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天绝之死

祝琴说 逗跌 2326 2019.05.19 07:00

  煦临的亲子?他宗默有好多个儿子,他都记不住他们长成什么样子,至于煦临嘛,他倒是有妻十几位,他还真想不出是哪位妻子所生。“待我归族,定要向族长禀报此事,一定对那莽子严加惩戒。”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此事实在太尴尬了。

  海平生笑道:“凡人欠寿,也不知那后生是否在世,便是活着也是几十岁的人了,大可不必因此事伤了我等的道心。再说,少年人不争强斗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如此看来,倒是我海平氏落了下乘。”说着,便哈哈大笑起来。

  海平生说得在理,可在宗默听来却异常刺耳。也许是年岁大了,也许是因为人家死了人,自己就得给人家留些面子,否则,两人之争必导致家族纷争,这是他不喜见到的。如此,他也只得苦笑作罢。

  见宗默面现尬色,海平生对燕别离道:“看来无风门终于要下神坛、食烟火了!呃,你刚刚倒是提醒了我,我也得去西城办事,不如同行如何?”

  “好好好,能与海平兄论道,也算是平生快事!”

  宗默不解,人家海平生是修行者,你一个凡人和人家论的哪门子道?简直就是浪费时间。不过,燕别离这脸皮厚的本事,倒是令他感叹莫名。令宗默错愕的是,那海平生走上前,在燕别离头上拍了一下,佯怒道:“行了,别装了。如果行走世间的大侠都象你这般啰嗦,说不定都死几回了。”

  燕别离也松了一口气,在海平生的肋骨上捣了一拳道:“你以为我愿意?你要体量我,装深沉挺累的。可我也没办法,山上那几位师父,他们不但不会装,也没人见过大侠讲话的样子。可我见过啊,虽说那位刚一出道就死了,但死之前那气势足啊!我不学他怎么自杀的,但学学他讲话的气势总可以吧?你看……”

  燕别离左右看了二人一眼,双脚一分与肩同宽,取了软剑环抱于怀,挺胸收颈,声音嘶哑道:“我名天绝!来自星殒圣地!师从长信天师!修习凌颈剑法,可于一息间斩敌于剑下,素闻望海圣地武学渊源颇深!今日特来领教一二!望,不吝赐教!”而后,燕别离双手持剑,向身后一摆。那细剑竟直袭他的脑后,二人吓了一跳。就在那剑抵于脑后之时,他的手停了,一根断发悄然而落。

  海平生探手将那发丝接住,笑道:“这便是那剑侠天绝的死法?”

  燕别离点头。

  “那你师父当时问他是怎么死的,你为何不说。”

  “人家是大侠,总要为大侠留点颜面吧?我说人家只是摆了个姿势,没摆好,把自己给摆死了,这合适吗?”

  海平生感叹道:“的确不合适。”

  宗默叹道:“这也算英雄惜英雄啊。”

  燕别离怒目而视,气道:“当然不一样,他是假英雄,我要做真英雄!”

  宗默道:“真英雄的气势都是装出来的?”

  燕别离辩解道:“我这不是还没出山吗?就和我的功夫一样,哪门功法不得慢慢修习?这气势也得慢慢来,难道……”燕别离泄气道:“我不是在进步嘛。”

  宗默道:“你没错,错的是你遇到了那位武者。人这一生,要追求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你不该遇到他,你该遇到一个真英雄,真英雄是惜死的,至少不会白白死掉。”

  “前辈说的不错。别离,还是保持本色吧。其实,在海平兄眼中,你早已是天下无二的真英雄!”

  “那不行啊,我什么都没做,就成了英雄,会让我迷茫的。盲目行走世间,就算不像天绝那样,说不准也是别的死法儿。”

  海平生正色道:“你能这么想,说明他死的就挺值。”

  宗默补充道:“不错,有人活一辈子才会明白,一生所遇的那些人,不过都是对手而已,真正敌人只有自己。”

  燕别离收剑道:“天绝要是听到你们说这番风凉话儿,一定会记得活过来。”

  海平生无奈道:“他也是个可怜人,你比我幸运,你见过活着的他。”

  宗默于身侧瞟了眼海平生,刚刚这句话,倒有了点儿不惑之惑的味道。这样的海平生绝非燕别离所能理解,更别指望他能说出来。单看海平生的眼神,说他是真神也不为过。毕竟,王上他见过、任心他也见过,此人似是历经了重重磨难。至于无法进境嘛,他倒是听秋圣人布道时提过一句:高境界者之所以破境艰难,往往是因为他们存了入世之心。

  此时南城已然在望,点点灯光亮起,提醒着宗默,一天又要过去了,所谓时日无多,往往是对生的眷恋。不知从何时起,他便开始数着日子过了,每次日暮十分,他想到的都是少爷,希望明日能见到他,希望能活到陪他回到魔地的一天。

  燕别离问:“海平兄,这么晚到西城所为何事?”

  “找一位凡人故交,他托我办事,总要给个交待。”海平生疑惑道:“说起来,此事和你师父有关。”

  “我师父?”燕别离不解道。

  宗默诧异的看了眼海平生,他的脸隐在燕别离身侧,海平生自是无法察觉。宗默突然想起了荆北风,他承诺说要帮自己的忙,且不知是不是同一件事。

  “是你师父的卷宗,受人之托,让我帮着带出来,说是只让人家看一眼就给一块紫浮屠。你说,这样的好事我该不该帮忙?”

  宗默终于松了口气,可是,刚松的那口气又紧了回去,他不知此人带来了什么样的消息。

  “究竟是什么人?”

  “还能是什么人?你想想,能拿得出紫浮屠的人,那一定是非常人,非常人便要非常对待。”

  燕别离和宗默对视一眼,发现宗默没什么反应,便问:“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最好能见上一面,见不到也没什么,卷宗就在我身上,师父交待,对方看过后便带回来。”

  “那可是我师父的卷宗啊,海平兄真要这么做吗?你让我为难了。”

  宗默的心上上下下几个来回,真想说那就是我要看的,可人家还要带回去,这种符文书卷能否毁掉,他也不知,当然,想要悄无声息地带离圣地,也难,万一出山门时触发了大阵,便更加不妙。

  “那你还要强抢不成,虽说我并非是你的对手,但若真正动起手来,胜负还未可知。”

  “那我能否先看一眼,至少你让我这个做弟子的心里有个数儿吧?”

  “真要看?”

  燕别离点头。

  接下来,宗默有了喘息不畅之感。海平生就那么在怀中取出了一份卷宗丢给了燕别离。只是,就在那卷宗刚刚脱手之际,一道黑影凭空现身,第三只手的加入令那宗卷瞬间便消失了,同时消失的还有一道黑影。

  海平生大怒道:“什么人?不报出名来,我便引动阵意诛杀于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