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琴筠是谁

祝琴说 逗跌 2253 2019.04.17 07:00

  百年前,华年得其先祖以封魔灌顶,而后,为避免族难波及,而将华年送离了魔地。眼下祝氏倒是无忧,而华年却在人地荒废了百年。

  当年随商道出走的少爷和自己差不了几岁,仅是忆起华年的样子便令他老怀欣慰,而华年定不会想到,身为魔人的自己,已经如此老迈。

  华年拥有封魔之身,即便不修行,也能年华永驻。想至此处,宗默不免摇首而叹,岁月催人老,真令人无奈,即便灵草加身,他也不过延寿数十年。他与华年,便如凡人与修行者身处异世,终究会相顾难言。

  华年华年,当年祝氏先祖为其取名之时,便寄望祝氏一族永远不倒。可哪里有永远不倒的宗族呢?

  不说其它,单单是魔地外无战事这一件,便动了祝氏百年的根基。这事儿说起来,人族多半会不解,但身为宗氏少宗的宗默却清楚,长期的安逸与内耗带来的伤害虽不会伤筋动骨,却是会动摇族魂的大患。

  商队出入人魔两地,每年也不过是死上几十位修行者,对宗氏来说实属家常便饭。怪只怪宗氏擅商,与魔地各族互通有无之时,因为货物分配不均难免会发生些争执,这世上有种力量之争叫做不理不睬。以玄魔禁令为名,将宗氏商队晾在城外一个晚上,冻死几个人,算不得大事。可若是冻死几位修行者,在人族听来就是笑话,可身为魔人的体会最为深刻。

  魔地的风雪虽是凡人的噩梦,却又是修行者的天劫。仔细想来也没什么,力量之争在玄魔律法面前,各大家主也不敢过于放肆。更可怕的反倒是那些失性魔人,他们本为修行者,以吞噬之法在冰原上求存,无论凡人还是修行者,都会沦为他们吞噬的对象。可令他奇怪的是,百年间,并没有一位宗氏直系遭遇吞噬之祸。

  此次随众共计九十八人,在魔地因为阴寒入体,商队中仅有的三位修行者全部死于途中。余下的都是凡人,仅遇见了一个游离于人魔边境的失性魔人,因事先备有阵法,总算没大损伤。除了两人发了寒热之症被送到拜月国的青川医治,其它人还算安好。

  商队自拜月再次出发,因为宗氏商道的声望甚高,更有与宗氏合作的大商此军队于边境接应护送,一路穿州过郡倒比魔地顺畅。行了数月便到了扶兰州平丘城,在进城之前,他便与商队分开,继续北上来到望海山庄;而商队于平丘休整十日后,还要赶往蒲湾完成与精灵族的交易。

  这也是今年的第一次交易,他本不想脱离商队,但家主所托在先,此行定要将少爷带回。他本是反对的,在祝氏之中,除了老家主祝云,再无人敢反驳老父的意见。只是这次,交待他的却是从不在宗氏露面的老家主祝云。

  老家主道:“虽说华承在殿中身居高位,可毕竟修为太低。我魔族相较于人族倒是好得多,不搞什么世界之分,无论凡人还是修行者,只要身上流着魔血,便无需受那些外族的偏见白眼。

  更为关键的是修为境界决定了话语权。你也清楚,对华年施封魔之术不仅是王上的意见,更是华年的造化。况且,王上若不出手相助,谁又能顺利施展那种上古禁术。

  当年,我极反对魔族先祖禁掉的神术再现世间,更何况是用在华年身上。可在王上眼中,重拾秘术恰恰也是为了我魔族的将来,因此,我也就勉强应下了。

  施展秘术都是有代价的,祖上失了魔力仅活了不到二十年就归了虚,这你是知道的;王上被魂力反噬,也将养了近十年。不过,好在……华年他挺了过来。”

  老家主顿了片刻又道:“前些时日,北境的魔龙军传来一封书信,是望海宗的。

  信上说,华年如今已破境问虚。正值与王上约定的百年之期将至,望海宗主想要商量华年的归期事宜。

  百年之期本就是两族商定的,若无王上在,只恐华年归期无望啊。好在,王上约我密谈,想为王女寻一玩伴。我顺便提及了华年,我的年岁大了,再等不得一百年了。况且,到那时,王上若破界不成归了墟,此生再想见华年也难了。”

  老家主看起来正当而立之年,却也不过是表象。宗默记得,老家主还比老父还要长上六七岁,若非以元力阵续命,单以那多愁多病身,怕是早离世而去了。宗默心中一动,忽问:“哪位王女?”

  “琴筠。”

  宗默记得,当听到琴筠二字,他竟愣了片刻。王上子女无数,大多随母亲留守于异族。

  琴筠是谁?那是王上的掌上明珠,据说琴筠生来便身具倾天之力,不过,他倒是没见过,修行之事他也没兴趣。

  按理说,华年能得王上青睐,他该高兴得无以复加才是。可他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琴筠他倒见过几次,老家主是人家的言师,在面子上总要说得过去,再说,和一个小孩子还真没什么可聊的。

  人家是王女,和她聊天下大势吧,自己不太懂,想必那孩子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就算有家主训导,对天下大势看得清楚,可人家关心的也是整个魔地,而他呢,至多也不过宗氏一族罢了;和她论商道?就算她对商道有兴趣,他还得顾忌身份。

  即便修行者不排斥以信义立身的话题,可人家父亲是王上、母亲是圣人,要讲也轮不到他一个商人。反正,他可不认为仅仅以信义就能带领魔族走向更加辉煌的未来。

  以言为师,那也应该是家主才对。家主凭借一副好舌头便将祝氏推向了前所未有的巅峰,这是事实。

  祝氏虽强,在玄魔殿却无应有的地位,这都是因为祝氏于世俗中没根基。能处于一人之下的高位之上居高不下,除了身份、地位、声望和实力,还要有根基,可祝氏独独缺少了根基。

  试问,列身于玄魔主殿之上的那些显贵,哪一位的身后不是族人无数?至少,再小的家族,都不必因为继任者忧心。祝氏呢?就在两年前,家主就曾对他提过,有意将宗氏杰出子弟过继两位给他当儿子。魔族历史上唯一一位推崇圣人之学的堂堂大儒竟然后继无人,还要和他这个家奴来商量过继之事,还真是可怜。

  宗默也是有私心的,当时,他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魔地天寒,但凡女子能生两胎者实属不易。他没那么好命,人魔两地他共娶过十九房妻妾,也只有七房为他添了十五个儿子和六个女儿。

  按理说,十五个儿子可以令家主很羡慕才对,当他提及要将自己的儿子过继给家主之后,家主笑了,那笑令他心堵。

  家主说:“血脉很重要,你宗默本就是人魔混血,你那些儿子又是与人族女子所生,魔血就更稀薄了。我要视其如己出,至少要魔血纯粹才行。再者,你最小的儿子如今都已年近半百,这……很难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