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五祖齐动

祝琴说 逗跌 2110 2019.07.09 07:00

  圣地乱了,所有人目光都投向了无风山。无风山上,五峰老祖齐聚。

  “任心,即便你万般不愿,今日也要醒来!”一声怒吼直惊得山林之中鸟兽四散奔逃。也惊到了无风山各处的弟子,未到十息,所有人尽皆聚于道殿门外。

  望海宗门一十三位峰主也应声而至,齐聚平台之下。他们要看看,面对五大老祖的责难,没了任心的庇护,那些弟子该如何应对。

  “云虹见过顾直前辈!”云虹看着对面那青脸大汉道。

  五位老祖向四处扫视,目现杀意者有之,无奈者有之,失望者有之,却未有一人理会云虹。

  云虹顺着众老祖的目光回望了一眼身后众人,诧异道:“别离呢?”

  苏荷向前一步,低声道:“他昨晚和宗前辈闹腾到后半夜,应该……没回来。”

  云虹心下一沉,暗道不妙。“我不是让你看住别离吗?”师父有交待,无论如何也要看住华年,未得师父允许,华年不能踏出水牢半步。

  在无风山,能自由进出水牢的只有别离一人。如今别离不见人,宗前辈失去踪迹,她猜测应是华年闯过了山门,否则,五位老祖绝不会同时现身于此。

  “叫任心出来相见!”一青脸大汉对云虹喝道。

  元极向前一步,深施一礼,淡然回道:“家师正在闭关,曾吩咐弟子,天若没塌便不得惊扰。”

  那大汉怒道:“这天,已经塌了!这儿还轮不到你来答话!”

  元极似是不觉,诧异地望了望天,提醒道:“老祖,这天不是好好的?”

  那大汉眉间一凝,只冷哼了一声,众人便见元极后退了半步,仅半步,元石脚下的青石已然开裂。

  刹那间,元极有如置身于无形坚壁之中,双肩之上突现一道无形之力,竟压得他额上青筋突起,不仅无法脱身,竟连话也说不得。

  无风门众弟子眼见元极师父受制,心下焦急,立时便有数人挺身而出。可不知为何,他们刚刚迈出两步,便撤身而回了。元极心中一苦,心里诅咒秦铮小心眼、势利眼、走路脚上长鸡眼,定然是不过是昨日赌输了十几两银子,今日便算计于他。可便是想骂,却连嘴也张不得。

  便在他无力抵挡之时,忽觉身后另一道晶壁突现,只听得咔嚓一声,束缚顿时消失。他方才发现,身后一人,身材伟岸,神情淡然,举手投足间有若一柄无锋之刃,质朴无华,却可纳天地之力于一身,俨然一副神圣气象。

  无风山顶,顿时鸦雀无声。五位老祖面面相觑,面现疑惑之色。

  一身材奇矮的老祖低声道:“怎么会?谭悟师兄,此等气息……”

  谭悟摸了摸光脑袋道:“不在你我之下。难道明庭师弟要试他身手?”

  明庭老祖不住地摇头道:“不不不,单打独斗,不是我的风格,我和你不同,我又不是君子。你来,下黑手的事儿包在我身上。”

  谭悟摸了摸光光的肚皮,笑道:“我也不是君子,可也做不出那等不要面皮之事。”

  “你……面皮是什么?”

  “面皮?面皮自然是脸面的皮。不过,你别想了,面皮这东西金贵得紧,你是没有的。”

  正当两位老祖斗嘴之时,元极惊呼:“是……风师兄!”风师兄已闭关数十年,为了无风门的威名,他竟然提前出关了?“风师兄,你可还认得我?你出关了,师父也……”

  施于风伸手止住元极,道:“区区小事,还轮不到师父出手?师弟一旁观战便好。”

  便在青脸大汉再度出手,而施于风接应不及之时,不得已,云虹举掌相迎。于此同时,施于抖动袍袖,一道元力透过云虹便向大汉反击而回。

  与此同时,明庭也适时出手,一道元力攻来却是直取云虹下盘,若施于风来抵挡,必会弃了云虹,云虹必受重创。这也算是给无风弟子一个教训了;可他若是继续如此抵挡,云虹的力量虽被束缚其中,自保却是无虞,可他却是要以一敌二了,后果,将不堪设想。

  事情如明庭所料,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当两道力量相撞之时,山顶之上的天地之气似已被抽空了,平台之外的各峰峰主隐隐有些喘息不畅。

  眨眼间,便在无风弟子惊惧之间、在观战者的注视之下,三道元力对撞产生的冲击如同天降巨殒,一道连接天地的元力风暴骤然降临,令数百丈之外的草木尽皆折伏。当元力风暴消失之时,平台之外已是混乱不堪,哀嚎声不绝于耳。但凡未及神境的诸峰弟子,尽被掀翻于地。

  一时间,骨断筋者有之、口吐鲜血者有之、昏迷不醒者有之、道袍破烂不堪者不可计数,便是各峰峰主的面色也极其难看。无人再持观望之心,尽皆指挥轻伤的弟子收拾局面。

  观战受了池鱼之灾,莫说他们实力无法上得如此台面,便是眼光也打了折扣。忙乱之时,众人向平台之上偷看一眼,双方似乎都并无大碍。如此法力对冲,双方也仅是后退一步而已。

  施于风不再理会众老祖,折身回到无风弟子所在,刚刚那一击,便是他使出混身解数,众多同门也未能幸免。一番问询,才知道也仅有十数外门弟子受了重伤,幸好并无性命之忧,他才放下心来。对他来说,接骨疗伤才是正经事。那些待人接物之事,还是交给云虹好些。

  云虹道:“丹行仙师若想代师父教训师弟,出手也未免重了些!”这一掌倒是接下了,那虚空之力的反噬却搅得她五内俱焚,话音未落却已立身不稳,一口鲜血夺口而出。正待此时,那丹行老祖再度扑向毫无防备的风师兄,云虹急呼:“刃师弟——”

  她话音未落,便见丹行老祖的那只抬起的手变了颜色,一道暗绿的幽影裹覆于其手掌之上。眨眼间,暗绿幽影便已攀爬至其颈间。

  众人错愕之时,丹行老祖的全身皆被暗绿所覆,青脸也变成了绿脸,隐隐的有无数绒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其皮肤之中生出来。三师父刃鸣自人群内举步而出,正色道:“刃鸣得罪了!”说着,便要再度出手。

  “竖子尔敢!”丹行老祖怒吼着,却已动弹不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