有去想陛下会陷害长兴王,”程啸虎声音变得苦涩起来,“或许是我不敢去想吧。”

  程剑雪没有去打扰父亲,静静地站在一旁,细听着当年的故事。

  “若是没有当年那个人,或许我真的会往那边想……”程啸虎蹙起的眉头几乎要拧在了一起,那个人程啸虎没有在程剑雪面前明说,却是他曾经的兄弟夏铭武,那个背叛长兴王,拒不发援兵的人。

  今天晚上,程啸虎在萧府似乎又见到了熟悉的身影,因此他努力地回忆着,几乎执拗地要把今天的背影和当年的夏铭武重合起来,最后程啸虎眉毛一松,似乎放弃了有点无谓的努力——重合了又怎样,难到自己又要像当年一样质问曾经的战友,还是说干脆拔刀相向,为殿下报仇?

  “只是现在,看小风的动作,当年的事情或许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原本撑着下巴的程剑雪松开手,怔怔地看到留在父亲身上被岁月勾勒起的痕迹,难言一语。程剑雪的记忆中,父亲从来都是出征在外,为剩下母亲似掩非掩的担忧,之后这种担忧不见了,只剩下了自己和弟弟的孤寂。正因为这样孤寂和不甘心,等到程剑雪长大之后,一心投身军旅似乎就是要向父亲证明些什么,可程剑雪自己何尝想去了解自己的父亲,以及他所背负的落寞呢?

  如此一来要说程啸虎不是合格的父亲是真的,那么程剑雪作为女儿,也是不合格的。

  算是扯平了。

  这是程剑雪此刻的想法,才不会矫情的因为看到平时流露感情的父亲终于裂出了一条缝,便转身成为大家闺秀——没门,窗户也没有。

  “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还真如父亲所不敢想的那样吗……”

  程啸虎没有回答程剑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只是叮嘱程剑雪,这件事情万不可外传,连程剑杰都不能告诉。

  话题转到了这里,程剑雪清楚地知道事情算告一段落,道了声晚安,程剑雪抬起腿便走。到了门口,这位爽利的妹子突然停下脚步,开口道:“阿爹,若真有一天,程家因为小风而遭难了,我可能真得会杀了他,反正小风他自己也是这样说的。你认为我……”

  程啸虎露出一丝笑容:“这已经你们两个人的事情了,为父不会管的。”

  程剑雪点点头,不在说话,一步迈出便隐没在了黑夜中。

  ——

  “公子,今天参加庆功宴,你莫要忘记了。”项昊瞅到萧临风一边打着哈欠,一边睡眼惺忪地慢吞吞地挪着步,好心好意地提醒到。

  原本还有睡意,准备回笼再睡一觉的萧临风,被项昊大大咧咧的话一激,睡意去了一大半,再加上萧临风本身就要起床气,登时变地“神气活现”,没好气地瞪着项昊:“我又不是鱼贯而入的大臣可以随随便便地进入朝天殿,等着吧。”

  “可这也不早了啊!”项昊有点委屈,又立马收敛起来,不是因为想到了自己是大男人,而是想起了自家公子从来都是喜欢落井下石,你越表现的难过,他便越喜欢唇枪舌剑,再“刺”你一通。

  “对了,项大哥,去点燃支香。”

  项昊不解地望过来。

  萧临风挥了挥袖子,不耐烦道:“等香燃尽了,我们便可以出发了。”

  项昊睁大了眼睛,朝廊外已经略微刺眼的阳光望过去,再等一炷香的时间,别说庆功宴了,恐怕连残羹剩饭地管不着了。

  正当项昊开口准备劝阻,萧临风佯装要踢项昊,摆着样子:“叫你去你便去,哪有那么多的话?”

  于是,项昊只好按照萧临风的吩咐去点了一炷香。

  既然暂时去不了庆功宴,萧临风便安心地吃起早点来。一边吃,萧临风一边把眼光注视着不远处慢慢升腾起烟雾的熏香,不由地皱了皱眉。

  项昊和夏子言,吴老他们均将萧临风的表情尽收眼底,项昊有点不服气地“咬着”夏子言的耳朵:“说是不担心,其实还是担心的。”

  “项大哥,你家公子一向如此,打肿脸充胖子,非要显示自己的处变不惊,运筹帷幄。可实际上,他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担心……”

  虽说是悄悄话,可面对面坐着吃饭,声音再怎么小,萧临风耳朵里总会刮到点什么,更何况夏子言和项昊说这些话的时候,声音其实并不小。他们完全想揶揄萧临风一番,好让萧临风稍稍重视起来。

  萧临风目光扫过来:“不,我觉得你们完全想多了,我是在想,一炷香不够。”

  “不够?”夏子言和项昊异口同声,以为自己听错了。

  “稳妥点,两炷香才好。”萧临风露出一丝坏笑,“这样才不会浪费我的时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