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我是魔人

祝琴说 逗跌 2334 2019.07.01 07:00

  便在祝华扬独自感叹之时,身后的要塞之内突然人声鼎沸。祝华扬疑惑,他得去看看出了什么乱子。举步之时,身形便消失于此地,现身于要塞广场。

  但见刚刚离开的那军士站在高台之上,高呼道:“没错,总统领说了,老规矩,赢了他便是代统领!”

  “真的吗?”一年轻后生道:“我来!不过,宗乾将军,我刚入虚神境,总统领会不会手下留情?”

  “放心,我会手下留情!但在与总统领交手之前,老规矩,先过了我宗乾这一关!”

  “切——没劲!”年轻人沮丧道:“你下手没轻重,我不服!”

  “不服不服!曹祖清不服,我们也不服……”众军士齐声呼应。

  祝华扬摇头暗讨,这个宗乾又来胡闹。

  宗乾五指轻展,见众人息声,他又道:“除了我之外,还有谁愿意当这个费力不讨好的门神?”

  话音刚落,但见一人忽现于高台的边缘,那人一抱拳,高声道:“钟木在此,愿领教门神一招!”

  一招?所有人惊愕的望向那钟木。

  祝华扬也很疑惑,一招并非过一招,在魔龙军中一招是一招制敌。什么法术可以一招制敌?祝华扬踏上高台,正色道:“既然你能一招制敌,那么先说说你的招式,我来评判。”

  “是,总统领!这一招取自西境愿尘窟的樊义之手。”

  祝华扬心中了然。冰原之上有很多隐地,生存着大量的失性者。虽说他们以失性著称,但失性者却不同。有些法力高深的失性魔人寻到了失性的破解之法,于是,在一些雪窟、废城、冰谷以及冰峰等罕见人迹的地方开宗立派,专门收容那些被逐出族群之人。

  对于这些人,各家族除了默许,也没什么约束的法子。就连玄魔殿也没有那么多神境去应对。至于魔龙军,能于阴寒之中封闭神识便已不易,短程战斗尚可,至于进入那些隐地追剿失性者,着实力不从心。

  在摩萨王眼中,没有什么失性不失性,但凡是魔人就是他的子民,但他也不干预诸家族驱逐内部的失性者。

  祝华扬明白,短期来看,失性者对魔族的确造成了些破坏,但长远来看,面对未来的百族之战,这些力量不可轻视。否则,他当年也不会自作主张逼迫宗盐放弃那一千弟兄随自己归族,否则,今日的宗盐早已是失性者了。

  对于王上良苦用心,其他几军的统领也早有共识,至于军士私自离营和那些隐地的失性者讨教功法,统领们也都不作反对,却也没人赞成,只是装作视而不见闻而不觉。

  祝华扬扫了一眼众军士,见很多人面色惊恐,尽皆向自己望来,想来是无法接受此人的胆大妄为。祝华扬伸手接住一片雪花,又轻轻的以拇指将其弹出去,那雪花撞破虚空便出现在钟木的眼前,驻于虚空而不动。

  所有人不解,但这一手寒元之力的手法,着实惊到了众人,但见那钟木面色如常,却不知他要如何应对。

  祝华扬语声渐高:“钟木,你可是失性魔人?”

  “回统领,钟木是魔人!”

  “如实回答。”

  “回统领!”钟木高声道:“樊师父有教,我们都是魔人!”

  场内除了飞雪之声,便只闻风声。

  “答得好!出招吧,若伤到我,便代行总统领一月。”

  那钟木目光一闪,倒退半步,双掌齐动,如灵蛇起舞,那身周的飞雪蜂拥至其双掌的虚空之中,眨眼之间便化成一个头大的雪球,双掌向前一递。不料刚刚脱手,那雪球便爆开,雪球撕裂了虚空,虚空之力却近在眼前,即便他掌握了虚空之力也难抵这一反噬。他双脚发力,意欲脱身,却也堪堪退了半步,顿觉为时已晚,那黑暗的虚空之力眨眼便至眼前。他无奈,继而心生绝望。

  正待此时,一面寒冰壁在其眼前拔地而起,若非他刚刚后退半步,只怕此时他的身子已被冰壁撞碎。冰壁碎了,却挡住了那虚空的反噬之力。他长出了一口气,向身后望去,他要看看,在这军中是谁能有这等手段。只是一回头,却见众军士欢呼起来:“总统领霸气!总统领赢喽!”

  钟木忙回身望向祝华扬,只见祝华扬的掌间正滴着血。他心中一热,单膝跪地道:“谢总统领救命之恩!”

  “起来!”祝华扬笑道:“手段不错。看来,有时间我得和你师父过几招!”拉起钟木,未待他说话,便道:“准你代行总统领一职,期限一个月。”

  钟木起身,木然道:“总统领,可我……”

  “你想说你输了?”祝华扬摇头道:“输的不是你,而是你的功法。在修炼此法之前,你要强化肉身的力量。你看,若你再慢一分,我想救你都没机会。再说,在场的人,还有谁有你这等胆量,置之险地尚能平静应对?”

  “总统领,那我赢在了何处?”

  “赢在冷静。我魔龙族中并不缺少实力强悍者,若我所料不差,当年至少有三人尚强于我,更别提其他诸军统领了,在他们面前,我不是一合之敌。那为何王上巡营观礼之后,偏偏让我来当这个统领?”

  “因为您是祝氏之后。”

  宗乾气道:“进了魔龙军便要断了亲情!”

  “门神说的是。”钟木思索道:“难道王上选统领不重实力?”

  “正是如此。”祝华扬感慨道:“你们对王上的误解何止于此啊。对于一个厮杀疆场的人,你不能对他用蝇营狗苟的手段;对于一位放眼天下的王来说,我们便不能要求他对所有人都公平。对所有人都公平,那天下将无我魔族立足之地。而对我们魔龙军来说,只需听王上号令,哪怕是将全天下最弱小的抹除,我们也决不可生恻隐之心,更不能对王上心生疑问,因为你不是王上,便无法理解王上的想法。”

  “这么说,统领理解王上?”

  祝华扬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他,却叮嘱道:“记住,所有事宜,都要和宗乾商量。”而后向台下摆手道:“诸位散去吧。”

  看着离去的钟木,他对宗乾道:“临危而神不乱,难得。”

  “此人可堪大用?”宗乾不解,他本以为钟木像其他人一样,就算过了门神这关,在统领的位置上也坐不久。“统领的评价太高了。”

  “若你也能,这位置便让你来坐。”

  “我也能。”

  “我担心会害了你,收起心思,安排好你所说的那步暗棋。”

  宗乾向祝华扬讨了一枚信物,便转身离去了。

  魔地四季风雪呼啸,却没有一处强于魔龙军要塞。

  祝华扬走下高台,有军士为他披上一件雪狼的毛皮,他和那军士说了几句不走心的玩笑,而后便消失了高台之下。这巨大的高台就如同一座历尽沧桑的祭台,无数年来,它见识过有人祭肉身、有人祭神魂,当然,也有人祭心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