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神秘箱子

祝琴说 逗跌 3200 2019.06.22 07:00

  祝华樱正在试着打开那个箱子。可无论是拳头、斧头、甚至是修行者用的灵剑都无法伤其分毫,倒是手上被擦破了,在箱子上留下了一片血迹。忙活了半晌,累得她趴在箱子上喘息不止。他全然不知就在数十息之后,那片血迹隐入了箱子的铭纹之内。

  下人道:“三哥,不然……先歇会儿?”说着,递上一碗热茶。

  祝华樱伸手接过,就那么蹲在那儿喝起来。

  脚步声至,一中年人道:“一个姑娘家,坐没坐相、站没站相,成何体统?”

  华樱一听便知,是那个看她不顺眼的死老爹回来了。她动也没动,连头也没回,道:“我在干正经事儿。”

  “你若能办件正经事儿,这天都会晴了!哼——”祝云白了女儿一眼,向里走去。走了数步,他又停下,猛然转头望向那个箱子,眼睛瞪着,怔了半晌没说出一句话。

  华樱最烦老爹唠唠叨叨,就等着他赶紧离开,可老爹偏偏就不如她的意,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她的目光从老爹的脚向上瞄去,见老爹怔然不语,便问:“就是个香料箱子,有啥好看的!”

  “香料箱子?”

  “对,琴筠是这么说的。不过,想打开,不易。”

  “你个粘土脑袋,用这种箱子装香料,也就你个败家子才干得出来。”

  “你说,这有啥特别?”

  祝云破天荒地半蹲下来,盯子箱子道:“我在王上的后殿中见过,真是太像了。是公主给你的?。”

  华樱想如实相告,可她最近惹的事也不少,哪一件传到老爹耳朵里,她都没好日子过。于是,她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没言语。

  “那就是了,这个就该是那个。可为何她要交给你?”

  “她只说让我帮她保管。”见下人在祝云身后一吐舌头,祝华樱瞪了他一点,下人一缩脖子将身子转了过去,留给祝华樱一个背景,可他忘了,如此一来,正巧自己的屁股对着老爷。

  祝云头也没抬,对那下人道:“看来,这府上该换个管家了。”

  那下人立即转过身来,躬身道:“老爷,要换你就换我,反正在这个家里,我怎么做都不对,站直了吧,老爷说下人就该有个下人的样子;站得不直吧,三爷又说我活得没人样儿。老爷不如把我卖给对面儿那户,那样将来家里有事儿,我过来照应也能便宜些。”

  祝云皱眉道:“我不过是想换个管家,你怎么说这么多话?你是管家吗?”

  下人连忙摇头。

  “不是,你插的什么嘴?”

  “小的只是觉着活得太憋屈了,本来想着卖身祝府就是为了老爷崇圣的名望,可谁料想,院里还有位三爷。一位是老爷,一位是三爷,我哪个也不敢得罪呀?”

  祝云直身而起,转身对那下人道:“原来是慕名而来,既然如此,我又怎能轻慢了你?从今往后,你就是小管家。”

  “顶撞了老爷一句,便升至管家。让小的情何以堪?老爷,小的虽然不才,但也不足以担当祝府的管家啊。”

  “还算有自知之明,你是最晚来的?”

  下人点头。

  “人自知,不易。以管家之职督促你学学规矩,言行举止,总要彰显我大家气象。”

  “大家气象,有老爷和三爷就足够了,小的只是个管家……”

  祝云不耐烦道:“你只是小管家,和管家还有些差距。看来,你离自知也是有些差距的。知道,想当好祝氏的管家需要读什么书吗?”

  “圣人七卷,礼卷需背知、守二章;策卷需背察、观二章;道卷需背律、悟三章;雅卷需背曲、和二章;凡卷需背诚、性二章;无卷需要背空、致二章。老爷知难行易,祝氏管家以知为先。知而后行,方知此易非彼易。”

  “此易如何?”

  “大不易。小的深知老爷才是天下至诚……”

  祝云打断道:“你还知道天下至诚?”

  下人点头道:“这都是沾了咱府上的荣耀,守章上说,唯天下至诚能尽其性,来府上那天,管家也说,府上规矩繁多,却极重人的本性。因此,小的才……”

  “你没错,听你说完,倒是我这个家主应该反思才是。既然你这新来的都能对答圣人卷,管家自然功不可没。你去转告管家,自今日起,祝府上下全部都是管家,从大到小,令他自行拟定便好。”

  下人搓了搓耳朵,再问:“老爷是说……从大到小?”

  “怎么,你还有何话说?”

  “小的明白,小的这便依老爷的意思通报大管家。”说着,转身而去,只是背景尽现落寞。

  祝华樱哈哈大笑起来。

  “笑什么?”祝云不悦道。

  “谁敢笑你,我笑的是堂堂的祝氏家主、公主亲师,心眼儿竟然这么小。”

  祝云意外道:“你能听得懂?”

