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分与不分

祝琴说 逗跌 2067 2019.05.10 12:00

  祝华樱没觉得自己活得纠结,将人家摸没了半张脸,的确是她的不对,那也是在自己能控制自身力量时方才有所觉悟。若非是王上有所交待,想必那件事绝不会不了了之。她心里明镜儿似的,在玄魔城的异姓里,也只有琴筠与她合得来,因为琴筠不叫她三儿。有了琴筠这一层,似乎她可以一直胡闹下去,便是翻了天也有人兜着。可自从和圣人谈过之后,在胡闹之前她总要思索那么一下儿,这件事她该不该做、能不能做、有没有必要做。当然,心里这关过了,胡闹便再也算不得胡闹。

  老头子常说她就是个灾星,这个家早晚得败在她手里。她也知道,因为自己干的糟心事儿,家族搭出去很多元石金银,自从和秋圣人谈过之后,她便如同换了个人。任谁叫她三儿,她都撒楞儿的、麻溜儿的、利索儿的应着,整的自己都开始硌应自己了。便说早上出来时,拉爬犁的狼狗都不听她的呼喝,直到最后,她无奈道:“三儿要去那操蛋的峡谷,你们倒底走不走?不走我回屋儿了。”

  不知是怕了她,还是听了那个三儿让狼狗颇为得意,十八只狼狗,撒欢儿尥蹶子的跑,一口气便将她拉到了这个鬼地方。

  她也不知这地方儿对不对,既然狼狗都认定的地儿,她也就相信了。她一直坚信,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更何况狼狗可没那么多花花肠子。

  等着的时候,闲着也是闲着,她就和狼狗唠嗑儿,她自认是个闲不住的人。

  “哎?你说,要是老头子死了,这家产该怎么分?”

  一只狼狗仰头呜鸣一声。

  “不分?要是不分,家主只能是大哥。可我那个大哥的脾气秉性也不知啥样儿。万一他将来也成了失忆魔人怎么办?”

  两只狼狗仰头呜鸣。

  “分?可……终归他是我大哥呀。我不能不管不是?”

  又有一只狼狗呜鸣。

  “又是不分,可是,那样就轮到我当家主。当然,我当了家主不可能像老头子这么软弱。修行者就是个屁,我一定会用我的一双铁拳打得他们清醒过来,让他们知道祝氏不是好惹的!要是有可能,让他们知道知道凡人的真正厉害也不错。”

  这一次,有三只狼狗同时呜鸣。

  “这,这到底要是闹哪样儿?好吧,数数,分、不分、分……看来你们还是赞成分!可……”

  不料,所有狼狗同时呜鸣起来。

  这一次,她数到第十八只,道:“还是不分嘛,不必这么大动静,会惊动失性魔人的。那些怪物,我们还是离得远些为妙……”

  她的话音未落,却见狼狗的呜鸣声越来越大。甚至有几只向远处嚎叫着。于是,她的目光穿过风雪,见那里隐隐的有身影向爬犁所在缓缓行来,只是那里雪深及腰,那些人都是手牵着手艰难前行。

  “是琴筠?”

  所有狼狗都叫起来。

  “还等啥呢?走!”

  众狼狗同时发力,险些将她从爬犁上掀下去。还未到近前,狼狗便停了下来,任她如何呼喝也没用。她举目望去,心中了然。看这些孩子,各色生灵都有,有的是怎么看都是一头熊、有的却是半人、还有尖耳朵的精灵。

  精灵她认识。家族与精灵族有生意往来,小的时候她见过精灵族人,所以,见到那小精灵觉得很亲切。

  一条蛇长着一个娃娃的头,怎么看,她都觉得瘆得慌;还有那个能走能说话的骷髅骨,乖乖个隆地咚,摩萨王都干了些啥,这些怪物能解了魔地的阴寒?这事儿听来实在不怎么靠谱儿。

  看了眼琴筠,脸上红扑扑的,好像一点不冷,完全不像那些个孩子冻得直缩脖子。她连忙从爬犁上取下事先准备好的兽皮,抱过去,往地上一扔。瓮声道:“一人一件,大的照顾小的先穿好,别让我看见你只顾着自己!不听话的要丢在这里等那些失性魔人把你们吃掉!”

  那些孩子不管懂或不懂都不断点头,只是轮到那条蛇点头时,她退了半步道:“要将身子藏好!你——”她手指一头熊道:“把脑袋蒙上,没看狼都吓坏了吗?”

  那魔熊道:“我还怕狼呢!”

  祝华樱提高嗓门唬道:“你怕虫子和我也没关系,但狼怕你,这和我就有关系,懂吗?”

  “懂。”魔熊应的很快,只是刚蒙上的脑袋又钻了出来道:“大叔,要怎么样才能让狼不怕我呢?”

  “怎么就你话多?”华樱照着他的头拍了下:“简单,缩回去!”

  华樱又高声道:“这些狼是来救你们的,那就算是救命恩人!你们能吓到救命恩人吗?”

  见所有孩子摇头,就连那些蒙起的头也在跟着摇动,她满意的点头。她并非满意孩子们的表现,而是自己的命令终于有了作用。这可是从小都没体验过的,从小到大,她听人家说,三儿来这儿、三儿去那儿、三儿!我让你打狗,你为啥去撵鸡!

  这次不同,这一次,她觉得自己已经不是那个三儿了。“我叫祝华樱!你们可以叫我……三哥!”

  那个小骷髅偷瞄着她的满脸横肉,高喊道:“三哥威武!”

  她立时黑下脸来,数落道:“你,把全身裹起来,直到看不到我!看你把狼吓的。”

  三哥?看来自己还真是脑子一热,不过得需要适应一番。

  “琴筠,让那些奇形怪状不成人形的坐后面。”她可不想身边有条蛇、或是一个活骷髅。

  将所有孩子一个个以绳索固定好,她总算松了口气。环视四野的风雪,道:“只有你们十八个?”

  “嗯。”琴筠回道:“上次我来还二十几个。”

  “为了拉它们,我让木匠特别加长了几截儿,看来没用了,得丢掉。”

  “为什么丢掉?”琴筠不解。

  “在你眼中,他们可怜;对那些失性魔人,他们就是宝贝,是食物。懂了?”

  “喔。”琴筠转过身,看着祝华樱将七八个坐椅给卸了。

  祝华樱又道:“这样好多了,真要遇上,我们跑得也能快点儿。”

  “华樱姐,为什么我没有见过失性魔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