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八月十三

祝琴说 逗跌 2212 2019.07.22 07:00

  “箭是谁射的?”琴筠问。

  “是一位曹氏族人。”

  “华扬哥哥是怎么知道的?”

  “我曾与曹氏神境交手,见一人背挂一张符纹大弓,一问才知,那弓便是百里悲。”

  “能射一百里?”

  “那倒没有,以虚神的实力,十里之外,箭无虚发是做得到的。况且,那一箭飞来的方向正是魔龙军的背后。”

  恰在此时,只闻得铛的一声响,祝华扬皱了皱眉。帐外传来一阵骚动,似有人向远处疾行。祝华扬和琴筠挑帘而出,只见远处一黑影已跃入土坡之下,消失于雪幕之中。祝华扬不禁赞道:“好快的身法!”

  “祝统领,那人留下了这个便走了!”一军士递上一封信和一柄匕首,那信已被利刃刺破。

  祝华扬展信瞟了一眼,便收起道:“有没有人受伤?”

  军士回道:“没有,不过那人太张狂,敢在我魔龙军面前动手。”

  “自己人,不必追了。”

  军士愕然,显然,那人是怀着敌意来的,统领这是怎么了?迟疑了一下,终是揣着一肚子糊涂转身离去。

  祝华扬高声道:“再有这等高手现身,喊我一声!为了保护殿下,帐外的阵法还不能撤。”

  “是!”众人情绪激荡。好斗的统领大人终于要出手了,这是大快人心的好事。否则这一路上失性者那么多,互斗之下难免损伤,受伤便要淌血,而失性者就象狼一样嗜血如狂,定会穿过风雪尾随而至,当然,也会越来越多。

  站在祝华扬身侧的琴筠却看得清楚,那纸上写道:边城客栈,不见不散。

  “华扬哥哥,你们真的认识吗?”

  “认识。”祝华扬低声道:“一位故交,是个失性者。”

  “啊?”

  祝华扬清楚,这个答复超过了琴筠的理解。便解释道:“并非所有失忆者都和南境的失忆者一样。失控的失性者在北境同样没立足之地。”

  说着,他转身回到帐中。坐下后又道:“能够走出族地,公主会发现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也许没有殿堂之上的尔虞我诈,却少不得世俗纷扰,随着长大,少了成长的烦恼,也会徒增新的困惑。是非如何分辨,不只要擦亮眼睛,更要擦净自己的心。”

  琴筠点头道:“华扬哥哥放心,你的话,琴筠记下了。”见祝华扬沉默,又催促道:“华扬哥哥,接着讲刚刚的故事。”

  “怎么能说是故事。”

  “哦,那就先讲讲,曹氏后人为什么要杀死他的先祖。”

  “朝堂之争的需要罢了,要增加谈判的份量。”

  “我听亲师说过,氏族之争,胜者才有话语权。”

  “也不尽然,在这件事上,偏偏就是输了才有说话的资格。原本,父亲所谓的以德立身在殿堂上是立得住脚的,经我那么一闹,攻下一城、死了百余虚神、人家的真神仙祖又因我而死。曹氏家主在殿堂之上哭诉,本来站在父亲一边的家族也开始动摇。有人私下传言说,祝氏有得天下的野心,不然怎能无视王上禁乱之命?可他们哪里知道,王上不过是试探父亲的坚决。祝氏本无根基,若父亲再以圣人德言,行妇人之仁,若生内乱极可能耗光魔族的气运,而那时外患若至,必将势如破竹,背主离心的魔族顷刻之间便会易主。”

  “本就是不该发生的惨案,为什么听来却很有道理呢?”

  “就当是……”祝华扬叹道:“就当是怎么说怎么对吧。”

  “那场决战呢?”

  “随着祭司营的介入,几个摇摆不定的家族选择了曹氏一方。”

  “祭司营不是中立的吗?”

  “祭司营由各大家族把持,但其中却没几个祝氏弟子,便是有,也是高不成低不就。宗氏倒有几人身居高位,却因为奴姓之故而失去了决定权。便是两派相争,她们也只能作壁上观。因此,既是各大家族的子弟掌权,所谓的中立便没那么纯粹了。”

  “那魔龙军呢?”

  “那是王上的魔龙军,自然听王上号令。”

  “有了魔龙军,你祝氏还不能与各家族抗衡吗?”

  祝华扬摇头道:“莫说是魔龙军,便是五路军同时出动,也无力于任何一派。真正的力量都隐藏在各大家族之中,这也是王上一直以来所奉的制衡之策,也是为了应付外患。所以说,任何一个家族若拿出真正的力量,都可与五路其一匹敌,且饶有胜算。当年我能攻下第一城,那不过是魔地百城中的一城而已,胜,也是侥幸。

  不过,便是那样,曹氏一派也难轻易胜出。祝氏一系拥有众多小家族,小家族求安稳,不想随曹氏冒险,所以都将力量交给父亲来调遣。如此一来,祝氏一方倒整齐划一,而曹氏一方却极是松散,以至于到了决战之期,他们也未敢冒险一试。”

  “华扬哥哥为何要惋惜?”

  “成大事者,最忌畏首畏尾,便是败了,也要败得光明正大。曹氏虽实力雄厚,却是靠着小手段起家,小手段便谈不上大气魄?不然也不会去逼迫秋王妃。”

  琴筠点了点头,以催促道:“华扬哥哥,说说那场决斗吧。”

  “那日正是八月十三……”

  “八月十三吗?哦,你接着说……”琴筠很意外,这个日子恰巧同自己的生日是同一天。

  “那日我记得很清楚,闭上眼,我带你回到那一天。那日的风雪更大些,好象全城的百姓都聚到玄魔殿前的广场前,祭司营人手不够,只得向五军请求相助……”

  随着祝华扬的讲述,琴筠如同随着他回到了那一天。

  八月十三,在魔族的历史上便是不吉利的数字。

  三十年前,在玄魔城外的郊野之间,有位老人带着数十孩童来投奔玄魔城中的景氏亲族。不料半路里杀出一个失性者,老者拼尽元力,才将那失性者赶离当场。而随行的众孩童却有十三位被咬伤。

  景氏虽不景气,但在族地也算是个中等家族,两座大城,间有数十座小城,以搜集冰原灵物为生。因此,面对十三个孩童的伤势,景氏老祖也无可奈何。

  被失性者咬过,便不能放在玄魔城中,否则,整个家族都将受到祭司营的命运裁决。时任大族长的景德忠,除去族徽,手拄祖上传下来的玄铁法杖,命人抬着十三个孩童跪在祭司营的门前。

  于风雪之中,这位凡人老者只着一件白服,高声呼求:“万能的魔天大祭司,求您救救这些孩子吧,他们……他们还没长大成人,不能让变异的魔血,浸染了他们的神魂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