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恩怨情仇 父为何物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8 一直呼吁

父为何物 流溪河 3308 2019.03.15 06:12

  被称作觉悟先生的人说,你无情无义,一心要把事情闹大,闹僵。他说,你举例指出。那人说,就像你鼓吹极力批判、并要坚决立法打击的父为何物,就没一点的宽容,只为斗争,打倒。他说,你错了,法律不是为了打倒谁,而是为了挽回谁。只要犯罪分子承认错误,彻底改正,赔偿损失,就可以取得谅解宽容。那人说,可是你总是主张小事扩大,大事无限上纲。

  他说,我不久收到一个远洋求助,要我帮一个母亲寻找失去十八年的孩子。我根据她提供的线索,网上的相片,找到了,对上了。她马上就要回来与孩子检验DNA,你说,若不依据法律相关规定,十八年前的孩子,能找得回来、能证实得了么?那人说,你指的科学方法。他说,法律就是科学。那人有些紧张地说,我就看你怎么用法律争吵。他说,你是愿意提供你的具体姓名、地址,或是网络联系信息,还是只留符号?对方说,按后者。

  仅过了三天,那个通过网络求助的母亲来到他面前,用给他提供过的照片证实,她就是孩子的母亲。为了将久违十八年的母子见面做得周到周全,她先要求与孩子做生物检。得到证据,就马上见面。他说,要这么神秘么?她说,有风险,必须这样做。他说,那先要向公安局申请。她说,那更保险,我渴望。

  接着她到当地公安局,用证件表明自己的身世。十九年前,她读中专管理专业毕业,应聘到本市的某镇当了公务员。不久就被镇长强占,欺骗。可是生下男婴不久,就被其妻发现。说是不赶走她,就要殖鱼死网破。那人要她离开,她不肯。那人即刻翻脸说,你勾引我,我老婆不肯,为了保你的命,必须走。逃得远远的,越远越好。我给你三万块,你赶紧逃离。她边回忆边拿出手机,放出一段录音,证实她讲的曾经发生过的事。

  接着,她拿出一只放在老家几乎丢失的光碟,请警察播放。视频虽短,证明是她与一个男人争吵的一瞬。她要求警察帮她与已经找到的孩子做亲子鉴定,得到同意。这一幕惨绝人寰的悲剧,才浮出水面。

  事件的整个过程是这样的。当年他骗她,他早与老婆离婚,便引诱、强占,她被迫怀孕。可是身体强壮,苗条,首月月事停了没经验,第二个月才发现。随着胎儿越长越大,他就叫她经常出差,逃避众眼。十月满,生下一个男婴。他就叫她到他一个远房亲戚家躲藏,她不肯。他就说,他老婆发现了,非要鱼死网破不可。她说他骗她,他说她勾引他。为了逃出魔掌,她决定逃离。他给她三万块作逃亡路费,她就同婴儿拍了母子照,她留一张,孩子怀里一张,同时包有一万块钱。便咬牙将孩子放在邻镇的一个当街小店门口,悄悄远去。

  逃亡前将偷拍偷录的视频刻制成光碟,放在老家一个保险之处。就与老妈不辞而别。路上认识了一个回国探亲的老人,想法给她办了出国旅游签证,。从此她就寄居外国,并同当地华人结婚,生育。随着孩子长大,更加想念当年忍心遗弃的孩子。只是不知为什么,多年来没有反馈。后来看到草上飞的义举,专门为像她这样受到伤害的母子申诉,就抱着试试的迫切要求,通过网络,果然如愿以偿。当草上飞问,你为什么不叫你妈出面?她说,你知道,当年计划生育抓得紧,我是小镇居民,独生。爸在我刚参加工作那年因车祸死亡。那个伤害我的人面兽心,就趁此机会,帮我爸讨回赔偿,用魔爪威胁引诱了我。

  她说,我不敢告诉我妈,我逃离时,也不敢同妈见面。因为我怕那人凶残毒辣,连累我妈。后来我才知道,我妈受不了连续的打击,在我离开不到两年,就因思念而死。我心里就更加仇恨那个欺骗我、强占我、又逼走我的家伙。我怕随着妈妈的含恨离去,我放在家里的那几只光碟丢失,很想回来取走。但那时还没取得绿卡,只好托我表姐替我找到,并代我保管。她说,我现在手机上的这段录音,就是从这光碟上复制的过来的。

  对那个畜牲的申诉,属于不告不理的案件,她没讲,警察也不理。不过她求助孩子的生物检,得到了帮助,孩子是她生物体的生母。得到法律的帮助,她找到了泪别十八年的孩子。不知为什么,孩子很像母亲漂亮,只是多了几分威武。刚刚考完高考,不忍心对养育了孩子十八年的养母说出那句话-----

