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 百年之约

祝琴说 逗跌 2123 2019.06.14 07:00

  何谓百年之约?

  百年前宗默拜山之时,任心便与他约定,此生仅能再见他一面,那便是百年之后的践约之期。若他能为其带来一只寒灵,方能带祝华年离去,虽说华年进入圣地是按王上与五峰的约定,任心私下索取寒灵确实无理,可他也没法子。

  当年,他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带着少爷踏入无数山门,可都被拒之门外,就如同人家商量好的一般,他们主仆成了圣地最不受欢迎的人。也只有无风山算是开门迎客,更何况人家还迎到了山门之外。

  任心当时提出的条件虽苛刻,他不能反对,也不敢。万一错过了无风门,再无门可入又当如何?况且,无风门在当时也有着天大的名头,门主的实力位于十圣之首,十圣,那可是在人族三大圣地的排名,他当时根本不懂十圣是怎么回事。

  为了少爷的前途着想,他也只得硬着头皮将寒灵的事应承下来。毕竟,少爷可是要在无风山呆上一百年的。一百年,即便自己根骨欠佳、天赋极差,可修行到进入冰原捉几只寒灵的境界还是不难的。可现实……很骨感。

  而今,身为凡人的他是断然拿不出寒灵那等灵物,当初的承诺他自然无法兑现,想要顺利带走少爷想来是不可能了。换句说,人家无风门主实力强大,就不讲道理了,他又能如何?

  再说那寒灵,非真神以上是万万入不得冰原的,即便宗氏负担得起玄魔殿中的修士所图,但所受的阴寒之苦却要人家独自承受,修行者争的就是个时间,为了捉几只寒灵,不为破境,只为换些俗物金石,这笔帐怎么算都划不来。

  宗默曾数次经过玄魔圣殿,在门外徘徊了不下三百六十圈儿,愣是没敢进去。他怕啊,万一摩萨王一个气儿不顺,威压散出来,他这具凡身不得交待了?

  可是,除了摩萨王,谁能捉住那寒灵?在峡谷中,寒灵到处都是,想捉,得有那个手段才行。宗默也曾用十多层兽皮将自己裹成一头骆驼,蹲在峡谷之外观察过数日。最终,他发现寒灵不过就是一道道冰雾,后来听商队护卫说,那东西就是杀死修行者的凶手。想捉,得动用神器,或是由真神出手。便是有神器,那些元力上不上下不下的修行者也不敢靠近峡谷,到最后还得求王上出手。

  宗默对家主祝云最是了结,自家之事从不轻易向王上开口,即便是想得到些什么,多半也是靠嘴上功夫争个机会,最终那是不是个机会还得看宗氏的手段。

  他是谁?他是宗默,更是祝氏的七世家奴,且又是忠奴,忠于祝氏是他的本分,忠于身份为家主谋利益才是他该做的,而宗氏声誉恰恰是祝氏所重视的另一面,怎么能因自己的私下承诺而毁掉宗氏声誉?

  此事,他在玄魔城想了无数年,后来,他也懒得想了,想也是白想。直到家主令他出使人地望海山庄,他方才想起此事。

  眼下,想要避过寒灵一事,想必是难了。于是,宗默淡然道:“宗默是来履行百年前的约定。”

  任心疑惑道:“约定?”

  宗默心道:坏了,敢情人家都把这茬儿给忘了,我又何必多这个嘴?他真想抽自己两巴掌。

  还未待宗默多想,任心便道:“千金难买一诺!果然是闻名天下的宗氏一族。听你所言,想必那寒灵就在你的身上?”

  任心话中的揶揄之意,宗默佯作浑然不觉,硬着头皮陪笑道:“前辈过奖,宗默一具凡身,实在不是那寒灵栖身的好所在。”自己的身上有没有寒灵,绝逃不过任心的神识感知。

  “哦?如此说来,你宗氏要违背诺言了?”

  “不,宗氏从不毁诺。此次前来,宗默正是要向仙师说明,待护送公子归族之后,宗默自会去寒冰峡谷,拼了性命也要取得寒灵。若不幸身死,便当作宗默毁约的代价;若侥幸得活,仙师尚可得到寒灵,岂不两全其美?”

  “何美之有,凡人才如此荒唐。你死倒落得轻松,我可是一无所得。能否得到寒灵你都要活下去,直到为我带来寒灵为止,这才是你应该做的。”

  “是,宗默听前辈吩咐。”

  “华年……”

  宗默以为华年就在附近,于是向左右望去。

  雾影沉默片刻道:“你带不走。”

  “为——”宗默很诧异,“为何?”

  “拿寒灵来换。”

  宗默面现羞怒之色,沉声道:“前辈难道要我死在无风山?”

  雾影幽幽道:“你可以死在这儿,可那又如何?你死了,不过是这无风山下多埋一具尸骨,而带回华年想必也是你承诺过的。”

  宗默心中大怒,心道,在魔族,能得宗氏族人未履约而死,那算是举族之荣耀,至少要大庆三日,那是祖上显了灵。宗氏一切所承,都并非毫无根据,就连神巫士的卜天之术都无法测度。而履约时交付寒灵本就是附加条件,如今竟成了任心威胁自己的筹码。因此,再愤怒,他也必须应下,毕竟少爷在人家手上。

  “前辈,我要见大公子一面,不然,宗默便是离去,也难以心安。”

  “容易。小子?”任心看了眼燕别离,燕别离一怔,雾影是回头看他了,他却看不清那雾影的脸,他在试图将师祖的样子记下,可是那雾气却变得越来越淡,几乎要散去。

  “哎——别离在!”

  “带宗默去见你师父。”雾影转身欲要离去,忽又止于虚空,沉声道:“记住,你师父被禁足是师门的决定,他若离开无风山,你将罪责难逃!”

  燕别离目光躲闪道:“是,弟子记下了。”而后,他看了眼宗默,便向前方的洞府疾步而去。边走边催促道:“快点儿!”

  宗默跟上来,问:“你不是怕鬼吗?”

  “怕,能不怕吗?”燕别离又压低声音道:“就在身后嘛。”说着,他便向坡下的洞口疾奔而去。

  宗默恍然,原来燕别离怕的是任心。实际上,连他自己也说不清任心算什么。是人非人?也许,也只有修行到了那种境界才能知其所以然。因此,此刻他顿觉有些力不从心,走几步山路便上气不接下气,因为任心,他这个糟老头子跑得比兔子也慢不了多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