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冰雪领域

祝琴说 逗跌 2074 2019.05.05 07:55

  二人向下一面冰幕走来,边走边伸手轻触冰幕。

  原隐也学着琴筠的样子尝试靠近,就在触及坚冰那一刻,他的脑海之中忽然出现一片冰原。他心中一惊,这是……前一刻他所经历的那处奇异的空间,难道是天赋领域?这寒冰之力竟然无意中开启了他的天赋,今后他的路将变得不同。

  冰雪是他的领域,开阔、神秘、孤独,任谁步入独属于他的领域,结局都只能是死。他心情很低落,如此美景,为什么不能与人分享呢?

  对于强大,他有着不同的理解。他不需要那雪原无尽开阔、也不需要神秘,他希望谁都可以进入这片秘境,他怕孤独。他需要力量,更需要朋友。

  “琴筠?”原隐睁开眼,发现琴筠正望着他。原隐迟疑道:“我的血脉天赋,叫领域……被阴寒之力开启了。我想让你也看看,可是……你进不去。”

  “哦——太好了!”琴筠兴奋的催促道:“不能进去也没关系,你讲给我听,快快快!”

  “呃……很大,没有边际的冰面……全是风雪。”然后,他见琴筠的喜色像是冻在了脸上。

  半晌,琴筠问:“然后呢?”

  或许因为琴筠是王的女儿,也或许和她被父亲关在冰幕内的经历有关,总之,在不经意间,原隐在她的眼神中发现了一些复杂。那种复杂令他闭上了嘴,他本可以滔滔不绝一番,可是,他在琴筠眼中的那丝复杂中看到了冷漠。可他还是勉强回道:“没……没有然后了。”

  “算了,我们向前走,你再开启一个天赋,然后再讲给我听。”说完,琴筠继续向前走去。

  可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原隐再也没有开启过任何天赋。他喃喃自语:“看来,天赋就像月亮,只能有一个;为什么不像星星一样多呢?”

  琴筠思索道:“月亮、星星,至少你见过。”她拍了拍原隐的手臂,安慰道:“放心吧,你会再次见到月亮的。爹说过,有些种族天赋要提升境界才能开启。”见原隐面现不悦,她又兴奋道:“原隐哥哥,帮我将这些孩子都救走吧,接应的人在外面等着呢。”见原隐又面现疑惑之色,她又道:“毕竟,他们也要看看月亮、看看星星,不是吗。真羡慕你们,我在魔地,这些都看不到。”

  “有多少?”原隐注视着琴筠的双眼,期望在她的眼神中或是从她的声音中听到些他所不知道的东西,可他除了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一个更加成熟的灵魂之外,竟一无所得。

  “十八个……不,十七个,昨天又死了一个。”

  原隐没说话,伸手拂向冰幕。

  从他第一天被关在这里后,每天他都在数着来了多少孩子,从送饭的那个凡人那儿问出他们都属于哪个种族,摩萨说过,他要将百族的孩子各抓来一个。

  摩萨没有骗他,每个种族都被他刻在冰壁上,在原隐看来,每个名字都如同一种食物,每个孩子只是用来与冰魔交换的一种方式。失败了便被冰魔融合,象他一样的成功者,唯有琴筠。

  一共是三百七十七个孩子,也就是三百七十七个种族。他不知道百族中究竟有多少种族,只知活到今日的不过十七人,没错,他数得清清楚楚,可是……都快死绝了。

  那些孩子的年龄都不同,死法却大体相同,扑到冰幕上魂窒而死。死去的那些孩子,多半语言不通。有年龄小的,只因对其它种族的好奇,不小心便撞到了冰幕上;偏大些的孩子,因为没有交流,多半孩子都进入了纸境,长时间的感悟让自己进入了幻觉,对自己的能力缺少正确的判断,于是决定掌碎冰幕,结果因失算而死;有件事最令原隐印象深刻,有个孩子能听懂他说话,所以他决定帮帮他。那孩子三天没吃东西了,他劝他一定要吃饭,只有吃饱饭活下来才有力气从里面走出去。不料,那孩子听了他的话,大吃特吃,最后没能死在冰幕之下,却被撑死了。

  那日之后,原隐便缄口不言。他明白,一个深在牢笼的人是没资格谈什么拯救的。数日之后,依靠感悟阴寒之力却无所得,最终已近乎绝望的他,竟出乎意料地进入了人间境。

  到了人间境,他的视野便开始不同,他忽然觉得自己对摩萨的理解是那么盲目而肤浅,而今他依旧相信摩萨所言,却觉得摩萨并不需要理解,摩萨身为王者,是孤独的;身为神,他将自己的情感献祭给了自己的道,或许他的道本就无情。强大的冰魔之力所释放的阴寒之力过于可怕,连摩萨自己都无法应对,所以,为了他的族人,他的举动才变得激烈而又盲目。

  “再死一个,就够圆融之数,也许那才是真正的圆满。”原隐声音有些伤感。

  琴筠问:“死了怎么会圆满?”

  就在此时,两人的手掌已置于一面冰幕正中,冰幕并未如之前一般爆碎,而是化为一片冰尘,如同精灵般迅速向他扑来。原隐闪身躲避,可还是被击了个正着,冰尘没入了他的皮肤,他面现惊恐。不知怎的,现在他居然怕死了。也许,对他来说,自由活着才是最好的。片刻之后,他发觉神魂和身体并无不适。

  琴筠惊讶道:“原隐哥哥,它们选了你!”

  “……”

  “它们也是生灵,也失去了自由,被封在里面已经很久了。”

  “可我没感知到任何气息。”

  “他们本来是域外的生灵,后来被虚灵融合,保留了神念。嗯,爹爹是这么说的。他们也是融灵族,只是太弱小了。它们那么喜欢你,你就把它们都收了吧?”

  原隐点头。

  二人于峡谷两侧奔走,救下一个又一个孩子,原隐被动地接受着令其无所觉的冰尘,他的眼睛一刻也未离开琴筠,这是他第一次见她如此开心。

  忽然,原隐抬头,一朵云自峡谷上方飘落下来。他失落道:“琴筠,我要走了。”

  “去……哪里?”琴筠眼神慌乱道。

  “我要回到环形山了,就在大海的对岸,那里才是我的故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