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无风弟子

祝琴说 逗跌 2173 2019.04.16 07:00

  店家的举动惊得宗默的眼球险些掉出来。他虽是凡人,但行商多年,眼光却并不狭隘,修行者所用的物件儿倒也见过一些,符纹分两种,凡人所用的符器是固定的,其上的符纹只是低等符纹师以元力刻画,使用者需持专用纹钥方可开启;

  而修行者所用的符器上的符纹却是虚神境符纹师以神念为引,施以魂力凝聚。表面上看去,这两种符纹并无区别,但修行者的符器却与血脉与神念相关。

  强大的符器还能自成一界,其中更可封印灵物。那些神器对宗默来说,显然过于遥远。在他看来,眼前的小盒无异是上等符器,这样的符器绝对是携带贵重物品的好东西。

  宗默不再多想,连忙将双手在袍襟上蹭了蹭,而后面容一肃,双掌轻合将那盒子托于掌间,再度小心翼翼的将其置于袍袖之中。而后,不敢再作停留,辞别店家便出了店门,顺着主街一路向北而来。

  至于少爷在圣地过得是好是坏,他倒没心情知道了,毕竟他已身在圣地之中。从守门人和那店家的反应来看,少爷过得应该不错,如此一想,他心下大定,同时,与少爷相见的心情也愈加迫切。

  不多时,宗默踏上山路,风景他见得多了,所经之处奇树怪石、木拱清溪,景色虽别致却入不得他的眼,可他无法阻止那些入耳之音。当走入一条岔路之时,便听得侧前方竹林中隐隐传来兵器交接之声。

  那打斗持续了足有数十息,而后,一女子怒道:“有本事单打独斗!”显然,这女子是只身一人,以一人之力对抗数人,激将之法倒是不错的主意,他记得少爷曾经这么干过。想至此处,他淡然一笑。

  说话间,一声剑鸣,随之传来另一女子的惊呼声,想来是受了伤。

  “哼,摆阵!”又一年长的女子恼羞成怒道:“杀了她!”

  “你敢——”那孤立无援的女子话音未落,法力震荡便如狂风卷败叶一般,一时间,或树木折断之声,或女子惨呼声、或远处山脚下转来的灵兽的吼叫,随之四野便静了下来。

  宗默举步入林,正要前往一探究竟,他虽是凡人,但多年行商,自然见多识广。那些女弟子修为倒是不高,可单凭这法力冲击之威,想必也足以令他的孱弱之躯形迹全无。

  此时,那倔强小女子已经生死不知。不多时,又听得密林中传来那小女子的痛呼声,想必是受了伤。而后便听到众女子再起争论,他本想直取后山,可他好奇心已起,便只能驻足,侧耳细听。

  “……若非是你,祝师兄就不会被关到后山!”一女子道。

  宗默闻言一怔,蹲身向林中瞧去,哪有一个人影?可声音明明就是从十丈之外那处空地上传来。

  另一女子道:“这可怪不得我,我早说过,那种力量在他体内本就浪费,除了能维持他那没用的身子骨儿,还能有何用处?”

  又一女子道:“祝华年是因为偷吃才被关起来的,其中原委,你们无风山比谁都清楚。”

  “偷吃?呃……”宗默一时不明所以,他怎么想也无法将这两个字和华年搭上边儿。

  “你拜月国的人都这么霸道?若我师父知道你们私设阵境困住我,必会废了你的修为!”

  阵境吗?宗默眉头一皱,阵法他见过,阵境倒是闻所未闻。于是,他随手自地上摸了块石头。

  “你太幼稚了,蓬古两座元石矿本就属我拜月国,可一直都归秦氏开采,那秦氏可是云氏的属族。你以为她会为一个普通弟子的性命而置族中危难于不顾?”

  “……”那小女子没说话,剧烈的咳嗽声传来。

  一阵轻风掠过,宗默甚觉奇怪,这大好的天气,哪里来的风?便在林中人起疑之时,他抬手便将手中的石头向空地丢了过去。

  如同应他所想,霸道女子惊问:“是谁?”

  宗默俯身于灌木之后,并未作答。

  见无人回应,许是怕事情败露,那女子压低声音道:“罢了,今日本小姐心情不错,便放过你,走!”

  接着,一众轻疾的脚步声渐远。宗默本想穿过树林进入阵境一探究竟,奈何脚下藤蔓缠绕,更有那诡风在前,也只得弃了心中奇念,转身离去。

  他边走边思量,那二人,一位是拜月国的大族小姐,另一位嘛,身为任心的弟子,想必背景也好不到哪儿去,充其量不过是丞天朝一凡门小户的弱女子。

  在望海宗内,无风山的任心是出了名的古怪,所收的弟子,没一位天赋绝佳的。当年他送华年上山时,便听任心说,所有弟子都出山历练去了。至于有几个弟子,她倒未曾提及。

  按理说,以少爷的封魔之体,任心应该眼前一亮才对,可当年少爷拜师之时,他也没见她有多满意。不过,那小女子以一己之力对抗一群人竟也未落下乘,如此来看,无风门的手段也没那么不堪。

  任心性情孤僻,向来不喜与人往来,听家主说,王上在提及任心师父言语之中满是赞赏,只是说起她那些徒弟,王上总是摇头不止。还说,那些弟子在山中冷清久了,他们或多或少染了些师父的习性,个个都是闷葫芦。宗默想,一百年了,也不知少爷是如何熬过来的。

  身为祝氏的数代家奴,宗氏能够保有姓氏,还是老父宗潜争来的。老父宗潜年轻时便控制了精灵与人族两条商路,但也仅限于人族和魔族地界。

  百年来,宗氏已为祝氏打下了深厚的根基。祝氏能够令大量弟子踏上修行路,不得不说有着宗氏大半的功劳。老家主在商路打通之后的第三年,便恢复了宗氏族姓的请求。在宗默看来,那不过是祝云为族人留的一条后路罢了。

  为了这条后路,现任家主祝云还想着是否该让华年改姓宗,宗默明白,家主的想法是荒唐了点儿,可若在人魔两地发生战事时能保得少爷平安,便非宗氏莫属。宗氏存世,靠的是声望,家族子弟从小便接受信义训导,可以说,只要宗氏所应之事,便一定能完成。不然,百年前,家主又怎会放心将少爷交到自己手中?

  当然,身为祝氏家奴,即便复了姓氏,那也是祝氏家奴。行走天下总有不便,谁又能信得过一个魔族官宦的家奴呢?但在这百年间,他宗默就是凭借一次次的履行或大或小的承诺,赢得了商路之上所有客商的敬重,甚至有来自人族各方势力的庇护。因此,他认为能安然活到今日绝非幸运。

  他活着,就要亲自来人地,这是百年前他对家主的承诺:他要将华年毫发无损的带回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