  祝华樱止住笑,摇了摇头。

  “就知道你不懂,你若懂了,我也不用头疼推行圣人经卷的事儿。如今,便是在这玄魔城里,也没几个人能同咱府上的杂役相比。”

  祝华樱鄙夷道:“要是没那么多元石,你以为他们会来祝府当杂役?肚子都填不饱的人,你让他们静下心来读书?你那是想害死他们。”

  “胡说,知性而识本性,知本性,尽人性;尽人性,方得物本,物本不立,何以生财?”

  “得。老爷说得是,三爷我自愧不如。我靠拳头就够了,圣人卷在我眼中就是堆烂竹片,刮刮屁股还成。”

  敢在老爹面前自称三爷,莫说在这玄魔城里,便是整个魔族也找不出第二个了。这等不孝子就该生下来掐死才是,只是眼下,祝云便是有心也没那个力了。再说,三儿也不是那么不可救药,万一族中遇到危难,这个闯祸精也许就是那个护族狂魔。人才还是混蛋,终归是此一时彼一时罢了。

  祝云耐心道:“以后呢,终归要独挡一面的,有了需要你守护的人,行止还要端正些才是。”

  华樱怔了一下,她长这么大,这是老爹头回正眼瞧她,头回说这种话,虽说她听得浑身都是疙瘩,可还是觉得怎么听都不够。“还有呢?”

  祝云不解。“什么?”

  “再多说两句。”

  “说什么?”

  “圣人卷也成,就是想让你多说几句。”

  “圣人卷你又不懂,再说,我也不知怎么说你才能听得进去。”

  “怎么说都成,爹,我保证!这回你怎么说我都能好好听着!”

  祝云吓了一跳,三儿看似转了性,可这并非他惊惧的理由,他惊的是三儿又喊他爹了。祝云定了定神道:“三儿啊,你还是叫老不死吧,我已经习惯了。”见华樱面现不解,他又道:“不知怎么着,你一喊老不死,我这心气儿就足,就像是真就能不死了。有那么一段儿,我还想着,万一你哪天不叫了,是不是我就真要死了。”

  “胡说!”华樱气道:“有你这么咒自己的吗?一点儿当爹的样子都没有。我保证,以后还是叫爹好。不过你呢,老大不小的了,总得有个爹的样子,老在外人面前叫我三儿,好听吗?”

  “不喜欢吗?”

  “算了爹,反正我习惯了,总比叫你老不死听着舒服。”

  “你还是叫老不死吧。”

  祝华樱摇头。

  祝云苦涩道:“你不叫,谁还敢叫?人活一世,总要有人骂骂才好。”

  “这不是犯贱吗?”

  “崇圣虽说只是个名号,但终日以圣人言行所束,难免为其所累。想我族史上的那些泽被后世的人物,无不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想要魔族崛起,还得靠你和琴筠这样的人。而圣人之学在乱世时一无所用,因此,我也从没逼迫你进族学,反倒是秋圣人言语之间让你明白了很多道理。”

  “圣人娘知道我爱听故事,她也只会说故事,不像你,张口闭口圣人言,你又不是真的圣人,连自己都活得窝里窝囊的,会说圣人言有什么用。”

  祝云心道,活了近两百岁了,还不如一个孩子通透。“道理是不错,可世间事哪有一眼就能望到底的?看清了世事,才能真的了解圣人卷的精妙所在啊。还有,你的圣人娘和你想的可不同,她不只会说故事,还会写故事,甚至,她还能活出自己该有的样子。”

  “没见她写过啊?”

  祝云感慨道:“她是将自己当笔墨,将这天地当绢帛,用命在写啊。”

  华樱如坠云雾里,打断道:“管她在哪儿写,怎么写,我只想知道这破箱子怎么打开。”

  “为何要打开?”

  “废话,看看啊,你不想看看?”

  “若只是好奇,不如交给公主保管。只待有一日,她自然能解开。”

  “那怎么行,就算要交给琴筠,我也要先看看,万一这箱子有危险怎么办?再说,她也想看看。”

  祝云面色一松。道:“原来如此。”说着,他俯身在箱子上拍了拍,道:“这是公主对你的信任,好生珍惜。”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华樱,便起身向后院而来。

  祝云心中喜悦,失去的箱子终于失而复得。事实上,他也不知那箱子里装的究竟为何物。

  一次王上归族,亲手交给他这个箱子,让他看管好,可不知怎的,箱子竟无故失踪了。那时他信心满满,想这魔地之内,还有他祝云找不到的东西?所以,至今王上也不知箱子失窃一事。可事实是,几十年过去了,箱子还真就没找到。如今倒好,箱子现身了,还落到了公主手中。难道是……王上拿走的?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