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鼎善之门

祝琴说 逗跌 2229 2019.05.23 07:00

  宗默继续道:“勤于思是好事,可令头脑变得灵光。做得来未见得做得好,老朽只要尽力,也便心安了;做得好是一回事,好事也可能变坏事,所以要慎做。但只要做了,便能令天下凡人都知道,在圣地有这样一处无视凡人和修行者身份的宗门。”

  “这又是为什么呢?”

  “一直以来,修行之门只对修行者开放,而凡人却只能望而生畏,敬而远之。久而久之,凡人和修行者之间难免会生出嫌隙。而修行者的一切用度又不离开凡人,有背景的家族供应,没背景的只得欺压良善,这有悖于道心不死说,更与圣人观念相背。所以,无风之门是鼎善之门,善行天下,自此而始。”

  “啊?要真是那样,将置五峰于何地?其它宗门又该怎么看我们?这岂不是比小师叔闹的乱子还大?”

  “说的不错。不过,等到圣地察觉的时候,一切都迟了。那时的修行者会成为世间力量的一部分,我只担心,会激起更大的矛盾。”

  “这……我想宗爷爷不必担心,我师父说了,一切都听您的。”苏荷跳到台阶上,问道:“爷爷,要不要进去瞧瞧?”

  宗默点头,随苏荷步入酒楼大堂之中。他放眼望去,没有奇木雕梁,更无宝墨陈香,完全未显出一个贵字。全部装饰和桌椅朴拙无华,但漆黑的木桌椅却吸引了宗默的注意。他看了一眼苏荷道:“这酒楼花了多少元石盘下来的?”

  “噢,原来要价很高的,作价四十万。后来听说我是无风山的,便少要了五成,说是二十万。随我来的外门弟子又提了小师叔的名字,结果人家只要了五万元石,拿了元石慌慌张张的就跑了。嗯,那人很奇怪,到现在我还怀疑他不是这儿的老板呢。”

  “五万元石?”宗默难以置信地苦笑道:“五万元石倒是能买几套桌椅。丫头你说,华年留下的算什么名声?”

  “当然是美名,在圣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外门弟子只要提一句小师叔的名字,在圣地就没人敢欺负。”

  宗默忽然想起午前在树林间,苏荷一人对战一群人的事。心中暗想,看来无风门弟子都受到了华年的影响,都好斗、性子都野。

  苏荷摸着桌椅问道:“宗爷爷,这个桌椅真值那么多元石?”

  宗默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说:“人家要元石四十万,这也只是惧怕某些小山门罢了,在成本之上还要折五成。”

  “呃——”苏荷面现苦色道:“这可麻烦了!”

  宗默不解:“占了便宜,这是好事……”

  “哪有那么好,占人一成便宜要受八十戒棍,可眼下,让人家折了本,我会被打死的!”

  宗默恍然,原来无风门也是有规矩的。“那么,你可以说是你小师叔做的。”

  “说谎会被打死的!”

  宗默笑道:“左右都是死嘛。不过,要是怕死,就想个补救的法子。”

  “是啊,找到原来的老板,把元石还给他。”

  “只怕那老板唯恐避之不及,早拿着元石离开了圣地,到何处去寻。”

  “那怎么办?”苏荷忽然面现惊喜之色,盯着宗默道:“哎呀,我怎么没想到?”

  “有好主意了?”

  “我哪里有,我没有,宗爷爷有啊。”

  宗默无奈道:“我也没主意。既然那老板已经不在,我们也不便去寻他,便将酒楼一层改为平价酒水,名为善酒,二楼为议价酒水,名为月酒。议价可视酒客所出元石多寡而定酒水的品质。如此一来,质优价平、童叟无欺且又无视身份,生意很快便会好起来,名声也会打出去。若那位老板依旧做酒楼生意,自不会无视月善二字。”

  “好好好,这样也算将我们占的便宜让了出去,还是宗爷爷办法多!”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黑榙木现在可不多了,这么贵重的东西,也不知有几人识得。”宗默连连叹息着举步拾阶而上,苏荷尾随。

  一弟子同几个正在打扫的弟子交待着什么,见宗默走上楼来,上前抱拳见礼,高声喝道:“无风外门弟子幽由,见过宗前辈!”

  “那么大声干嘛?”苏荷训斥道:“是不是在山上没喊够!”

  那弟子依旧高声喝道:“七师叔曾说过,不入内门不得拜师!还说,我们为何入不了内门,那是因为嗓门儿不够大!不大!内门的各位师父就听不见!只有吵得他们不得安生,我们才可能有师父!”

  苏荷气得瞪了那幽由一眼,又恐他继续吼叫才没敢出言训斥,便再不理他。转头之时正撞见打扫房间的几个弟子向此处探头探脑,她又朝他们瞪了一眼,见他们缩回头去,才向宗默望来。

  宗默揉了揉太阳穴对幽由道:“咱还是小点声儿好好说话,再喊,你会要了我的老命,我死了,你七师叔会要了你的命。你要明白,我这是在教你什么是与人方便便是与己方便,我好,你也好。”

  那幽由愣了半晌,张着嘴巴点了点头。

  宗默知道年轻人都嫌弃老人啰嗦,心中暗想,你震得我脑仁儿疼,你若再喊,我就不信,不烦得你脑仁儿疼才怪。

  苏荷见宗默向里而去,便跟上来,顺手仰头抬指在幽由的脑袋上戳了一下,骂道:“猪脑子。”幽由连忙肃立在侧,低头不语。

  “这最里间改成三间静室,用来给受雇的神境使用。”宗默交待道。

  苏荷不解:“为何要雇人?让师父师叔来坐镇不就行了?”

  “你师父师叔要修行,哪顾得上这种事?再说,做生意其实是做人情,往来酒客中的修行者总有拿不出元石的时候,修行者要提升更要破境,元石需求量自然就大,谁能说得准他们的将来呢?只要出现一位神王,这生意便是赔本,那也做得。用这个想法做,便没有做不好的生意。客人也是如此,要常来才是真正的酒客,常来总要给些补偿,免个酒水是常事,遇到人家危难之时,断不可将人拒之门外,莫要忘了那匾额之上还有个善字,那是生意人的本心;那月便是心境的高度。要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如此,有些作为看似荒唐,实则并非真荒唐,只要有的放矢,荒唐又何妨?无的放矢即便看似明智,那也是真荒唐。对了,这三个静室所雇之人需从酒客中来,生死境足够。以后若有境界高者,再酌情替换。但有个前提,所用之人的心性可是重中之重,其人品还需慎之又慎。”

  苏荷听得有些痴了,肃然回道:“苏荷记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