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极境之威

祝琴说 逗跌 2057 2019.04.20 07:00

  寒冰峡谷之上,两人临风而立。那身着狐裘的白发男子,剑眉轻耸,目光如隼般洞穿风雪,似是要将对手吞噬。

  对面的乌发之人双掌轻合,淡笑道:“摩萨,百族强者早有共识,你实力已排在此域之首,此举又是何必?”

  说着,他双掌向两侧一展,一道无形之力于掌间轻舞,若非风雪于虚空展动不休,谁又能理解那无形之力浩瀚不绝却又能如此致密轻柔。

  摩萨无视了对方的举动,似乎对面那位即将出手之人本就在另一个时空,对其完全构不成威胁。他淡然道:“孤仞,你只需发下魂誓,万年之内,永不扰魔地,我便放你归去。”

  “原来是为了你的继承人铺路,我当然可以应下,但要我发下重誓,还需接我三掌。你已成破界之境,想来也不会拒绝。”

  “请!”摩萨身形未动,双目轻合,神识如电,这片天地顷刻间便映入其魂海之内。

  这方虚空瞬息归于平静,便在对方出手之时,他淡然道:“若此人被误伤,又当如何?”

  孤仞面色一滞,身后观战者面面相觑,有人低语道:“难道是地仙?”

  那人话音未落,孤仞对着摩萨眼前的虚空急呼:“鬼幻快走!”

  可是,晚了。

  摩萨身周的虚空顿时向外塌陷开来,闪念之间,方圆近百丈之内突现一处虚空黑渊。众人在虚空裂隙的爆鸣之中听到一声惨呼,随之,一具如破布般的躯体被丢了出来。

  孤仞伸手将那人接下,对摩萨气急败坏道:“够狠!若我不允,难道你摩萨会杀至梵城不成?!”

  摩萨平静道:“不错,若不想鬼域陷入浩劫,你便要留下誓言。此后,你我两族依然是盟友。”

  “你没变,还是那个手段狠辣不近人情的摩萨,让我的道心重陷囹圄,这是你早就计划好的?那……冥族又当如何?”

  “你想如何?”

  “你已是世间强者,力量平衡自不必理会,可你离开了呢?”见摩萨不语,孤仞又道:“我鬼族将会承诺更多。”

  “我摩萨最不怕也最厌恶的就是威胁!”塌陷的虚空似是被风雪修复如常,摩萨的身影再度显现。他继续道:“你鬼族若不违我三族当初定下的道誓之约,魔族只需万年,便可保天下安泰!至于冥族,那不是你该操心的事。”

  孤仞嘴巴动了动,竟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那——是现在?”他回望了一眼远处观战的人群。

  “在你认为能睡个好觉之前,别忘了把这事儿办了便好。”摩萨举头向虚空,愈加凌乱的雪花和身周隐现的虚空裂隙召示着他已失去耐心。

  孤仞震惊道:“你掌握了规则之力?”

  摩萨不置可否。

  “我这便发誓!”

  “何必那么麻烦?”摩萨冷哼一声,那声音以魂念引动,借助魂力推入虚空,如同一声炸雷令风雪倒卷而上。同时,一道规则之力施加在孤仞的身上,意欲将他拉至摩萨的所在。

  孤仞周身元力外放,方才止步。他神色复杂,继而无力道:“罢了,归族之后,我便发下天道重誓,你最好给个回应。”说完,提起雪地上昏迷不醒的黑衣人向西北横渡虚空而去。

  这一切都看在祝云的眼中,只在天地安静的那一刻,王上身周数百丈方圆连风雪都停滞了。他惊得说不出话来,而身边的宗石在风雪忽停的那一刻,如同气息被天地抽空了一般,窒息得满脸青紫,所有声音都像是消失了一般。若非王上及时控制法力范围,宗石早已晕死过去。

  祝云从未亲眼看到王上出手,这次虽说是个大好机会,可他还是没看到,但从法力震荡后宗石的反应来看,只要王上在,百族永不扰魔地是绝对可能的。

  神境力量太可怕,若有敌来犯,仅这呼吸之间,王上便可决定十万修士的生死,这也不过是他一个凡人的直觉。修行者呢?若他没猜错,刚刚那位想必就是鬼王孤仞了。

  一位真神境巅峰强者,在王上面前,竟然未曾出手便放弃了,可见王上已起了杀心。只是,这样真的好吗?再有那位敢于在王上面前隐身的偷袭者,敢对王上出手,想必是位地仙了,还未曾出手便受到重创。伤了地仙,无疑是毁了人家族群的根基。

  祝云暗自叫苦不迭:王上,您的威慑是否有点过了?您这哪里是威慑,这明明就是树敌,待您破界之后,这个烂摊子还不是要我们来收拾?可不能再这么下去喽。

  他头也没回,完全忘记了宗石在身边,面色悲苦,口中念念:“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王上啊,再如此下去,岂不是要将我魔族置于百族之外?到那时,莫说是老臣,就算是圣人也无法挽狂澜以即倒,老臣不知,在您心里,到底将神女置于何地?”

  声音虽小,宗石却听得一清二楚。他不明白老爷为何如此激动,但他知道,老爷现在很痛苦。

  王上动用了如同天谴一般的大手段,身为魔人本该跳脚喝彩才对,可老爷为何面现忧虑?

  无论他心里怎么想,宗默的交待他都不敢忘:家主便是家主,对宗氏来说,家主的吩咐没有对错,只有执行。任何一位宗氏族人,任何时候都要为主族抵御一切危难。

  因此,在祝云默念的那一瞬间,宗石便施展了自己的无境之境。天地没有一丝异动,他只能听到家主一个人的声音。那声音虽出自于凡人之口,但在这无境之中,却也震得他七窍发热,差点昏过去。

  对身边的一切,祝云无所觉。他暗想,了解圣人之学可令魔族步入东陆的大同世界,这样便不会受精灵抵制,也不受人族歧视。可对魔人来说,最值得依赖的仍然是力量,无止尽的追求力量才是魔族凌于百族之上的生存之本。

  或许,这才是王上此举的本意,魔族在王上的引领下虽雄踞百族之前,可玄魔上殿的数十位家主一直在王上的霸权之下忍辱偷生,能指望他们忠心不二地辅佐未来的神主吗?或许王上早就知道魔族这棵大树早就烂到了根子里,他已经失望至极,否则,也不会将魔族置于水火之中了。

  想至此处,祝云暗暗苦笑,对人族来说,此举极端又荒唐;而对魔族来说,将那些不作为的沉落者推至异族的阴影之中却不失为一条出路,同时,魔人也会对未来的神女拥有更高的期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