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证自身道

祝琴说 逗跌 2139 2019.05.13 15:00

  “别离已铭记于心!”

  “希望你是发之于心,我并非巫士,也懒得揣摩你的小心思。我无风山的弟子,向来是百族翘楚。即便你只想做个侠士,也不可言行无状,侠之一字并非自吹自擂,还需他人评断。起来吧,你师父闭关日久,无人管束你,实在顽劣得不成样子!你既然称我一声二师父,我自是不能视而不见。且记下今日的教训,他日行走江湖,希望能理解我的苦心吧。想不通也无妨,只是,莫要污了我无风一门的声名才好……”

  宗默赶紧起身向前跌跌撞撞而去,人家的话都说到这份儿上,自己还窝在这儿偷听,那才是无礼。他边走边道:“这本是小老儿与别离之间的一场赌斗,听了仙子训导,顿有所悟,世界有别,原来差的不只是实力,还有心境啊。”说着,宗默来至近前,向三位躬身行礼。“魔族宗默拜见各位,刚听仙子一席话,感触颇深。宗默汗颜,枉活百年!”

  不料,那女子竟展颜而笑,躬身还了一礼,立于别离身后的两个中年男子怔了一下,也随之陪笑还礼。

  “宗默实在惭愧……”他本想承认自己确实在偷听,人家知道是一回事,自己却不能装糊涂。

  “是云虹惭愧,弟子无礼在先,只能当面教诲,让前辈见笑了。”云虹侧身,向身后展手道:“宗前辈,先行!”

  云虹边走边道:“师父离去前曾有交待,若有魔人来无风山,必是宗前辈亲自到访。既然来了,当在山上小住几日,也好让我等略尽地主之谊。”

  “……”宗默话到嘴边又吞了回去。前时听说那任心梦中自尽了,这离去之说也及含糊了些。

  “前辈若有疑惑,直言无妨。”

  “任心前辈,呃……”宗默迟疑道:“去了何处?”

  “师父去时曾提及天地力量渐弱本非常事,这也算是上古神圣所谓的大道不死之说。道存,则必存生途。此言在百族之中口口相传,却少有人去践行感悟之道。”

  那,究竟是活着还是死了?宗默心中焦急,这云虹就不会说句人话吗?他真想对她说自己只是个商人,不懂这些玄而又玄的东西。可是他一转念,那又何必?何不将这些记下来,也许公子听了会有所得。

  考验记忆,宗默是不弱于修行者的,只要对方别动不动就丢个魂印就成。况且,以他的凡人之身,若真丢来一魂印,怕是眨眼的功夫就得昏死过去,能不能醒来就难说了。

  修行者可修身、可修心性、可修血脉、还能修魂,再详细点儿他也不太清楚。他的凡人之魂太过弱小,无法与修行者相比,有时候他会设想,若这些修行者去经商,岂不是没了宗氏的活路。也许,这正是这个域界中分出三个世界的原因。

  三个世界的界限也并不那么清晰,比如圣人就模糊了所有界限,圣人之言,适用于每个世界来感悟。只不过,圣人有圣人的心思,他们讲给凡人的道理,总是浅显易懂,说给仙听的言论总是玄而又玄。因为圣人以言立世,所以又有言圣之称,三个世界的人都能听懂圣人言,同样,圣人也不拘泥于自身实力、修为、出身等等,有了三个世界,自然也有了凡圣、人间圣、神圣,甚至仙圣的区别。可无论是什么圣,他们高深莫测一番之后,都要在意自身言行能否惠及众生。

  在人间,最有影响力的圣人当属人族圣人,人族是圣人起源之地,所以,无论凡人还是神境都统称为人圣。而云虹所言的上古神圣,指的是神王境的圣人,并不特指其所属宗族。

  “呵呵——”宗默顾左右而言他:“感悟嘛,老朽也曾感悟过,就是想着想着就忘了身在何地,圣人言中叫忘我之境,而老朽却觉得,其实那就是发呆。”

  云虹摇头道:“在圣地诸山修行的弟子,首先要过的一关便是前辈所言的发呆。实际上那与发呆又有所不同,发呆为神无识。而入悟境则是神有识,修行者之中将这种状态称作无境。只有从无境自由出入,才能随心所欲的通过九门来领悟纸境的玄妙。”

  宗默诧异道:“听二师父这么说,老朽也能踏入修行之门?”

  “人人都可踏入修行之门,修行路各种各样,就如同一扇扇关闭的门,个人能打开哪一扇,全凭各人悟性和机缘。只有两者结合,方有所得。若是前辈进入无境后无法控制自身神念,只要一思索便从无境中退出,便无法有所得。不过,以前辈一生从事俗务的资历,只要精力集中,不出三五载便能跨过那扇门,进入纸境。”

  宗默眨了眨眼,叹了口气,道:“老朽大概明白了,修行便是有所得。感悟便是想要得到,机缘决定了能否得到。如此一来,机缘实在不公平。”

  “悟是领悟,领悟力的高低也决定了能否得到。”

  宗默叹道:“这么说,修行之门离我太远了。云虹仙子自然知道,我宗氏本是行商大族,族人从出生后便注定是奔走的劳碌命,终日为琐事缠身,哪有时间去领悟什么道法?”其实,他心中很是莫名,既然是领悟力高低决定了那机缘,那么领悟本身便是一种机缘,天地还是不公平的。

  “有舍方有所得,修行者舍弃了人间的一切,方可证得自身道。”

  自身道?宗默很诧异,在魔地,能证得自身道的,除了王上,怕也不超过十位。再看看他自己,用老父的话说,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形状奇怪的骨头,连反骨都没有。再说,证自身道那些位,哪位不是年纪轻轻?

  拖着一双老寒腿,便是回到故土,也只能在玄魔城里猫着,即便如此,也常常疼得夜不成眠。如此一副如朽木般的身子骨儿,让人说成是能证自身道,这不是没事逗咳嗽吗?他若信了,可真就成老糊涂了。

  想至此处,宗默自嘲道:“宗默已老迈不堪,就算能修行,只怕还未入无境,就给自个儿埋了。”

  “前辈何需沮丧?这可不是修行者的心境啊。修行者当忘却利害得失等尘世烦恼,甚至是时光之忧,只取一道。上古有一梦三载而成虚的传说,可见,烦恼若善用也可入修行之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