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与鬼夜行

祝琴说 逗跌 2237 2019.06.06 07:00

  月色之下,那些黑影有若幽深巨口,似要择人而噬。

  宗默打起精神紧随燕别离身后。他也不清楚这无风山上究竟有没有鬼。他身为魔人,对鬼自是没好脸色的,他从未怀疑,因为他压根就不相信。可就算不信,他的心里也不停地打鼓。若非想快些见到华年,说什么他也不会来触这个霉头,说到头,他还是信了。

  这世上最可怕的便是未知之物,鬼魂便是其一。若将见过鬼魂当作是一场机缘,那么,对多数凡人来说,见鬼,就如修行者的无境一般艰难,所不同的是,无境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而谈论鬼魂却令人避之不及。

  燕别离想壮个胆儿,回头道:“前辈那么深的道行,走前边儿好点儿,晚辈胆小。”

  宗默面无表情的以下巴向前一指,却未言语。心说,谁知道那个任心在搞什么鬼,最让他心中不宁的是,任心没死还好说,若是没死透,以她那样的境界想伤他一个凡人老头子,还不是打个喷嚏瞪个眼的事儿?令燕别离在前,他有他的想法,燕别离虽非修行者,但身法了得,若燕别离消失了,他止步便可。

  燕别离神情一苦,住了脚,转身求饶:“前辈,您就放过小的吧。小的还真不敢大半夜去看师父。就算白天去后山,那也是有时有晌啊!”

  “你师父的魂儿,被鬼叫走了吗?”

  “真那样,我去了也不顶事儿啊。您想想,他是修行者,我就是个武把式。但凡一个小鬼招招手,我的小命儿就玩完了。您道行高深面慈心善,走在前面也能给晚辈添些底气,还能顺便辟辟邪气。您看……”

  “我实在不明白,鬼有何惧?你为何如此惧怕?你倒是给说个究竟。”

  “身为同族,前辈不惧那是必然,就算您看在晚辈修为低微的份儿上,就允许晚辈怕一回吧。”燕别离几近哀求:“前辈何必为难晚辈?您已经是鬼中的无上强者,近乎鬼王般的存在,礼应受万鬼膜拜。晚辈害怕,还不是存了敬畏之心?”

  “狡辩。”

  “绝不是。前辈您看,您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可我还活着。我还没活够呢,前辈不会是想让我也体验死的感觉吧,实话说,晚辈真不想。”

  “从未想过死?”

  燕别离摇头。

  “那就不要谈论死,死离你太远了。”

  “可晚辈现在觉着,死就在眼前,这才求前辈罩着。”

  “就算我罩着你,命中注定你该死,你能跑得掉?”

  “前辈是在点化晚辈吗?前辈的意思难道是让我想想死后的事?可我还没活明白呢,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死了,是不是不太好?没活明白,死也要死个明白,前辈您说我说的在不在理?”

  “没活明白,还想着死个明白……”宗默无奈道:“活着的时候没法想死后的事,可你真要死透了,一个死人又何必言死?死和你也没关系。我能告诉你的是,到那时候,你要明白最紧要的应该是如何做好一个鬼。”

  燕别离的头摇得象拨浪鼓:“不不不,晚辈从来没想过死,现在不想,以后也不会想。”

  “没人能长生不死。”

  “可人人都想长生。”

  “最终还是会死。”

  “前辈说的或许有道理,可是……”燕别离顿了一下,泄气道:“既然前辈这么喜欢谈死,您就说说吧,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现在最不喜欢谈死,你又这么怕死,咱还是聊聊怎么做鬼吧。”

  “晚辈不是怕死!”燕别离看了眼幽暗的四野,低声争辩道:“是——怕鬼。”

  “怕鬼。”宗默笑了笑道:“和怕死有何不同?”

  “当然不一样。”

  “如何不一样?”

  “说我怕死,那是在侮辱我!我可是未来行走天下济世救人的大侠,怎能贪生怕死?可就算是死了,死在对手手中,我也算死个明白不是?”

  “你怕死得糊涂。”

  “可不是?要真是被鬼莫名其妙搞死了,我的一世英名,岂不是毁了?”

  “你连山门都没出去,哪来的英名。你很在意声名?”

  “在意声名有错吗?”

  “人都死了,声名有何用?”

  “前辈没听过虽死犹生吗?呃——”燕别离疑惑问道:“难道前辈不记得生前事了?”

  “若是生不如死,生前事又何必挂怀?”

  燕别离忽然目绽精光:“看来前辈还记得,晚辈不知您生前都遭遇过什么,但晚辈却知道,您附身的这位前辈,他生前确实有在意的东西。那何止是挂怀啊,不过现在……”燕别离看着宗默的眼睛道:“他算是死不瞑目了。”

  “说说声名吧,那东西对你很重要吗?”

  “二师父说,师祖曾有训诫:人活一世,所积威名皆会化为道则,散于天地之间。只待后来者领悟其法则,大道可期。”

  “可她还是死了。”

  “还有,你附身的这位前辈,一生爱惜声名有如性命,你又怎么说?”

  “可他——还是会死。”

  “前辈放过他就好了,我不相信您会为难一个凡人,他真是凡人。我听说,修行者很重视躯体,您道行高深修为了得,何必难为一个老人家?”

  “在你眼中,他没用;在我眼中,他比你有用。”

  燕别离咕哝道:“看来,鬼的眼光也不怎么样。我燕别离的未来……有无限可能!”

  “也许一事无成。”

  “我是天赋低微,不能修行,可以后还会有燕小离,燕小小离、燕小小小离。四师父说,人族就是这么修行的。一代代传承,总有一代能领悟天地之道。只要我证明自己活过,就算是死了,也称不上一事无成。”

  “年纪虽轻,眼光倒算长远。活过的人多了,能证明自己活过的人太少,以死来证明自己活过,在我看来就是笑话。死了便是死了,即便你真能化身道则,对天地来说,微末就是微末。你该努力成为一个强者。”

  “然后呢?”

  “守护你在意的人。一个宗族、无强者庇护终究会没落。”

  “要是强者死了呢?”

  “强者的执念还在,总好过你口中的道则。”

  “看来,你们做鬼的也挺闹心的。整天想着争天下第一,和魔族倒有点儿像。”

  宗默闻言,只觉得喉咙发痒,想笑却忍住了。“你非魔人,自然不懂……鬼,你更不懂。你所说的一切,在我看来,只是徒增笑料罢了。”

  微风袭来,树影重重,燕别离缩了缩脖子。他心底有些发冷,不知那树影之中到底有什么。

  “其实,你不过是个凡人,怕鬼,不算丢人。”宗默安慰道。

  “谁说我怕鬼了?我们不是聊得挺好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