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海平氏子

祝琴说 逗跌 3070 2019.05.18 07:00

  由圣地山门经过南城中心延伸至五峰之下的那条宽阔的红石板路是禁行的,这令宗默难以理解。若非燕别离阻止,他险些一脚踏上去。

  燕别离解释说,那并非是普通的路,而是登天阶。

  登天阶看起来平淡无奇,一旦踏上去,便是低阶修士,不消一息便会如凡人般被压得只剩下一滩血水,即便是那点血水也将被登天阶吞得干干净净。因此,圣地之人皆视登天阶为极险之地,唯恐避之不及。而登天阶的两侧的无人区却如同两个坡形广场,依山势而下。

  登天阶向东一里是东城有名的山海集;西一里,与山海集遥遥相对的便是凡街。既然登天阶禁行,想去凡街还需从南城绕行方可,南城是登天阶的末端,却已处于阵法之外。

  二人行于此处显得极突兀。因为燕别离的警告,宗默才明白扑面而来的戾气与血腥之息的出处,此刻,登天阶就象是一只洪荒巨兽般令他不敢靠近。宗默看向燕别离正要说什么,却撞见数位修行者在远处投来艳羡的目光。宗默紧了紧眉头,便要随燕别离向前而去。

  便在此时,身后有人揶揄道:“呦呵,这不是无风门的燕大师吗?”

  二人同时驻足,见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直发轻垂及肩,五观棱角分明,剑眉斜扫,鼻直口方,年纪与燕别离相仿,双眼却隐现沧桑。直觉告诉宗默,此人也是一位难辨年纪的修行者。

  燕别离故作深沉,拱手道:“原来是海平兄。多日不见,可又有所进益?”

  宗默闻言,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半拍。他与燕别离相识虽短,觉得他还是个孩子,一眼便能将他看得通透。在他看来,谁都能如此讲话,唯有燕别离不行。那种腐儒的作派看着也别扭,听得他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那青年道:“没什么好不好,就是混日子。枯守洞府半年一无所得,索性出来走走。”他转身看了宗默一眼,对燕别离道:“刚刚正撞见这位前辈要尝试登天阶。本想开开眼界,若能因此入了悟境,岂不妙哉?可是……燕兄因何相阻?”

  燕别离看了宗默一眼,煞有介事道:“高手非要高调?我师父说过,前辈就该有个前辈的样子。师父对我也是这么要求的,行事一定要低调。很不巧,误了海平兄感悟妙境,惭愧惭愧!”

  “哦?你师父出关了?”

  燕别离顿时垮了下来,吁了口气道:“你刚出关,数月前我师父就给五峰给关起来了,想出来可不容易。不对啊,你师父没和你说这事儿?”

  “我刚出关。说说,你师父又犯了什么错?”

  “没啥大事儿,就是……把老祖的啸天鸡给吃了。”

  那青年失神道:“还……这还不算大事?啸天鸡是何等灵物,怎么说吃就给吃了呢?”

  “是何等灵物?不就是破界示警吗?”

  “错错错!啸天鸡可是规则之灵,若有人行破界之举,它可以预示规则之变。莫说是主峰,若让另两处圣地知晓,定会联手质问咱们圣地,这祸可惹大了。”

  闻言,宗默心里又犯了嘀咕。真如这海平氏子所说,少爷想出圣地岂不是难上加难了?据他猜测那神鸡的作用只是摩萨王破界时用来示警,没想到,它还是三圣地不可缺少的规则灵物。偏偏这么重要的东西被少爷给吃了,这事不好办,不,实在是太难办了。

  “有那么玄乎?”燕别离若无其事道:“真要那么严重,师父早就被主峰拿了。”

  青年皱眉道:“说得是。你师父只是被禁足?”

  燕别离摇头道:“不准踏出幻洞半步,我们这些人,没有五峰命令不能出山门了。”

  “反正你无风门的人也不下山,这算不得惩罚。五峰对你们真够宽容的。”

  燕别离苦道:“那五块老骨头,说不准在算计着把我们做成什么菜呢。眼下,我无风门弟子的声望可是够高的,都说我们是一群山鸡!”