  但想到千里迢迢回来,就是要同孩子一起,揭发孩子生父的惨无人性,要给孩子讨还公正。便说服孩子养母,说服孩子,向那禽兽不如的东西开剑。一、起诉那人强占母亲,遗弃孤儿,二、给孩子讨回十八年的抚养费。三、连同养母出国,找一间好的大学深造。

  母子、养母的申诉送到法院,很快得到回复,那人要来调解,母子坚决要上法庭。当她出示当年的视频,问他要不要做亲子鉴定。他说,不用了,他是孩子的生父。当问他按本市抚养费的平均数稍高的档次即每月两千块补偿十八年时,他马上同意,答应一次性支付完毕。她当场宣布,这笔补偿孩子十八年抚养费的四十三万二千块全部给养母时,全场撼动。

  紧接着,她请求法庭宣判他利用职权威迫侵占、要她怀孕生育、最后任由妻子用鱼死网破逼走她的罪恶,他说不是他老婆反悔,他原来是不会逼她的,他已经给了她三万块作为私了,不应判他有罪。可是她反驳,因为他老婆要杀她和婴儿,他不敢逗留。他说,事隔十八年了,诉讼期早过了。她说,当时没能力,不是不申诉。经过辩论,法庭宣判,利用职权威迫刚参加工作的少女怀孕,生育后即刻赶走,用心恶毒,手段残忍,判处有徒刑两年。他要上诉,很快速被驳回。母亲根据相关法律,邻回孩子,很快办理认领手续,出国深造。

  觉悟先生听得瞠目结舌,草上飞问,你说,那家伙伤害母子后,不思改悔,还要赶尽杀绝。那人问,后来还敢胡作非为么?他说,我不知道。只知那家伙是从县长的位上被捕,赔偿的。那人不语,他说,按你看法,若是觉悟,早就悬崖立马,主动交代了,为什么直到揭发,还一口抵赖,若不是有当时的视频,能低头认罪么?觉悟先生还是说,当时赔也赔了,后来补也补了,事隔几乎一世人,还要判刑;就要退休了,还要坐牢,就不能宽容些么?

  他说,觉悟先生,我不评论你代表谁说话,如果你感到你讲得有理,我就将你对我刚才举的这个案例,重新拍摄视频,在网上发送,让广大网民议论,看是你目无法律,还是我动辄法律好么?

  那人说,这千万别,别——我是想劝你,千万别再将平静激烈化了。你想想,你没有迫使老魏上当之前,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什么父为何物的讲法,更没有弃儿将老爸告上法庭,更没人呼吁什么要为生活小事、道德小节专门立法。你刚嚷嚷,就引发一百多人钻了出来,就连你刚才讲的那个逃亡海外十八年的母亲也回来吵闹,引发了就要退休的县长赔偿、坐牢。你还闹不够,再呼吁专门立法,你就不怕,更多的官长,锒铛入狱?

  草上飞不语,眼睛瞪着电脑的显示屏,闪亮欣喜。那人赶紧去看,那还了得——原来草上飞的屏幕上正播放自己同草上飞的争论视频。他怒不可遏说,你胆偷拍我的隐私,我告你未经许可,侵犯我的隐私权。草上飞说,你看得十分清楚,我一直同你争论------

  那人说,是你暗中安装了偷窥探头。他说,我真的没有,你可以马上报警,我接受检查。那人愤然而起,打了110报警。可怕的是屏幕特别亮出了那人气势汹汹的神色,那人刚骂你不要动——屏幕上就立刻消失了二人的视频。那人也奇怪,草上飞没人动,怎么屏幕会自动更换画面?突然感到窗外有个人影一闪,那人明白了,是窗外人即拍即送。

  警察赶到,当场查看草上飞的房间,真的没有任何偷拍装置。那人才说,刚才看到窗外有人偷拍------警察问,你看清楚是谁了么?那人说,没有。突然说,是草上飞耍阴谋。他说,警察,你可以彻查。又转向那人说,你要真以此报案,查不出,或是不是我所为,你要负诬陷罪。

  那人脸变色了,警察问,你要真告?草上飞说,他突然来找我,我就坦然答他。并转变脸对那人说,你想真的,我能随时找人偷拍你?再说了,你是谁,偷拍你有什么用?父为何物已经成为过街老鼠,受到法律的审判是自然的事。你要告,那就法庭上见。草上飞非常主动,自然。那人面无血色,因为草上飞的屏幕上,一行黑体字又以大标题的形式写着,你——因为不知姓名,用那人的头像替代——要阻止我们受到伤害的母亲、被抛弃的孩子的呼吁专门立法,我们就一直呼吁下去。我们相信,法律必然笑到最后。

  警察说,这是怎么回事?草上飞说,我的电脑一直开着,是网上发送来的。警察问那人,你说草上飞用暗装探头偷拍你,现在查明没有。你讲的看到窗外有人偷拍偷发送你的视频,你看不清是谁,我们继续查找——你告不告草上飞,是你的事。你的报案到此告一段落,再见。

  那人呆若木鸡,不知如何是好。(本书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