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天魔血脉

祝琴说 逗跌 2219 2019.06.15 07:00

  高耸的石拱与山壁撑合得结结实实,两扇厚重的玄铁门随着燕别离的靠近而轰隆作响,仅仅是敞开一道缝隙,却也令整个无风山犹如地龙翻滚颤动不休。

  宗默恍然,难怪少爷无法自由出入,这铁门比城门还要高大厚重,若非燕别离可以打开机关,任谁也无能为力。这便是任心的手笔,百年前他绕着无风山走过不下三圈儿,却未发现有这道铁门。以物及人,这令他再度想起了任心。

  自见到任心那一刻,便是他已看透世事,威压骤然而来,他也难免紧张起来,心绷得将要爆裂,令他喘息不止,浑身也抖动不停。

  若非他一直告诫自己,这灵魂是华年的师父,他不会伤害自己。只怕眼下自己已经被那种阴森带到了黄泉路上了。只是,当任心怀疑他的时候,他反倒平静了。

  以前,他从未意识到他所坚守的力量有多强大,原来它能令一个凡人忘记生死不惧鬼神。如此一想,心里又平添几分快意。只是,那快意在他踏入洞府时便随着来自身后的哐当一声巨响而消散了。玄铁大门合上了,视野所及之处陷入昏暗之中,他的心也随之暗淡下来,还有一丝隐痛油然而生。

  难道少爷就呆在这阴潮之地?他拭去额上的水滴,听到周围传来更多的水滴之声,以声音的强弱他便听得出这是个幽深的岩洞,令他觉得整个无风山下都该是空的,想见到少爷,怕是要走上一阵子了。

  “前辈,随我来!”燕别离的声音在远处传来。

  宗默寻声而去,深一脚浅一脚,从起初的踏水之声,直到被水没了小腿,最后,连膝盖也给淹了。他疑惑道:“这是赶往何处?”

  “还用问……”燕别离一指身前一丈远,道:“水下。”

  “是……水牢?”

  “我也说不清这算什么地方,反正从师父被关进来,我才知道有这么个地方。休息一会儿吧,我得攒足力气才行。”说着,燕别离便坐了下来。

  宗默不解,水已没过他的小腿,这么站着都令他直打颤。这孩子就这么坐着不冷吗?

  燕别离并未作答,只是悄声道:“前辈还是休息一会儿吧,一会儿很耗体力的。这可是个好地方。”

  “好地方?”宗默适应了光线,就着头顶上方一处岩隙间透下的那抹天光,他注视着洞顶的乳石不断向下滴水,终年不见阳光也不通风,阴冷潮湿的,没觉得有什么好。可燕别离坐在冰水里象是很享受,竟然还打坐起来。宗默疑惑道:“你又不是修行者,打什么坐?”

  “谁说打坐的都是修行者,师父说过,这样可以静心。”

  宗默笑道:“你师父那是嫌你话多。”

  “胡说,师父可没你那么多心思。”

  宗默笑道:“他?华年小的时候可比我淘气,这么看来,他倒是比你更需要静心。”

  燕别离背一松,来了兴致:“来,前辈,说说我师父小时候的事儿。”

  “华年小时候——”宗默瞪了燕别离一眼道:“乱打听!知道了又如何?”

  “当然是……”燕别离眼珠一转道:“当然是加深对他的了解,你想啊,师徒如父子,我也就是想尽点儿孝心,一时摸不着脉。”

  “希望如此吧。”这对师徒就是这么个相处法儿,他也不作他想。

  “那——前辈和我师父是怎么认识的?”

  “这个嘛……”宗默的目光迷离起来,仿佛回到了当初:“在我魔族,宗氏到我这一代算是祝氏第七代家奴。也就是说,从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那时候就开始了。可我能了解的,也只有我爷爷、父亲和我这一代,以前的家史记载并不全。听我爷爷说,他记事起,他们祖上也是祝氏的家奴,至于我爷爷的爷爷是怎么对我爷爷说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燕别离想听的是有关师父事,没想到宗默老头讲起了家史,他泄气道:“不就是一直都是家奴嘛,把我都绕晕了。”

  “没错儿,都是家奴。华年出生那会儿,天现异象,雪停了三天。老家主,也就是华年的父亲,他说魔之子出世了,只有魔之子出生,这雪才会停三天,嗯,不多不少。”

  “前辈是说,我师父是魔之子?”燕别离心下一喜,看来以后再吹牛可算有了资本。他是谁?他可是魔之子的徒弟,“以后到了魔地,我是不是能横着走了?”

  “你可知什么是魔之子?”

  “了不起的人物啊。呃——”见宗默神情凝重,燕别离迟疑道:“难道不是吗?”

  “魔之子是魔人性情天赋的彻底觉醒,刚出生的魔之子是看不出来的,否则,那种先天力量将会害死他的母亲。几千年前魔族曾出过一位魔之子,因为他的母亲是位部落首领的女儿,祭司为保那女子性命便将魔之子封印了。那孩子在母亲的腹中停留了两年多,未曾出世便死掉了。

  “呃——您刚刚说,出生后才会天现异象……”

  “觉醒后的魔之子,无论在哪里,神巫祭司都能感应到。”

  “祭司是修行者吗?”

  “是天赋异禀的修行者,她们身怀执念之道,对天道的感应很强烈,上古的时候,祭司被视为神的使者。”

  “接着说我师父。”

  “因为家主常伺候王上左右,你师父出生后,便被家主抱给王上看过。”

  “你们王上怎么说?”

  “一凡身而已。”

  “你们王上眼瞎了?”燕别离气急:“我师父怎么可能是凡人。”

  “你懂什么,王上也是用心良苦。他说,那日魔地新生婴儿无数,魔之子并非是谁指认的,而是真正觉醒的那个。”

  “那我师父究竟是不是魔之子?”

  “当然。”见燕别离再度双眼放光,宗默又道:“王上的话令各家族安份下来,不然,祝氏会因为魔之子而没落。毕竟,魔之子觉醒,便会失去所有记忆,而后会发生什么,连王上都没法预料。”

  “前辈你说,师父要是觉醒了,会不会连我也认不出?”

  “若他是魔之子,便会。”

  “魔之子什么时候会觉醒?”

  “王上没说,我哪里晓得?”

  “那也不能这么等着呀?总得想个办法。前辈你说,我师父前世是不是没做什么好事儿?”

  “有你这么说师父的吗?”

  “不然他怎么会摊上这么个怪病。”

  “那可不是怪病,那是大道的恩赐,当年的老祭司就是这么说的,还说魔之子可以成就天魔血脉。”

  “天魔地魔的又有啥用,空有一身好处,却反受其害!这种力量让我摊上,宁可不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