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6章 西秦夜袭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134 2019.11.01 13:28

  萧临风看出程啸虎心中所想,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是的,是对程剑雪的话,还没有说完。

  “险中求胜,一向为西秦所行之,愈险,则士气愈盛。反观我们,因为占据了有利的态势,则开始麻痹大意起来,一如之前围住我们的西秦情况一般,仓促被人夜袭,即便是赤虎,也未必能全身而退。”

  这下,即便谁都没有说明,程剑雪也知道萧临风在指点自己,虽然被萧临风的“大小姐”揶揄了一下,但程剑雪本身也有心胸宽广的一面,随即向萧临风欠了欠身,表示受教。当然啦,女孩子的面皮还是薄的,动作并不是太明显,仅仅点到为止罢了。

  对此,萧临风也不在意。他和程剑雪的确互相吵吵闹闹的,可也不会不分主次。尤其是这次萧临风亲自向程啸虎建言,准许程剑雪随军上战场。这一点,是随了程剑雪的心意,可萧临风心里却感觉对不住程剑雪,因此想着在这会儿能多教一点是一点了。当然,也算对程剑雪的脾气颇为理解的萧临风不会在那里高调宣扬自己比程剑雪有多么“聪明”,至少现在不会。

  “既然如此,我们现在就去准备。”庞援和薛书庭站起来。鉴于今天确实浪费了许多时间,而夜袭按照萧临风所推测的就是今晚,那么此刻安排已经是十分紧凑了,所以庞援他们的神情不由地显得有些着急,而偏偏萧临风又打断了他们。

  “庞叔、薛叔,你们等一等。”

  庞援和薛书庭互相瞧了瞧,均看出彼此的无奈,若是换成旁人,他们俩谁都不理了,但萧临风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小风,你若是还有什么话,能一次性说完吗?”这会儿,庞援的表情和语气倒是和他的哥哥庞应如出一辙。

  “我就想问大家一句,应对今晚西秦的夜袭,你们是想将计,还是就计?”萧临风微微前倾着身体,那样子仿佛在逼问在场的人,其气势让人不敢动弹与言语,似乎萧临风已经替所有人做好了决定一般。

  炭火燃烧着,红色灼烧着黑色未点燃的地方,漏进来的风一吹,忽明忽暗,一丝丝白色的烟雾升起,火焰似乎受不住低温,悄悄隐没了一下,露出了木炭燃烧过后的灰白,风一过,旋又仿佛点燃了一般,显得比之前更加耀眼,照得人的脸庞更加亮堂堂的。

  营帐内有点安静。

  最后是一直不开口的程啸虎开了口,捋了捋胡须,眼神不甘示弱地回望过去,有就只有这位镇北侯才能稍稍镇住此刻的萧临风吧:“小风,将计该如何?就计又是如何?”

  “将计就是西秦夜袭,就我们几个人知道,稍作准备,让他们稍微赢一下,面子上过去了,段明也就带着西秦大军撤了。至于就计嘛,就是大作准备,别说不让他们捡芝麻,最后一战彻底打掉跑来偷袭的精兵。只不过,”萧临风盯着程啸虎的眼睛,停顿了一下,“这样一来,西秦势必会跟我们死磕到底,而整个战局就跟沾了雪的土地一样泥泞了。”

  萧临风没有说完,大家都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打仗就是要速战速决,而一旦拖入到了拉锯战,只会扩大彼此的伤亡,最后拼的是士气和后方支援。士气没有问题,程啸虎不认为赤虎的将士会逊于西秦,至于后方支援,这就难办了,毕竟北齐的那位君主可是为了能敲打程啸虎,而故意使唤人延后粮草的运输的主啊。而以此为前提条件的话,赤虎接下来和西秦的战事,就越来越不明朗了。

  一时间,想通了这些关节的程啸虎等人陷入沉默。没想通的人也有,程剑雪就是唯一一个,听到萧临风的话,这位姑娘眉毛一挑:“萧临风,你就不能想个好点的词,什么叫沾了雪的泥土啊?”

  明知道萧临风也没有别的意思,但或许就是沾了自己名字上的“雪”字,程剑雪就显得特敏感,尤其是话还出自于萧临风之口,便更是如此。而且程剑雪对于萧临风这种涨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很是生气,大声继续说道:“萧临风,能打赢的战不去赢,还放着敌人去捡芝麻,那不是蠢蛋吗?要我说,就是要打得连他娘都不认识,看西秦敢不敢和我们耗下去?”

  萧临风一笑,笑得有些爽朗,却并不言语。

  程啸虎也跟着一笑,对着萧临风说道:“小风,阿雪的话就是我想说的。我们赤虎不会放掉任意一个夺取胜利的机会的!”

  庞援和薛书庭深以为然,薛书庭点点头:“船到桥头自然直,真要是和西秦进到了土窝子里,那就再看谁的本事更大了。”

  萧临风笑容不减,却也稍稍收敛了一些,准确的说,此刻萧临风笑容显得很深很深,就仿佛深潭荡漾了一丝波澜一般,没有让人从这波澜中一窥究竟,反而更让人觉得深不可测。只有萧临风知道,对于程剑雪和程啸虎给出的这个答案,萧临风他很满意,亦很满足。

  “庞叔,薛叔,你们去准备吧。”

  临走前,程剑雪故意放慢了脚步:“萧临风,你呀,最好希望西秦今晚真得来偷袭,否则的话,大家不白忙活了?!”

  萧临风跟着走出去,准备透透气,听到程剑雪的话,不由嗤笑:“程剑雪,不是我希望,而是你希望。”

  程剑雪不解,瞪大了漂亮的眼睛盯着萧临风,直觉告诉她,接下来萧临风准没有什么好话说出来,不过知道是一回事,却又耐不住心中的好奇,想要知道萧临风到底会说出什么来。

  “万一西秦不来,你程剑雪沙场建功立业,成为巾帼英雄的梦不就变成了没煮熟的鸭子,飞了。这样一来,程剑雪你这位新加入赤虎的士卒,就只能轮到个站岗巡逻的任务了。”仿佛要想起什么的,萧临风的笑容有些欠揍,“对了,程剑雪你要不要在我营帐前站岗呀?”

  “萧临风,你……”程剑雪气急,偏又说不出什么话来,毕竟萧临风的话算是抓住了程剑雪的死穴——她比谁都更期望西秦按照萧临风所说的,傻乎乎地跑过来夜袭。最后程剑雪只好跺了跺脚,甩着秀发硬是把萧临风扔到了后面,才算解了自己的尴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