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看望亲师

祝琴说 逗跌 2410 2019.06.08 07:00

  话说祝府之中。

  老爷祝云自殿中归来,竟一失足跌了一跤,摔在了门外人事不醒。

  大女儿祝华芳传唤了太医过来,那名走起路来颤颤巍巍,似在与死亡抗争的老太医,当着蓬若夫人的面,将祝云在榻上翻来覆去的从头到脚查了个仔细,完全顾不得下人私下里对他行动迟缓地抱怨,又极其认真地掐着祝云的手腕,闭着眼睛琢磨了约莫半个时辰,搞得众人起初以为他在打盹,后来又说他已睡熟,甚至打了几个呼噜、还嘟哝了几句听不清是什么的梦话。

  醒来之后,只是吊着嗓子丢下一句:“睡……得正香。”也不知他说的是祝云还是他自己。说完,便提上箱子笨笨磕磕地出了门去。

  众下人将刚刚对笨太医的怨言吞回肚子,望着那太医的背影,脸上浮出一抹喜色,似是刚刚那无礼之言都是从屁股发出的,和这张嘴半个铜板的关系也没有。

  正在此时,一个小小身影自风雪之中匆匆赶来,众人定睛一瞧,不是琴筠又是何人?老爷身为琴筠的亲师,尊贵如公主每次亲临祝府,却也从未失过礼数,这令府中上下倍感荣光。

  “拜见公主。”众人躬身行礼。

  “免礼,以后都要免礼。谁敢不听吩咐,小心我治你们的罪!”琴筠故作严厉道。

  一个小人儿竟装怒唬人,众下却不敢笑出来,否则,被管家看到,挨上一顿板子只怕就只有哭的份儿了。听到声音的蓬若夫人连忙从房中迎出来,来到廊前的台阶下揖身施礼道:“妾身见过公主。”自从言语冲撞王上之后,再见上殿时,她再不敢造次。

  琴筠同时躬身还了晚辈礼,道:“小娘可好?”

  蓬若满面笑意道:“好好好,一见公主什么都好了。对了,亲师正睡着。”

  “那我就在这儿等亲师醒来。”说着,提起裙襟便坐在了阶前,全然不顾身下新雪的寒凉。

  众人惊恐,一下人慌道:“这如何使得?”说着,便三两步冲到屋内捧来高凳,眼看着琴筠坐上去,方才恭敬地退至一旁,脸上却像望着自家子一般满是慈爱之色。

  公主来府上必有要事,蓬若夫人不敢打扰这对师徒,转身对众下人使了个眼色,令他们小心伺候,而后便往廊道尽头而去。

  琴筠转向众人道:“听说亲师跌倒了,我本还担心来着。看你们还能发笑,想必亲师无恙。谁与我来说说,究竟发生了何事?”

  有嘴快的下人连忙将原委一一道来,琴筠听他说完,转头看一眼身后的高屋道:“亲师为何总换地方,没有专门的休憩之处吗?”

  “有,当然有。只是老爷的家眷太多,前后算起来有一百多位。呃……”或许是觉着和公主讲这事还为时尚早,那下人忽然住了口。此时恰巧有一面相粗狂的下人端来一杯热茶,递到琴筠手中。而后,或许觉得这并非待客之道,似有不满的直起脖子朝屋中粗声大气地吼道:“公主来了——”

  “没规矩!”祝云的声音传来:“在公主面前言行无状,我这个亲师,怕是要做到头了。”

  “怎么会?亲师知道的,琴筠不喜规矩。”

  祝云忙道:“快请公主进来,风雪大,别冷着。”

  “亲师又忘了,琴筠本就是风雪,何来身在风雪中?”说着便起了身,举步入室来至榻前,未等下人伺候,顺手拉了锦凳坐下,关切道:“亲师可好些了?”

  “都是下人们大惊小怪,只是……”祝云向下人使了个眼色,见人退去便急迫道:“公主可听王上提过几可乱真的梦境?”

  琴筠摇头。

  “这便怪喽……”祝云陷入思索之中。

  琴筠满面惊奇道:“亲师进入了那样的梦境?”

  祝云点头道:“本来不相信,未料到在梦中遇见了宗默。”

  “少宗不是和商队去了人地……亲师,他说了什么?”

  “他和宗潜见了一面,奇怪的是,他像是一直清醒着,很了解自己的处境,所言所行却比他父亲谨慎许多。老夫反倒成了旁观者。我担心的是,若那梦境是他人左右,只怕会有大麻烦。”祝云面现愧色,摇头不止。

  “亲师不必忧心,琴筠会代亲师询问父王。”

  “公主啊——”祝云拉起琴筠的两只小手,将其手掌展开,似要将公主的掌纹刻于神魂之中。半晌祝云方才将琴筠的手放下,抬眼道:“公主可想坐上那个位置?”

  琴筠摇头。

  “本来呢,无论公主想或不想,那个位子也是公主的。既然你如此决定,也好。”祝云面色一松,神秘道:“如此一来,老夫便知如何去做了。”

  琴筠疑惑道:“亲师,真能让琴筠离开玄魔城?”只有华樱姐和她提过此事,可离开魔地,再见亲师就难了,与其说她向亲师讨主意,莫不如说他更想听亲师说说知心话。

  “宗氏在人地南境以商道纵横无忌,我祝氏的产业也遍布人地各大都城,若公主有意周游列国,老夫还是能办到的。”

  琴筠喜道:“幸亏亲师想得周全。”

  “不然怎么叫亲师呢。只是,公主离去后,老夫这颗心可就空喽。”说着,祝云面现伤感之色,“不知此生还能否见到公主。”

  “琴筠会偷着溜回来看亲师的。”

  “不可……”祝云心说,公主太小,有些事不能据实以告。若魔地生乱,那些对手们必会安排神境在人地监视琴筠的一举一动,若琴筠归族,他们必将在北境封阻。到那时莫说是一只苍蝇,便是连一道神识都无所遁形,更何况是个孩子。

  “哦?”琴筠不解。

  “老夫的意思是……”有些事此时说与琴筠还为时尚早,于是祝云道:“商队每年都要死上几十上百号人,祝氏因此也付出了大代价,仅是安家费便是笔不小的数目,最终还不是要加到货物上面?否则,若让金石司支付,每年的人财物损耗加在一起便大得惊人,于魔地而言,真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当然,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那些失性者,总能做出些出人意料之事,若遇到总是不妙。”

  “喔……这些事,亲师以前从未提及。”琴筠以为不该让亲师想起伤心事,她不知该说些什么,低头沉默片刻,又低声道:“琴筠何时启程?”

  祝云伸手止住琴筠,正色道:“此事不可对任何人提及,公主定要记住,是任何人。”

  见琴筠点头,祝云又思索道:“离去之日嘛……便定在王上破界之后,待百族强者离去,老夫会令魔龙军伪装成商队,你便随军一路直达北境天瀑。公主要知道,在破界前,魔地各路关卡已全部封锁,只进不出。王上破界之后,那些关卡只怕会更加坚固,公主但可放心,有魔龙军在,一切可解。”

  “琴筠知道,有华扬哥哥在,那些失性魔人不足为惧。”琴筠回应虽快,心里却打起小鼓。依亲师的意思,要再等三个月,可华樱姐说得也没错,若有人故意生乱,到时想走就难了。城中各家族的眼线众多,华樱姐能有什么好办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