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路遇老者

祝琴说 逗跌 2334 2019.04.27 07:00

  “又来一个。”

  一个老者的声音叫停了宗默的脚步。他寻声顺着平台侧前方的小路望去,小路前方不远有座小亭,应该是为凡人歇脚用的。亭内正有一人拿着扫帚边打扫边望着自己。那人的半个身子被小路旁伸出的一株老树的遮住,宗默却是看不清。

  见燕别离没了影儿,日头也老高的,宗默便向那老者走来。边走边道:“老哥,这无风山经常有人造访?”

  那老者笑了笑,也许是终于见到一个比他还老的人,顿时觉得浑身充满了精气神,他的眼睛立时眯成一条缝儿,道:“起初没有,只是近几天的事儿。”他上下打量一眼宗默,又问:“怎么着?你也是为那小子来求情的?”

  宗默面现疑惑。

  “你不是为华年来求情的?”老者脸上的笑立时消失了。“那就是盼他早点儿死的!”

  宗默摇头,还是明知故问:“还有别人来求情?”

  那老者松了口气,将扫帚刚地上一拄,双手拢着扫帚把,将下巴搁在手背上,上下继续打量着宗默,疑惑道:“不是本地人?”

  宗默尴尬一笑,未发一言。

  “华年顽劣,这望海山庄谁不知道。”那老者摇头道:“可你竟然不知道。”

  宗默心间一动,看来,这人来头不小。上次他来时,可没见有人在山中清扫,说不准这是位修行大能,在圣地之中,任何人都不可小觑,能踏上修行路的人都非凡人所能理解,比如,就有那种一边扫地一边修行的人。

  他在蒲湾时就遇见过两个凡人,在蹲茅坑时他们在争论修行者是怎么修行的。一人说修行者是凡人,吃喝拉撒也正常,也许人家蹲在茅坑也能修行;另一位当人不让,说对方是胡说八道,理由是修行者已经不是人,自然是不用吃喝拉撒的,人家都自称是方外之人,既然都是方外了,和世俗还有什么干系?两人吵得不可开交,终于那二人抬头见他一言不发,便以为他是修行者,便让他来评评理。

  宗默他边解手边道,这修行啊,修的是心,心里想要什么,只要坚持去到底就成了。所以人人可修行,若是凡人,想长命百岁,只要少食多餐就行了!

  一人再问宗默今天高寿,宗默回道:时已百岁,又偷活两载。

  于是,在那个见不到一个修行者的地方,宗默便成了他们心中的神。

  宗默再看一眼面前的老者,见对方虽鬓染白霜,额间却隐现光亮。更何况此人又称华年为小子……想至此处,说话便客气了几分。宗默笑道:“晚辈来自魔族,百年前亲自送华年来此修行。如今百年之约已至,晚辈是来履约的。”

  “百年?”那老者挺直了身子,将扫帚丢在一旁,慌忙施礼道:“老粗是个凡人,刚刚太过唐突。还望前辈莫要怪罪!”

  宗默心中惊异,片刻便已了然,原来也是个凡人。搞得我这么紧张,你说你好好扫你的地不好吗?没事招我干什么呀。虽这般想,却摆手道:“不必客套,我也是个凡人,不过得了些延寿丹药,才能苟活于世。来,老丈,我们坐下聊。”宗默累得腿象是借来的不听使唤,早想歇歇脚儿。

  二人双双于亭中落座,宗默问道:“不知老丈怎会在这无风山……”

  “还不是承蒙华年关照。早年小女被山下的魔兽强抢了去,我曾想请求宗门老祖出面,将小女讨回来,可我连老祖在哪个山头也不知。后来,我就一座山一座山的求,所有人都说,魔兽是老祖的宝贝,能被魔兽看上,那是我们凡人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说到此处,老者叹了口气,又道:“就在我求告无门,天不应地不灵的时候,在无风山下遇见了华年。我见他不过是个少年,就没当回事,本想着诉诉苦也好,就将那事说了。谁知他一听便气得奔下了山,我怕华年这孩子一冲动搞出事情来,想来他也伤不到别人,必竟他那么年轻。可魔兽若失了性子伤了他该怎么办?前辈也许不知,可这圣地之中谁不知道,这山上的几位师父可不是好惹的,要是华年出了事,相关的人,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可当天晚上,小女就回来了,还说非华年不嫁……”

  听至此处,宗默有些失神,他没想到华年不但实力尚佳,竟还惹来这等桃花劫。他听得心里乐呵,险些笑出来。想想小时候,华年不喜女侍近他的身,老家主便对老父说过:宗潜啊,我这一生阅人无数,我就从没看错过。这孩子从小看到老,不为女色所动,这自然是好事,若不能走上修行之途,孤苦一生还真是可怜啊!

  如今来看……宗默心中苦笑,似乎老家主又说错了。就如同老家主曾说宗默长大后定会毁了宗氏的声誉,因为那次,他撒了人生中的第一个谎。

  当时老家主问,华年近来都在做什么?

  他回道:晨时而起,背书一个时辰,而后去祖祠,擦灵牌、拭香案、亮白烛,明祖训。至午后,入族学,礼圣学;入夜时,于祠堂自醒,以鉴日事日毕……

  他还没说完,老家主便冷下脸来,问老父宗潜道:若将祝氏祠堂换成你宗氏祠堂是否更为恰当?

  老父一阵脸红,未发一言。

  老家主道:华年早慧,人尽皆知,可就算我忙于殿事,他的秉性我还是了解一二。宗潜你来说说,宗默所陈,哪一条华年做得来?

  宗默抢道:背书、入祖祠、进族学,每日自醒,少爷都在做……

  可就算他辩白了,语声也愈发没了底气。

  老家主道:说说晨起吧。自从入族学以来,至上月初一,我倒问过蓬若,华年每夜不过丑时不就寝,整日沉迷戏术杂学无用之卷,这都是你这个好儿子陪侍的结果。辰末起床已如常,背得都是些风花雪月,比起这个,我倒希望弄几个女人丢到他床上!

  宗潜道:家主,是不是……早了些?

  老家主气急:你还当真?!看看你自己,宗氏哪位夫人不是有孕在身了才迎至府中?如此所为,你的儿子能学到什么好?

  或许老家主也觉得这话说得有点过了,便又将话拉回来:总之,以后去祠堂不是去玩闹,天道已变,再玩,他真就和祖先玩到一块儿去了!上族学不准睡觉,你以为弄张假脸就能糊弄过去?先生私下里说过几次,族学之中禁止符法物件进入,以免失了对圣人之学的敬畏之心。再有,自醒之时要力求谨言慎行,不是对祖宗发牢骚,吃喝玩乐之事也能在祖祠中说的吗?天地无感,你们真以为祖宗能听到吗!听不到还好,若真能听到,我祝氏先祖们说不准被这个不肖子孙气得活过来。

  宗默抢道:华年就是这么说的……

  结果,父亲宗潜突袭一脚,将宗默从房中踹出了门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