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符纹盒子

祝琴说 逗跌 2345 2019.05.29 07:00

  天刚亮,燕别离带着幽由和十几个毛脚小子来到谒舍,幽由的大嗓门惊醒了不少人探头探脑,还以为昨日那人又找来的帮手,一见是燕别离,便落了一个无趣,将脑袋缩了回去。

  一众人为小蝶来护身,幽由在前方开路,谒舍中的几个拖着棍棒的黑脸大汉也接连避退。

  “都退下吧。”谒舍的管事儿说话了。

  “就这么算了?这不是明目张胆抢人吗?”

  “莫说是一块石头,连块碎银子都不给,直接拿走了那丫头的身契,这不是欺负人吗?”

  “这个人你们惹不起,连主人也忍让了?”管事哼道:“无风门就要热闹了。”

  无风门的弟子中,宁可惹大的,不能欺负小的。无论是山海集还是凡街,没有人不清楚这个。这是祝华年定下的,因此,欺负了燕别离的那些门派都遭了殃,莫说他们这些外来商帮。

  看着小蝶被众弟子拥护着向月善的方向而去,二人便再次启程赶往无风门。

  这次燕别离不敢怠慢,特意叫了顶轿子让宗默坐上去。轿夫都是纸境巅峰,应付山路不在话下,未到一个时辰便到了山顶。

  出了轿子感觉神清气爽,这一整晚也没这一个时辰睡得舒服。他想华年啊,漫漫长夜,令他有足够的时间回忆当年种种。希望今日上山能有个结果,哪怕是知道人家的态度也成。

  接待他的一如昨日,他与云虹分宾主落坐之后,云虹便开始山南海北的闲聊,就是不入正题。时而魔族,时而人族,有时不知怎么就说跑了题,提起了圣地,天下三大圣地自然奇闻无数。宗默琢磨不透,这和他到底有何干系。

  恍惚间,他像是明白点儿了,也许人家觉得自己是凡人,说直白点儿,就是个土包子,既然来了圣地,听些奇闻异事回去吹吹牛皮也说不定,可他真没这个心情。最后,他瞧出点苗头,原来人家是想让他进入无风门。这让他想起来时在山间遇到的荆北风。

  荆北风也是凡人,想和华年说句话都得低三下四的打扫山道,哪怕没什么可扫的,姿势也要摆得足够好看,心中诚意满满就像在拜祖宗,可就算那样,他也没能如愿,连个痛快话儿也听到一句。

  其实,他大可将云虹的唠叨总结成一句话,大意就是:瞧您也上了年纪,修行对您的好处你不懂,只要进了无风门便能明白,这可是一个无比神奇美妙的新世界云云,总之同昨日一样,都是翻来覆去的车轱辘话。

  见宗默已现躁意,云虹道:“既然不能引前辈入道,云虹便只能赠前辈一场机缘。”说着,自袖中取出一精致木盒,缓缓打开。她发现,这东西吸引了宗默的注意。

  宗默倒未去关心那盒中之物,而是盯着盒上的符纹。此纹样与他身上那盒子的纹样有所不同,看起来却有相似之处。这世上纹样有千万种,又各有各的用处,龙纹符令上的纹样精致、细密,又变化多端;而他见过的这两个盒子的纹样却少了变化,不细密,却同样精致,想来定非出自凡人之手。魔地也有符师,但符师都不会造这种无用之物。可天下奇珍无数,哪个卖主不想让宝贝看起来物超所值呢?

  宗默盯着盒子,心道,倒是桩不错的生意。

  注意到宗默的神情,云虹翻手,指间一动,道:“这是乾坤戒,内蕴空间,想来前辈行商自然是需要的,小玩意儿,送给前辈仅作见面礼也好。”

  “如何使得?”宗默心惊,圣地果真不简单,在玄魔殿他可连听都没听过这种东西。就算有,他也很难知晓,毕竟他与修行者之间隔着一个世界。那个距离可谓咫尺天涯,单从怕死这件事儿上,他就得服。如果说将熟肉分为几成熟,那人家生死境的死也能分出几成死,要十成熟的肉也只是火候的事儿,要人家生死境死透可是太难了。凡人成吗?死了就活不过来了。

  “呃……符戒老朽实在无福消受。倒是这盒子……价值几何?”

  几人面面相觑,瘦高个子笑问:“老前辈,这东西不值半块元石。”

  “怎么会?能变化大小,又岂是凡物?”

  胖子道:“当然不是凡物,给山下的孩子一支符笔,只要他们能拿得起,能听话按照着纹样来画都成。最关键是那张符纹的纹样儿,有了纸样儿,谁都能做。”

  宗默恍然,又猜测道:“那纹样儿想必价值不菲。”

  “那倒是,想让宝盒幻化大小,便要通晓空间之术,而修行空间术的人少之又少。更何况,未达虚神境,就难以凝聚虚空之力,就算这些条件都满足了,那也要懂得符纹之术啊,再有……”

  宗默打断道:“若我想寻个这样的修士,到何处去寻?”

  “这个……”胖子想了想,缓缓道:“玄天族长于符纹之术、我人族对空间之术最擅长,能将虚神实力发挥得淋漓尽致的却是虚灵族。符纹之术因魂力、神识,甚至念力和熟练度高低而定,这种纹样,至少要中级符纹师才可以。我人族不缺少中级符纹师,可空间之术若修至虚空化形、化虚成壁,需要生死境方可施展。不过,那种晶壁薄得只怕一捅便破,哪还有余力凝虚化形呢?人族肉身所限,元力也只够引动魂胎创建魂湖的。这么一来,人族修士不可能接这活儿。再说……”

  燕别离打断道:“听说大景朝有个少年天才,叫段兴,他能行!”

  云虹众人都很诧异,没想到燕别离对凡间事竟如此了解。

  胖子问:“哪儿来的小道消息?”

  “不是小道消息,是传闻。段兴十一岁能设虚笼陷阱,没人比他合适。”

  宗默眨了眨眼,问:“他懂符术?”

  “大爷,不懂符术,怎么设虚笼,这盒子不就是个虚笼。”

  宗默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可大景国如今正值内乱之期,他不能置族人生死于不顾,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可他还是心不死:“难道,咱们望海宗没有修士做这个吗?”

  燕别离道:“照着符纸可以,没啥想法儿,最要命的是死贵!除非元石多得花不完。”见宗默叹气,他又补充道:“几位老祖都会,听说到了真神境以上,很多法门都是相通的。可谁请得动啊?”

  胖子在燕别离的头上弹了一下道:“怎么和长辈说话呢?”

  燕别离白了他一眼嘀咕道:“没你啰嗦。”

  那胖子再打,燕别离闪避到远处,胖子追不上气得摇头不止。

  “无妨,此盒虽好,也只是观赏之物罢了。”宗默略显失望,本以为是大好的生意摆在面前,却做不成。他的原意并非只是做些徒有其表的符盒,符纹的用处多种多样,若能将符纹推行于凡界,可是多利之举。

  关隘之门多为铁制,小关隘也有木门,木门之上所附阵法可碎铁器。因此,凡人多半不敢用铁器攻击,而是请修行者解了阵法才可以。现在他清楚了,那些并非阵法,而是符纹。可见,符纹若能善用,必能造福众生。可现在,他只能以这盒子为突破。好在,盒子在修行者眼中没什么用。若让他们知晓自己的想法,只怕达成那个目标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燕别离在远处喊道:“老头儿,有机会,我带你去见那个段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