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真假琴筠

祝琴说 逗跌 2165 2019.06.02 07:00

  闻听老父之言,宗默心中一动,秋圣人所在的秘阵,对老父不是秘密,而他见秋圣人的事老父绝不知情。带少爷归族是家主下的命令,拖延归族之期虽是他的一己之私,但多少也与秋圣人有关。

  秋圣人被摩萨王软禁于秘阵之中,希望她能为其生育一子,不料,却生了个女儿。摩萨王似是转了性,儿子无数,可他理也不理,单单宠那个人魔混血的女儿。

  他还记得离开玄魔城的前一天,秋圣人与他曾有一番推心置腹之言。

  秋慕雪道:“宗默,你此次行走人族,究竟所为何事?”

  “禀上殿,尊家主令,带少主华年归族。”

  “你觉得那孩子还可靠?”

  “王上说,少主心性纯良可窥通天之柱。”他不想提自己和华年的往事,华年永远是与众不同的,确切的说,华年是他此生的梦想,便在他眼见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心心念念的不是老婆、不是儿女,而是华年。他巴不得能为华年铺出一条人生坦途,无奈,他已力不从心,只得在这等微末之事上下些功夫,能在圣人心中为华年争得一个位置也是好的。

  “可视通天之柱?”秋幕雪不解,通天之柱为何物,她是清楚的。生于颢天大陆的生灵都被会规则道印,道印为何物,她并不清楚,可她明白通天之柱本就是一道独特的虚空之力,首端天道、末端便为凡人之神魂,再就是修行者的魂湖亦或魂海中心。

  在修行界,如此异能可谓屈指可数,摩萨王便算其一,至于百族中的其他强者,以她的认知,还真想不出还有谁。毕竟,以肉身之驱敢于行破界之举,眼下也只有摩萨一人而已。

  “如此说来,那少年称得上天赋异禀?”

  “大少爷曾说过,通天之柱是从人的头顶投出一道光,另一端隐入虚空。各人颜色又各有不同。”

  “哦?王上又是何颜色?”

  见圣人言语之中似有考教之意,宗默回道:“大少爷说是无色,依在下看来,王上能行破界之举,想必并不会被规则所标记。”

  “少宗所见果然非凡。不过,事关魔族命运,类似异象之说,便到此为止。少宗切记!”

  宗默连忙称是。他清楚,少爷这本事也并非百试百灵,远不如喝上一杯醒茶更有效。只是在圣人面前,为自家少爷争些脸面是他身为宗氏族人必须要做的事。而在为少爷脸上贴金的各种试想之中,似乎修行者的本事更有说服力。

  他也问过少爷自己头上的光是什么色,祝华年当时看了好长时间,才摇摇头认真道:好象是有,又象是没有。

  也许,少爷当时看不到,是因为年纪尚浅,力有不及。他可不相信自己的头上没有颜色,身为魔人,自己的头上就算不是黑色,至少也得染些红才是。

  “如此看来,此子未来可期?”

  宗默又连忙点头。

  “以一凡人之身竟能引得王上亲自出手,想那少年定有凌虚之资。若是修行路走不远,为了整个人族两族无争之大计,助他步入圣人之途也非难事。如今看来,我是多虑了。”说着,他手一招,门外一女孩闪身而入。

  宗默见是琴筠,便连忙行礼:“见过公主。”

  “她并非公主。”秋圣人道:“但为了魔族未来,需要她以公主身份登上王位。”

  宗默抬眼望去,那女孩的举手投足象极了琴筠,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只是眼神中透出的戾气与琴筠相差太远。“那,老奴斗胆问圣人,这……又是何人?”

  “琴筠。”

  宗默恍然,心说,这可怜孩子也许连自己是谁也不知,她此生的使命只是代琴筠坐稳王座。

  “数年前,我托华樱寻来这孩子,你常年于人地行走,觉得此举是否可行?”

  “呃——”宗默并未直言,而是转身问道:“请问‘上殿’,若魔地生乱,当如何?”既然人家是未来的神女,哪怕是假的,那也是神女,他自是不敢怠慢。

  那酷似琴筠的女孩儿道:“呵呵,当先问亲师祝大人。”

  祝大人?琴筠可不会这般说话。“若亲师也自身难保,又当如何?”

  “以神女令召告天下。”

  号令百族?那后果将不堪设想,若没了冰原阻挡,此举等于卖了魔族。

  宗默摇了摇头。忽又觉得此女虽有名无实,但是,等到真正的神女长大些,又需时太久,漫长时间里会发生什么,非他所能预料。若此女受人推护假戏真做,坐实了身份……他深知,对于未知当心存敬畏,于是,他又点了点头。

  秋慕雪不解:“少宗这是何意?”

  宗默见那女孩离去,忙回道:“此女言谈举止与神女一般无二,而熟悉公主心性的人也仅有上殿和祝大人,宗默以为……可乱真。只是……与琴筠还有些差距。宗默只图商道,对殿中事实在不得要领……”

  “那便不难为你。不过,若此女坐上神位,你宗氏是何态度?”

  “前有上族祝氏,上有家父健安,宗默不敢妄言。只待问过家主,再与家父商量后再来回复圣人。”

  “罢了。此事,不便与外人知晓。我的良苦用心你可晓得?”

  “宗默明白,之于外患,神女位不得空置;之于内忧,圣人宁可以假乱真。如此,琴筠才会得以平安长大,我族尚武,黑暗三族之盟尚不稳固,况且,王上也说,天域之未来必属人族。如此一来,魔人想要自保必然要经历一战,而神女恰恰是我魔族之魂,不得有失。”

  秋慕雪欣慰道:“既如此,我便将琴筠托付给少宗了。”

  “宗默不敢怠慢。待寻得祝氏少主,自会安排他与神女会合。只是……家主那边……”

  “王上破界之后,想必祝氏也会经历一番血雨腥风,祝云自保还来不及,便是他想守护琴筠,只怕也是力不从心,他还是继续做他的亲师吧。”

  “想必家主很为难。”宗默看着那女孩消失的方向,面现忧虑之色。

  “冰草尚有凌云志,生在魔地又是凡人,为难才是必然。图苍之榉尚且能生道心,苟延残喘又岂是魔人所为?你但可放心,此番风雨过后,祝氏才会迎来真正的崛起。”

  “但愿如秋圣人所言。”

  ……

  宗默辞谢出门时,秋慕雪又道:“若是此去需时太久,便不要归族了,我会派人将琴筠送到你的身边。”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