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八章 破解之法

祝琴说 逗跌 2233 2019.07.19 07:00

  无风山上下谁人不知,但凡小师弟所为之事,无论对错,不求功过,在师父那里都是对的。

  事实上,在所有弟子中,也只有华年最为师父看重。

  大师兄进境虽高,却修行不下三百年;自己也修行了两百余载;至于三师弟,那是以命易修的功夫,到现在她也不理解。可师父说,除了华年之外,三师弟是最有潜质的。

  在师父的眼中,她云虹也只是平平。尽管她很努力很刻苦,但也不及华年的一朝顿悟。

  曾经,她也很是嫉妒华年,凭什么他一入师门便受到那等荣宠,直到看到那枚毁天灭地的神符,她才明白自己与华年的差距。

  无境,乃窥修行之门却不得入者,无数人被困无境,因道的决择而徘徊不前,而华年却能抛弃诱惑摒弃决择之困,于无境之中得窥符纹之奥,并创出属于自己的第一道符——排山贴。

  排山贴,滴水成泽,遇神排山。除了华年,还有谁能拥有如此惊才绝艳之能?

  想至此处,再看那苏荷的精妙招式,她更加确信,这种指点,定是华年的手段。

  便在云虹走神之际,那苏篱完全无视元力外放自身后奔来的幽由,只见她双脚点地,并未转身,只一纵,便纵至幽由的怀中。

  幽由的元力却并未对她造成丝毫影响。便在幽由愣怔是否会伤及师姐之时,苏篱只将臀下一耸,幽由便被自己的元力护罩反弹了出去。

  而后,她看也不看幽由一眼,直向云虹奔来,兴奋道:“师父,你看我创出的这招怎么样?”

  云虹心下欢喜,不想,苏荷竟也可以创出招式了。创招式容易,创心法却非易事。她淡淡道:“能创招式了,有进步。只是姿势有些不雅。”

  苏篱尴尬道:“师父……这……这招式有三十六种用法,本来我想创出更多,只是心法太难了。苏荷的……”

  苏篱本想说苏荷的记忆里并没有更多心法可以参考,显些说走了嘴。忙又改口道:“苏荷愚笨,就连最后的七招也是拼凑出来的。刚刚的这招腰长会,就是拼凑的。”

  云虹淡然道:“连名字也是拼凑的。”

  “是的呢,师父,能不能帮我想个好听点儿的名字?”

  “你以腰俞、长强、会阳三穴为引,所以只用了三个穴位的名字,虽说人体经脉无数,但以此三穴为引,便很容易被人解出心法,其可能性不过数百种,一一试之,不出三日必破。”

  “怎么可能?难道师父已解出徒儿的心法?”

  “幽由?”

  那幽由本就坐在当场,等着师姐喊你输了,让他一个大男人喊认输,除非杀了他。此时听闻二师父传唤,自地上弹身而起,高声回应道:“在!”

  云虹打量着幽由,高声道:“我传你一句心法,而后以此式与苏荷对阵,试试能否破解你师姐刚刚那一式。”

  幽由兴奋道:“是!”

  “力发支沟、凝阳池、入阳溪、出腕骨……你的元力过于刚猛,需发三成、力求制柔……”还未待云虹说完,那幽由似已成竹在胸,兴奋得转身便回至场中。

  云虹只是摇了摇头,她的话还未说完呢。

  苏篱也回至场中,心下暗想,师父说的都是普通的破解之法,便是如此,一时之间只怕这幽由也难以领悟其中奥妙,不如,我故意输给他。心计已定,她展手道:“师弟,小心了!”说着,她踏步而上,欺身而至。

  幽由不敢怠慢,连忙按师父所说,以心法将元力集于左掌,以待一击建功;右手指间掐决,以力保一击不中,再行补发。

  云虹点头又摇头,两手同施,需要强大的念力,左掌控元力,右掌却又要用自修功法,显然这幽由对她所教是没信心的。

  再看苏荷,早已将那力量集于肩头,至于如何破解,苏荷的上半身此时已被元力遮蔽,她一时还真难以看得出。

  苏荷仅是冲撞而来,幽由不闪不避,以双掌发全力迎向她的肩头,便在幽由的双掌将要触及苏荷之时,苏荷突然飞身而起,欲用双膝去抵那双掌之威。

  云虹心下一紧,原来苏荷的元力聚集处在双膝之上,她暗道不妙,便是苏荷再快,如此短的距离,又如何躲得过元力的速度?

  她本想出手相救,但两人之间仅有一臂之隔,一切都晚了。她被气得转过头去,不想再看,顺手自袖中摸出一瓶丹药,死死的攥在手中。

  而此时的苏篱却在想着,幽由的双掌该落在何处才好呢?如果不致命,师父便会起疑,若是致命,只怕自己会重新成为一块化形木。

  心念电转之间,她一咬牙,以胸腹迎向了幽由的双掌,只是在那掌及身之时,她借着幽由的掌力突然飘身而去,动作确是难看了些,若说不雅,较之前场更甚。

  在众弟子看来,幽由出手实在狠辣了些,师姐跌落于两丈之外,口吐鲜血。此时,无人再去理什么切磋,一哄而上,想看看苏荷师姐究竟如何了。

  “幽由,你怎么出此狠手?”

  “亏得师姐往日对你……哼!”

  “都让开!”有弟子喊道:“师父有药!”

  云虹飘身而至,弹指将药丸射入苏荷的口中,再一搭她的腕脉,面色愈加凝重。

  脉象轻得几不可得,以她的经验来看,若是苏荷昏迷,定然生死不知。可令她奇怪的是,苏荷竟还醒着。醒着便好,醒着总能寻得解救之法。

  开道殿吧,师父的画像还在,为了自己的徒儿,便有辱师命,再求师父一次!

  云虹回身,众弟子为师父的目光散开一条通道,通道之外便是幽由。

  幽由早已跌坐于地,注视着自己的手。他不明白,明明自己没有碰到师姐,师姐怎么就飞出去了?若不是他所为,那师姐又怎么会伤得吐了那么多血?

  最终,他将这一切归于师父所授的心法,他没料到那心法能那般强大,自己没浪费丁点儿元力,便将师姐打成重伤。此时,他即兴奋又懊悔。早知如此,他拿石头练、拿树练,也不会用在师姐身上啊?

  见众人散开,幽由敞开两只手,竟大哭道:“师父,是我的错,我不该打师姐,我……我当以死谢罪!”说着举掌便要迎向头盖骨。

  “好了!”云虹被这一场闹得简直哭笑不得,嗔骂道:“一个大男人,死啊哭的,成什么样子。过来!背上你师姐,进道殿!现在,所有人都回归住处,修行《沐魂经》,三日之后,再来校验各人所得!”

  众弟子应声退去,不消半刻,场地之间,除师徒三人之外便再无他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