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七章 一头魔龙

祝琴说 逗跌 3326 2019.07.08 07:00

  祝华年不是第一次和魔兽打交道了,可眼前这些魔兽却是第一次见。一只只面目狰狞、目绽精光,一看便是生死境以上的怪物。修行者多以为魔兽不喜化形是不想耗费元魂之力,而华年却知道,圣地中的魔兽全部是外来种族,不化形的原因,多半是看不起来人族。

  在这些魔兽的眼中,他也不过是个人族小儿罢了。只要自己不动用元力,蒙混过关是可能的。此心一生,之前信誓旦旦要屠龙的想法,也随着对手的强大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祝华年将手中剑丢到地上,举起双手在原地转了个圈儿。

  身周的各色魔兽面面相觑,不知是哪只魔兽问道:“他在做什么?”

  众魔兽并未回应,尽皆茫然不解地注视着面前这个同样流着魔血的人类。

  领头的是条老魔龙,他的身子藏在林中,仅将一只硕大的龙首探出林外。

  祝华年扬起头,对着近十丈高的魔龙笑道:“我身上再无利器。”

  老魔龙轻蔑道:“一个凡人,便是手执利器,又能奈何于我?”

  燕别离心急,怎能让魔兽小瞧了师父?于是抢道:“他是我师父,小心惹怒了他,一发威,打得你屁滚尿流!”

  宗默心道,完喽完喽,这死孩子,不但不省心,还能坑师父。想至此处,他举步上前,以半个身子将燕别离挡在身后,对众魔兽抱拳道:“诸位上仙……”

  “上仙?”老魔龙道:“上仙又怎能被困在此处。”

  宗默郑重道:“在晚辈眼里,前辈自然是上仙。”

  “哦?”老魔龙兴致顿起,转头正视宗默。

  宗默不明白老魔龙看着自己做什么?难道这龙也老了?

  正待此时,老魔龙身后的林中哗啦啦一阵金铁交鸣,一只巨大的龙爪从天而降,落于众人身前。立时尘沙飞扬,草皮都被掀了起来,三人以袖遮面,连连后退至十丈之外。

  宗默吐掉口的沙子,连连喘息,心说,和这魔龙比起来,前山的灵兽弱得不值一提。这一巴掌下去,就算灵兽也得死上几个。换成人,怕是也得死上二三十个。宗默对老魔龙道:“晚辈都说了,您是上仙,上仙手下留情,一切好商量。”

  “那说说看,能把上仙锁在这儿的,是何等高人?”

  燕别离刚要张嘴,便觉腿上一痛,他明白宗默用意,但还是抢道:“一定是前辈睡着了,不然以前辈的实力,谁能靠近?”

  “这话倒是中听。”说完,老魔龙竟住了口,眼一合,竟出乎三人意料地养起了神。

  燕别离更加心急,师父和宗老前辈自是不知这后山的凶险,若再不走,待宗门老祖发现师父逃了,那还得了?于是嬉笑道:“前辈,我们就是从这儿路过,没恶意——”

  老魔龙眼也未睁,道:“量你也不敢,否则,你早被吞了。”

  “既然前辈要放过我们,就好人做到底,让我们过去。前辈之恩,晚辈来日定当厚报!”燕别离边说着边指着天。

  “誓言有用?”老魔龙缓缓道:“别指了,小心指头。”

  话音未落,一只巴掌大的魔禽自空中俯冲而下,燕别离心中一惊,立即将指尖缩回,魔禽便自其耳侧疾掠而过,银翅生风,打得他的脸一阵灼痛。眼见着魔鹰扑闪着翅膀落在老魔龙的角上,他方才发觉自己竟被惊出一身冷汗。

  自从吃了啸天鸡之后,他的反应可比宗门内的修行弟子强多了,可他……可他刚刚差点丢了指头。想至此处,他立时跌坐在地上,泄气道:“前辈,说条件吧,别吃我们就成。”

  “除去这恼人的链子。否则……肉少了点儿,倒可让孩儿们换换口味。”

  还未待魔龙说完,燕别离便抢道:“成!”

  “前辈不可。”宗默这个恨啊,千小心万小心,还是让这惹祸精说错了话。那链子是说打开就能打开的吗?这魔龙自己都打不开,凭什么你就能打开?这明摆着是老魔龙在戏弄他们,原来老魔龙也会寂寞,不过,他担心的只是老魔龙玩够了吃掉他们。

  两人的声音几乎同时传入老魔龙的耳中,这令他摸不着头脑。龙首左右一晃,看了看宗默,又望了望燕别离道:“谁说了算?”

  二人同时望向祝华年。修行界的皮毛故事,宗默倒能如数家珍,可修士的根本在于功法秘诀修为境界。事已至此,成与不成,也只有华年有发言权。

  “说话算话?”华年挑眉道。

  “你是魔人,我是魔兽。”说完,魔龙再不多言。

  宗默奇怪,不愧是圣地的魔兽,竟然也深谙人族的处事之道。这个魔和那个魔能一样吗?就算一样,人和兽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祝华年二话不说,拾起长剑,举步向林中而来,宗默和燕别离紧随其后。

  老魔龙撤身之时,只是一味的缩小,动静倒是小了许多。燕别离见宗默不解,便在他耳边道:“刚刚那是法相。真正的肉身比咱没大多少。”

  如燕别离所言,老魔龙终于停止变小,直起脖子却也有两丈有余。

  祝华年定睛向龙爪处望去,铁链小了许多,能随着魔龙法身不断变化,他深知那不是普通的符器。铁链的尽头有一精巧法阵,法阵四周,紫光萦绕。也许,破解的关键就在法阵上。

  祝华年头也未抬,问道:“前辈真以为我能打开?”

