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二章 不近阴体

祝琴说 逗跌 2851 2019.07.03 07:00

  宗盐清了清嗓子,夫人丫鬟们尽皆向他望来。

  宗盐对老夫人行礼道:“太夫人莫要悲伤,其实,您要哭的不是老太爷,应该是祝氏才对。”

  夫人拭去泪痕,轻声道:“宗盐,你这是何意?”

  宗盐笑道:“太夫人,这是天意。我近日修习了一道追魂的法术,刚有所成,恰巧得遇老太爷昏睡不醒,您说这算不算天意?”

  “追魂之术?”

  那仆人道:“太夫人,就是能起死回生的法子。”

  太夫人大惊,而后大喜,继而又喜极而泣道:“老爷,这真是你的造化啊,连老天都舍不得你抛下我!”又连忙招手道:“快快快,宗盐啊,不!”再试问:“我该称你为……神巫?”

  “在主家面前,宗盐永远是宗盐。”

  “老爷,你听见了吗?宗盐不计前嫌,都说了我不会看错,若非你固执,他又怎会扫了这么多年的街?哎——”老夫又边哭边道:“可惜了的,好几年啊,人这辈子有几个好几年啊。”也不知她哭的是老爷,还是宗盐浪费的光阴。

  宗盐道:“太夫人言重了,其实老爷也是在意宗氏声名。宗氏名存,则祝氏兴旺。这是我们两家的祖训啊。”宗盐伸手道:“请太夫人令人回避,神力不近阴体,宗盐唯恐伤了太夫人的神魂。”

  “那是自然,那便烦劳宗盐你了。”说着,太夫人扶着两个丫鬟便出了门去,众人尾随。

  连蓬若夫人都已出去,他却见那仆人还立在那儿一动不动,宗盐不解道:“你为何还不离去?”

  “听您使唤啊,您刚不是说……不近阴体吗?”

  “走走走!”宗盐可没对太夫人那般好脸色,况且此刻他都快急火攻心了。之于宗氏,若祝氏没落,尚有曹氏、宛氏,还有其它的什么赵钱孙李氏,可宗氏这么多年的清誉所依靠的便是与祝氏的互相扶持。他对其他氏族……可没什么信心。他不耐烦道:“你身上的脂粉气太重!”

  那仆人未敢多言,只是对着老爷鞠了一躬,便垂首退了出去。

  心里有鬼!宗盐暗骂着,俯身将祝云扶起,端坐其后,掌间元力涌动,循着祝云的经脉游走。片刻之后,他不免暗暗称奇,老太爷的经脉顺畅,这便是摩萨的手段,可延长凡人寿元却无需修行。只是那些元力看似不存,实则散于全身的血肉之中。如此才避开了修行者的神识,造成了元力尽失、凡身死亡的假象。

  断定修行者是否身死,要看其魂体是否散了。虽说祝云的魂体未散,可魂力却一点点的在散去,待魂力散尽,他会成为一个实实在在的凡人,或是魂身消散而死。

  看着渐渐透明的魂体,宗盐叹道:“老太爷这又是何苦?若是归去能换来祝氏和宗氏的兴盛,我宗盐宁愿选择一死了之。对我魔人来说,死并不算什么。若死得值,死也就死了。可您看看如今的魔族,祝氏势微,没了祝氏,魔族便难以平静。无论宗氏还是祝氏,族人在看谁?还不是老太爷您。您若真将魂力散尽,我宗盐也就不费这个事儿了,可您偏偏又在自欺其人!醒来吧,老太爷……”

  宗盐调动魂力包裹住祝云的魂体,又道:“也许,公主离开,您是赞成的。可您或许不知,公主若是那么离开,她将迎来怎样的凶险!一来,公主会迎来无止尽的追杀;二来,想想那时的魔族,摩萨王早已不在。离开王上庇护,祝氏商路能否保全还真难说;到那时,若遇异族相扰,无主之地将会纷争四起,您这个虚怕是归得也难以安宁。”

  见祝云一动不动,魂力也没有停止溃散,宗盐道:“您说过,王上一人强大,可威慑百族;魔族整体强大,方能令百族折服。那不是您所希望看到的我魔族的中兴盛世吗?”