  “别离兄自嘲的本事果真一流。不过,山鸡的说法确实有点儿过了,若说你是野狐,我倒觉着更恰当。怎么样,要不要与海某过上几招?也让我领教一下你这杂学功夫究竟如何了得,竟令五峰弟子也吃了暗亏。”

  宗默一怔,只见那海平生做了个请的手势,身形不动却倒滑出一丈开外,修行者最忌近身战。距离拉开,对燕别离极其不利,一丈之距虽说算不得什么,可对修行者来说,却有足够的时间释放出强大的法术。宗默不禁为燕别离担忧起来,却见燕别离身影忽的已现身于海平生的身后,起手一掌拍向其左肩,借势再退后一丈。如此,他便距离登天阶近两丈余。宗默长出一口气,心说,若令海平生元力及时释放而出,即便不能伤害燕别离,也会将其推向登天阶。可不知为何,那海平生借着那掌力,似是脚下无根般,直向自己跌扑过来。

  宗默一惊,但他毫无办法,他不懂法术,更莫论身法,甚至想躲都不可能。只是站在原地,勉强扯动嘴角笑了笑。人生不过是场悲喜事,若能顺利见到公子自然是喜事;可若是他被那元力推至登天阶上而不死,在见到公子之时当是悲喜交加才对。

  正因心下复杂,宗默那一笑在海平生眼中倒象似笑非笑,有鄙视、有阴险,更多的是怜悯。欺身而近的海平生突然停了下来。宗默暗想,看来淡然自如总是能解决些棘手的麻烦。不料,他的右颈一丝寒光掠过,那寒光竟直奔海平生面门而去。此时宗默才发觉,远处的燕别离早已消失,这难道就是吃了那神鸡的妙处?

  在宗默困惑不解天人交战之时,燕别离已从宗默身后消失,竟随剑光追至海平生的面前,右掌一翻软剑入手便定了身形,收剑至腰间抱拳笑道:“海平兄非但是进境太慢,显然是退步了。”

  海平生以元力定住身形,怔道:“好手段,海平生认输。敢问贤弟,这又是哪位师父的手段?”

  “自创身法,我自封为《藐神决》。”

  “好好好,倒可以勉强瞬杀生死境。可是这名字太过响亮了些,容易招人嫉妒。哪个神境容你一个凡人藐视?”

  “你懂什么,这个神,是神鸡的神。”

  “……”海平生哭笑不得,摇首而笑竟无言以对。

  “不过,遇到海平兄这样的生死境,若战下去,别离也只能勉力支撑。要是再给我三十年,定然能绝杀虚神。”

  海平生面色复杂起来,感叹道:“别人或许不知,但我海平生却知道,在三大圣地之中,别离兄才是当世之大才。”

  燕别离毫不客气,拱手道:“谬赞谬赞!”

  海平生看了一眼宗默道:“别离兄这是要去何处?”

  “西城凡街。无风门想弄几间店铺,二师父说也该添个进项儿。哦,这位是我们新请来的店铺老板宗老前辈,几家店铺总需要个内行。”

  宗默和海平生相互点头,算是认识了。修行者和凡人总有距离。宗默心知,适可而止,越远越好。

  “哦?”海平生意外道:“可是来自南境宗氏?”

  “正是。”没等燕别离回应,宗默便抢道:“老朽此来圣地正是为宗氏商铺能入圣地之事而来。”他本不想这么说,据他所知,在煦临的大商之中,便有一家海平氏,他们不担接受宗氏的货物,同样也听命于慕容氏,数十年来,他倒没听说海平氏使什么手段。“不知海平兄与煦临海平氏可有渊源?”

  海平生拱手道:“老人家客气了。若没看错,我当比老人家虚长几岁,这个兄长我便受了。九十年前,我入圣地之时,家主还未参与商争之事。自从进了圣地,我便不参与族中事务。所谓的争斗也是后代族长的私举妄为,老人家不必挂怀。不过,若是有族人再次求告,便是路途再远,我也只得勉强下山走一趟了。”

  “呃……海平氏与我宗氏素来交好,敢问,商争之事能否细细道来,其中情由,宗默实是一无所知。”

  “宗兄雅量,看来是我太计较了。”

  宗默心下一沉,人家竟用了计较二字,看来事情不小。他刚要询问,燕别离抢道:“到底出了什么事,直说嘛,听着你们说话真费劲!”

  海平生道:“其实也没什么,数十年前,听族人来报说,宗氏子因为无端打死我海平氏一个外族子弟,扬言说,若要拒收宗氏货物,煦临将再无我海平氏立足之地。”

  宗默沉哼了一声,胡子抖得厉害。他心知,此事怕是不简单,只是,在他还不知情时,对方已问罪在前,他也只能作势道:“这些子弟简直太过放肆,竟跋扈至此!”

  海平生笑道:“必竟已是数十年前的事了,况且,凡事必有因果。我听闻宗氏一向以信义立世,想来对宗族子弟约束甚严。故此,我也只是听听,也未去问罪。毕竟,贵族的子弟身份可是了得,听说,那是贵族代族长宗默的亲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