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祝琴说

逗跌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7.02.22上架
  • 25.01

    连载(字)

195位书友共同开启《祝琴说》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伺茗师太 见习风中歌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圣地往事

祝琴说 逗跌 2104 2019.04.14 17:10

  当年,各小宗门无视望海宗之邀,将挑衅谩骂尽皆隔于山门之外。望海宗主无奈,只得令弟子发战贴且再立生死誓,以迫使各宗门就范。

  战贴是个玄妙物件儿,其上布满神意符纹,符纹暗藏道誓之威,由此可见望海宗主一统天下宗门的决心。若弟子邀战未成将受道誓之谴,轻则重伤,重则遭天谴雷劈,不死也得扒层皮。

  如此状况下,谁又敢不接?你若不接便是和人家过不去,再不应便是将人家往死路上逼。众小宗门接了战贴,便算受了生死誓约,再装聋作哑就说不过去了。无论怎样,赌斗双方死伤不论,仅这一条足以令宗门便是拼命也要守住身为修行者的尊严。

  此时再拒绝,即便不惧道誓,也会引发宗门之战。真是无争世心,奈何逢得争事人,想安安静静修行,连老天也不帮你。

  若战,诸多宗门集于一处殊死一搏,自不会落入下乘,可人心难测。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彼时正值人修论道之际,人修道论时隔三十三载,对修行者来说,算是莫大的机缘。正当各宗主进退两难,一位无风门的女弟子挺身而出,为了大义深入望海宗门登圣峰,亲自与望海老祖当面交涉,誓要达成合宗之事,如此一来,可保各宗不必因无畏争斗而受损。

  更何况,各宗虽小,可那些主事者却深知,身为丞天属境的修行宗门,危难之时当以大局为重,这算是自天演之战后,无数先祖圣贤所留下的训戒之一,也是公开的秘密。

  那个毛遂自荐的无风门女弟子便是任心。因其师承异常神秘,于是便引来有心人猜测,当年合宗一事极可能是望海山庄使出的伎俩。

  圣地拥千里山脉,绵延如龙,若五峰为龙首,那居于五峰之下的无风山,无疑便是龙目。事实上,任心的身份也并非弟子,而是后来人所共知的无风门主。

  诸多猜测举不胜举,虽未成事实,却从未止息,在那之后的数百年里,也没人说出个所以然。

  总之,是无风山促成了合宗之事。是非成败,众说纷纭,但合宗之后令望海宗门跻身于世间三大圣地之首的事实,证明了无风山主与望海宗主确有先见之明。

  这种情境下,再来猜忌似有不妥。便是如此,五峰之上的众老祖也从未难为那些质疑者。

  宗默以为,也许众老祖早已心知肚明,那些猜测多源于有意脱离圣地的小门小派,他们拥有着神境传承,不甘心在圣地这口锅里分粥喝。

  可是,几百年前定下的合宗之事,又岂是几个异心人想拆就能拆得了的?面对极境真神的压制,他们也只得图谋长远。于是,在宗门事务中安插本门弟子、在圣地之外做些苟且之事、与敌国达成私密约定,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事可谓林林总总层出不穷。

  当然,那些弟子也无视戒律堂管束,戒律堂弟子虽出自五峰,可若无主峰授意,谁敢真对这些人下手?如此一来,那些弟子便更加肆意妄为了。

  宗默心知,若论其中短长,该归于圣地过于庞大,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反倒是如无风山那等茶浮于水、人浮于世的作派,很得圣地老祖的欢心。

  就算当年,初登无风山时,他偶然听到任心训导弟子时,也不过就是一句:“身为修行者本该关注修行事,心无外物方可平和心境,稳固道心。没了好心境,何谈领悟道法之玄、规则之妙?以领悟力追求境界突破,从而得到终极力量,这才是我无风山弟子该做的事。”

  宗默摇了摇头,心中一叹,也许如今的任心前辈想不沉默都不成了。那守门人不是说她已经睡死了么?想想人这一辈子,什么死法儿都有,可最令他向往的,还真就是眼一闭不睁,这辈子就这么过去了,多好。

  进入外城,宗默立时被汹涌不绝的各色生灵吓了一跳,上次他走的是西外城,西外城是凡人居所以及望海宗门处理凡务之所在。

  这次宗默走的却是东外城,他早知道这东外城有处昼夜无休的集市,名为山海集,此处有来自百族的生灵,且云集了天域诸地的特产。

  当然,能被修行者看上的东西,不是名贵非常便属天材地宝,这种生意决非宗氏所能染指。

  数十年前,他本想借助山海集将宗氏的生意做到圣地来,奈何此处是修行者的地盘儿,就算他能将宗氏的屁股挤进来,宗氏也拿不出人家中意的物件儿。

  凡修两重天,凡人压根儿就入不了人家的眼,无论身份、声望,还是力量,凡人都无法与修行者相提并论,想进入修行界,何其难。

  正因如此,他只能寻个自我安慰。心说,这样的地方和玄魔城比起来,只是地方大了点儿、弟子多了点儿罢了。所以他只顾一路向北,穿过山海集时顺便换了几件稀奇玩意儿,那些物件上符纹隐动,令他爱不释手。

  正欲离开时,目光掠过一扇低矮的店门,却被来自店内的一道符纹流光所吸引,不知为何,他竟鬼使神差地走了进去。

  店主是个袒胸露腹的胖子,或许是人到中年还境无所成,手捧一卷《人间道》,正倒于椅中读得忘乎所以。

  听见脚步声,他抬起头来,暗自打量着宗默的背影,见他的目光掠过圣书道卷、无视了所有灵符法器,径直走到店铺的最里面,紧盯着壁龛之上的暗金香炉,目光专注得旁若无人,他不由问道:“老人家,不是本地人吧?”

  宗默转头,见店家已然起身,双手合抱似是腋下藏物,便知晓,这是位修行者。于是抱拳还礼道:“店家好眼力!”

  那店主回道:“老人家才是好眼力啊!”说完哈哈大笑,又神秘道:“这可是本店的镇店之宝,老人家可常来山海集?”说话间,笑容和煦,令人倍感亲切。若非宗默清醒非常,还以为是见到了自家晚辈。

  宗默摇头。

  “也好,我便为您老说说。”胖子将书卷倒扣于桌案之上,得意道:“这缘宝斋里可都是上等货色。那些内门弟子可都是我这儿的常客,这枚香炉名为暗祈之碑,看起来小巧,若在修行者手中可抵一件圣器。它可视所吸收的元力多寡,可大可小。若在虚神手中,可化为一方朴拙碑石,碑之名便因此而来。至于暗祈嘛,先生可知愿力修行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