  宗盐以更加浑厚的元力灌入祝云的体内,祝云仍不为所动,急道:“想想十年前,那些被玄魔殿送去冥族的弟子吧,三十二位年轻弟子啊,也是三十二位生死境,就那么死在了异族他乡。当然了,这也不怪人家,谁叫咱的生死竟连人家人间境都敌不过?死于被挑战……也算死得其所吧。”

  宗盐越说越沮丧,气恼道:“也对,老太爷死了,倒落得轻松。罢了,便让宗盐助老太爷一臂之力吧。”说着,那些魂力瞬间凝成一阵,便要抹杀祝云的魂体。

  便在此时,祝云的身体剧烈抖动,片刻之后,祝云终于开口道:“你敢!”祝云突地睁开了眼,猛然转头,怒视宗盐。

  宗盐却面不改色,继而笑道:“老太爷,您可醒了!”

  “哼!我不醒,难道你真敢忤逆不成!”

  “瞧家主说的,老奴岂敢。只是老奴境界低微,才想出这么个不是法子的法子。”

  祝云回过头去,面现无奈道:“本来好好的,让你这么一搅合,死也死不成。还不知道外边给折腾成什么样儿。”

  宗盐腹诽,你本来就没想死!“只要老爷没事便好,外面的事儿,由着他们折腾。以后啊,老爷千万别遇事就想不开,我在人族时可是听说,这假死和真死没多大区别。”

  “真就是真,假就是假,区别大着呢。”

  宗盐郑重道:“可不能这么说,假死就是欺天,您想啊,欺老天离真死可就不远了。”

  “你这是出手不成,再来咒我?”

  “老爷这话可冤枉宗盐了,老爷你想,这天底下要真有人巴望老爷好好活着,老奴保证,”他拍着胸脯道:“那个人肯定是我宗盐!”

  “说得好听,这老天就没开过眼,万一开眼了,有你后悔的。”

  见祝云面色恢复了些,宗盐道:“老爷,公主要出走的事儿,您知道吗?”

  “知道是知道,可有些事我不想知道。”

  “为啥?我正想和您说说三爷的事儿。”

  祝云伸手止住宗盐,探指向上一指道:“你们安排便好,我不想知道。”

  “老爷不觉得三爷毛手毛脚吗?毕竟……她还年轻……”宗盐欲言又止。

  “是啊,在这个家里,有些事儿看着挺别扭。三儿当我面就咒我死,可我却希望她好好活着;蓬若生了三个孩子,老大被封魔,这对他是运气,对祝氏来说是传承,是大好事;老二呢,心思玲珑,但有所学,无所不通。终究算是有个好归宿,摩萨王走了,还有这个家能依靠,就算没这个家,我也不担心她活不好;”

  祝云叹息道:“就是这个老三,成天闯祸。玄魔城的那些纨绔被她得罪个精光。我早和她说过,宁可得罪君子,也不可得罪小人。你猜她怎么说?”

  “怎么说?”

  “这玄魔城里,除了宗氏,哪里还有君子?”

  “哎呦,我的老爷,就算您要点拨老奴,直说便是。况且,刚刚老奴只是吓唬吓唬您。”

  “我都翻篇儿了,你还计较什么?要说这君子啊,就不能小家子气,你该学学宗默,那才是真正的君子。”

  “老爷言重了,在人族,为奴的可没资格被称为君子。”

  “是吗?”祝云侧了侧身,乜斜着宗盐道:“君子不是以品行论高低吗?还以出身论贵贱?”

  “不仅仅要论贵贱,为奴者就不配称君子。君贤圣,那都是象老爷这种有身份的人。”

  祝云面色未变,却伸出左手重重的拍了下宗盐的大腿。惊得宗盐立时起身跳到地上,陪笑道:“老爷您看,我连规矩都忘了,哪里配称君子?”

  祝云耐着性子强调:“我说宗默配得上。”

  “为奴的不可称君子。”

  祝云道:“我说的是宗默,又不是你!”见宗盐闭了嘴便又语重心长道:“你呀,越老越滑头。三儿的事,儿以后便指望你了。”说着,起了身,拍了拍宗盐的肩道:“我还要安安夫人们的心,你就一位夫人,全然不解我心中的苦啊。”

  “老奴想禀报今日城中发生的……”

  “什么也别说,照顾好三儿。这命运对她太不公平,你说她除了善良,还有什么?哎——真为她发愁。对了,宗潜呢?我都快死了,他都不露个面儿吗?”

  “我爹就来,管家早去叫了。”

  “看来,年岁大了,这心境果然不同,你爹还真就没你稳重,发生了这么点儿事就坐不住。呃……他什么都知道了?”

  宗盐摇头。

  “做得好。以后啊——”祝云凑到宗盐的肩头低语道:“不可轻信他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