  “除了你,没人能打开。难道你没想过,那些老怪为何关了你这许多年?”

  祝华年意外道:“前辈识得我?”

  “识得,也不识得。若非你靠得这么近,让我感知到你体内的魔魂之力,我还真就识不出。一百年了,望海山庄关了我一百年,原来看守的那个灵物竟是你。”

  “灵物?”燕别离不解。

  “不错。在圣地中,没有人闯祸无数还能安然无恙。”老魔龙鄙夷道:“更无人能逃得过这上古遮天符阵的探查。”

  祝华年向头顶的虚空望了一眼,摇了摇头,不明所以。

  “动手吧,打开了,我便告诉你。”

  宗默对祝华年耳语道:“少爷,小心有诈。”

  “无妨。”说着,长剑出鞘,元力入剑体,剑意瞬时溢出,寒光一闪,只闻得铛的一声,火花四溅,剑意顿失,三人向那锁链望去,却无一丝痕迹。

  老魔龙笑道:“如此下去,就算你的剑碎了,怕也无济于事,用魔元力试试吧。”说着,将龙头转向了别处。

  “可师父说,我不能轻易使用。”

  “一生仅能施展三次,是这般说的吧?”

  祝华年意外道:“前辈怎知?”

  “别问那么多,就当你师父说的是真的,为了逃命,值得。”

  “这——”祝华年更加意外,师父与他的谈话一直都在无风山下,外人怎能得知。更何况这魔龙是锁在此处?思及此处,他不免惊问:“前辈连这个也知道?”

  “魔元力,除了你族王上,便只有魔兽一族最为了解。若非为了困你,你以为望海山庄那几个老匹夫捉我们来做什么?”

  “若因华年而起,老祖为何又将前辈锁在此处?”

  “不信任。那几个老匹夫不信任摩萨,也不信任你无风山那道灵魂,更不会信任我魔兽一族,说到底还是不信任我等魔修。可是呢,他们又渴望得到至纯的魔元力,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个馊主意。”

  虽说老魔龙只是发了句牢骚,三人却心中了然,这其中该有太多不为人知之事。那未语之秘令祝华年意外,令宗默不解,燕别离更是满脸疑惑。

  “前辈能否告知,为何要将我困在这山中?”

  老魔龙白了他一眼,道:“打开吧,只要破了这阵法,那些老匹夫就不会得知你的所在,当然,你要跑得够快。”

  华年再问:“难道是以前辈的魔力来镇压我?”

  燕别离插话道:“前辈是说,老祖们知道我们在这里?”

  老魔龙一直注视着祝华年,再未回应。

  看着崩飞的长剑,祝华年道:“我尽力一试。”说完,端坐于地,运力于掌,魔元力如赤焰腾起之时,手掌已没入紫光之中。

  足有半刻钟,只听得阵雾之内咔嗒一声轻响,而后噗的一声,阵雾散去,隐于其中的那截锁链已然化为齑粉。

  老魔龙缓缓腾空而起,一时间土石飞扬、碎木横飞。

  三人疾退至三十丈开外,才免去池鱼之灾,宗默的半个身子被祝华年扯得苦楚难当。

  老魔龙于空中盘旋了一周,呼道:“魂阵已解!孩儿们,随我回环形山!”

  “前辈,百年前之事能否告知?”

  “小子,还不走?不消半刻,整个望海山庄的人都知道你逃了,到时候想走也难了。”老魔龙在森林上方盘旋,所过之处,所有魔兽尽皆消失,而后再不理会三人,如同一道黑色箭矢向云中冲去。虚空之上以老魔龙为中心,突然荡起一圈圈波纹,望海群山随之大动。

  地面巨震,伴着空中传来的滚滚如雷鸣的大阵之威,令人神魂皆颤。

  祝华年和燕别离还好,宗默却再也撑不住,却忘了自己本就余惊未消、双腿发软,刚刚摆脱华年的手掌便扑倒于地,待地面震动平息之后,才强忍颈间之痛举首向高天望去,方才发现,不过数息之间,那天上连魔龙的影子都寻不到了。

  “少爷?”宗默催促道:“老龙说的不错,咱还是快走吧。”

  逃离望海宗,他不是没想过,但他忽略了圣地的可怕,仅仅那声巨震便要了他半条老命,那接下来呢,说不准再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招术,又岂是他这个凡人能消受得起的?

  可没法子。少爷最重要,只要少爷平安离开,哪怕他丢了性命也值得。至于宗氏信义……还是缓缓再说。

  “走!”燕别离一声呼喝,不待师父回应,便转身向北侧的密林深处疾行。

  祝华年拉起宗默紧随别离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