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六章 传说人物

祝琴说 逗跌 2179 2019.06.27 07:00

  多少年了,自从钱瑾未入祭司营而被封了神巫婆婆的名号起,她便不能随意在城内随意走动。唯一可以活动的范围只有内城。祭司营有令,神巫婆婆若走出内城一步,将迎来灭顶之刑。即便如此,她还是走出去了,不但走出去了,她的脚步还遍布了北境。

  这世上没有一个女人比钱瑾更惜命,即便当初祭司营对她百般侮辱,她都忍了下来,她想成为神巫婆婆,哪怕是孤苦一生也情愿。若这世上果真有人执念深重,那非她莫属,至少,宗盐这么觉得。

  当初的一幕忽现于宗盐的脑海。

  十里长街之上,钱瑾被人群拥簇着,无数污秽之物向她飞去,她默默地承受着,勉力抬起孱弱的脖子,抿嘴笑着,笑得很诡异,她似乎已将祭司营的那些可笑嘴脸看穿了,那笑容的背后有怜惜、有悲悯。

  那天他也在人群之中,却并未上前参与羞辱。老婆递来一个篮子兴奋道:“姐姐要做神巫婆婆了,这是高兴事儿,呃……夫君这是怎么了?”

  他怎么了?他不理解,他不理解那些人的盲目,他相信很多人连钱瑾是谁都不得而知,那些污秽之物丢到那个弱女子身上,除了能带来莫名的兴奋之外,应该就只剩下空虚了。谁知道呢,也许正因空虚,他们才会那么做。于是,心底的不解渐渐化为反感。可他不能反感老婆,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既是自作,便要自受。

  令宗盐没想到的是,钱瑾成了神巫婆婆,最兴奋的人居然是老婆钱芳。她无法将自己的姐姐钱瑾从夫君心里抹除,暗自忍受了近十年。如今,姐姐做了神巫婆婆,就算夫君过去那些年没死心,自此以后,他也不敢再有非分之想。

  玷污神巫婆婆,那是要被拉去祭司营绞死的,连祭坛都不用登,怎么死的没人会知道,祭司营就是这么处理男人的。要是那样,毁掉的就不是夫君一个,而是两个,姐姐也得死。

  宗盐想,也许,在老婆心里,他这个夫君只有两条路可走,和她耗上一辈子,哪怕他郁结难消、哪怕撕心裂肺、哪怕相顾无言,她都不会放了他。否则,他只能死。

  宗盐望着篮中的烂菜叶,不解道:“你拿这个做什么?”

  “丢姐姐啊,这样是对神的尊重。”钱芳煞有介事的说。

  “……”宗盐不解。但祭司营贴出的告示上说,神巫婆婆神通广大,通晓神意。其言行可令他人命运生变。羞辱神巫婆婆,便是对神的尊重。可在宗盐看来,那不过是祭司营的一个借口。魔地陷入阴寒,哪还有神意降临。

  于是,他只能眼看着夫人钱芳也卷入了羞辱神巫的人流之中。

  人性真是奇怪,前一刻还在羞辱神巫,下一刻人群便都挤在晴月斋的门前。宗盐觉着,这世上最无私最大度的人非神巫婆婆莫属。

  “神巫婆婆,求您赐福于我,让我生个男娃娃吧!”

  钱瑾抚胸,再将手放在那孕妇隆起的肚皮上,口中念念有词,没人听得清她在念叨什么。头上的污秽之物滑下来落于掌间,她伸手向前一递,孕妇惊得连连闪避,唯恐被神巫婆婆手上的秽物沾染。

  钱瑾笑道:“你看,机缘便在眼前,你这一退,生男孩儿,便只能等下一胎了。”

  “一定?神巫婆婆,我都生了十三个女娃娃了。”

  “一定。”

  另一个抢道:“神巫婆婆,祭司营的婆婆说,我的小孙儿得的是不治之症。求您赐福于他吧!”

  钱瑾看了眼那中年人,眉头皱了皱,而后眼望虚空,瞳孔一缩便消失了,留给世人一双大的白眼。

  那人惊慌失措倒退了出去,直将后面数人挤得东倒西歪。只听得神巫婆婆凛然道:“你可知欺我之人是何下场?”

  那人吓得口不能言。只听得神巫婆婆道:“祭司营既然划了禁地,那就让这片禁地成为祭司营的诅咒之地吧。你是祭司营的人,祭司营里竟有男人?也罢,我这便赐福于你,你便可安然离去!”她的话还未说完,那人已消失在了人群里。

  见神巫婆婆不再翻白眼,众人再度拥上前来。远处一人坐在门板上高呼:“婆婆,我这双腿废了多年,求您让我站起来吧!”

  钱瑾苦笑道:“病苦如良药,凝魂筑道心。你还要去了这腿疾吗?”

  那人怔了片刻,眼神明亮道:“谢婆婆的指点!”说完,在众人错愕之间,重新躺在门板上被人抬着匆匆离去。

  “神巫婆婆,我想入玄魔殿,考了三年而不中,求您指点!”

  “你志在名利,你只需努力追寻便可。既然你问,我只能答,名利幻影庸人逐。你非庸人,何必自扰?”

  宗盐深知玄魔殿的根基早已腐朽不堪。王上不问政事,一应事宜都交由祝云去办,可玄魔殿为魔族重地,其中涉及各家利益,为祝氏一族长远思虑,祝云虽为三殿之首、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贵为神女亲师,可也不便多言。

  “神巫婆婆,家父在玄魔殿任职,前些日子被殿主下令因为一桩小事无端打死……”

  “你该去问玄魔殿。”

  “婆婆是说,让强盗捉强盗吗?”

  “不然,又如何?”

  “既然如此,我又何苦向婆婆讨主意呢。”

  “我只是神巫,言行与寿命相系。”钱瑾无奈:“若你执意要问,我送你一言,深入极南域,去寒冰王座,再或者,去人地吧。你身在魔地,便要接受这种不公。困扰之时,需记得凡事莫强求。”

  “……”那人无力道:“谢婆婆指点。”说完,便落寞而去。

  ……

  神巫婆婆钱瑾就如同一个传说人物出现在了玄魔城中,无人得知她的能力从何而来。自那以后,无人再敢对她动毁伤的念头。

  当日,那个祭司营的男子莫名其妙地死在了祭司营的黑门之外;要生男娃的女子后来也如了愿,第十五胎竟真是个男娃娃……可以说,这么些年,神巫婆婆的祝福如同神迹再临,对失去了族神护佑的魔人来说,神巫婆婆无疑便是人间之神。虽被禁锢,却如同神像一般,信奉者无数,却又不得不敬而远之。

  听说,后来还有极南域的人顶着雪原来到玄魔城,请她卜算并接受了她的祝福。而他宗盐因为忙于族中事务,对她的了解也只能通过一些谣传,后来在人地所听到的只能算是传说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