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姜老太爷

祝琴说 逗跌 2882 2019.07.25 23:24

  姜老太爷今年九十有九,儿女亲友们皆从四面八方而来为其贺寿。若非街对面的波澜帮着张罗,怕是连探亲贴都给忘了,只怕到了晚上,儿女还立在城门之外呢。

  二夫人道:“这位波澜小姐真是能干,老爷,她即是你的竹马青梅,不如将她纳入房中吧。大夫人都过世十年了,那屋儿也不能老是空着不是?”

  姜老太爷将头摇成了波浪鼓。“不成不成不成,人家现在是修行者,帮我,我感激她,但要将她纳入房中,我实在张不开这个口。你看她才多大……”

  “多大?比你还长三岁,女大三,抱金砖!”

  “她虽年入古稀,但瞧着还是那般青涩如初,我又怎能忍心呢。”

  “那只是皮相,都卖了这么多年了,你舍得她一直这么下去?”

  “胡言乱语,皮相怎能不重要?连天道也是在意皮相的。我年轻的那会儿,走的每一步都是踏着好运气过来的,再看看如今……”姜老太爷戛然而止。

  只闻得屋外鸡鸣狗叫,鸭跑鹅追。一个模样清秀的壮年男子忽然冲到门口,手扶门框喘息道:“爹,我把它们全放了……”那男子边笑边流着口水,顷刻之间,便将胸前染湿了一片。

  姜老爷喃喃道:“好运气都用尽了。”

  二夫人白了老太爷一眼,起身来到男子面前嗔怪道:“我的傻儿子哟,咋又放了呢?”

  “放了好,放了好,没有拘束,自在逍遥。娘,你说,他们会找到家吗?”

  “傻儿子,这儿就是家。”

  那男子一个愣怔,满脸呆滞地转身向台阶之下而去,口中念念:“家,这是家吗?把我关在这儿,这便是家。那牢房是不是家呢?”

  二夫人在门边喊道:“爹娘在这儿,我们心在一起,这儿,就是家!”

  那男子大笑着:“你们都死了,这还算什么家?!”

  “又胡说,这个傻儿子!”说着,二夫人再不理他,回身正撞见姜老太爷正盯着她,便手扶胸口唏嘘道:“哎呦,我说老爷,你是想吓死我吗?我只说了他几句而已。”

  “你说的不错。”姜老爷太爷,说完点了点头。

  “那……老爷这是怎么了?”

  姜老太爷又点头道:“姜弥所言也在理。”

  二夫人不明所以,见儿子向二门而去,便尾随过去。

  姜老太爷望着二人的背影,半晌才道:“放吧放吧,你放得了它们一时,谁又来放它们一世呢?人且随遇而安,不求而自困,何况是畜生呢。”

  正在此时,二门外冲入一个毛手毛脚的小厮,那小厮灰头土脸,高声喊道:“老爷不好了,有人敢对我姜家无礼?”

  姜老太爷咳嗽了一声,淡然道:“定是你等言语无状,冲撞了人家,否则,谁能冒犯姜氏?”

  姜氏是大族,是这边城唯一的大族。整个魔地的茏红生意都离不开姜氏,莫说是谁能冒犯姜氏,若对方知道内情,只怕给他们几颗熊胆,他们也不敢。

  小厮苦着脸道:“这回老爷可真是愿望小的了,城门那儿都乱起来了。”

  “城门?”姜老太爷怔了一下,他忽然想起了波澜。“波澜不在城门那儿?”这话问了等于没问,波澜是何等身手,若对方真敢无理,想必引时早已束手。

  小厮苦笑道:“正是波澜小姐让小的来报信的!”

  姜老太爷慌道:“波澜怎么了?”

  小厮摇头道:“也没什么,就是……算了,小的就如实说了。当时小的正要带四姑爷家的两个小公子进城,不料竟给一个毛丫头给拦了。她说,魔地城规在先,入城有入城的规矩。我就说了,我姜氏什么时候守过规矩?”

  姜老太爷神色一暗,道:“这城中可有谁敢那么问?”

  小厮挺胸道:“是啊老爷,小的也是这么问的。我说,我姜家就是规矩!”

  “说你脑子不太灵光,还真是——”姜老太爷催道:“波澜究竟如何了?”

  “波澜小姐她……她她她……她给那个毛丫头给擒了。”

  姜老太爷诧异道:“是……如何擒的?”波澜小姐是什么修为,在边城之中,能与她为敌之人只怕至今还未出生。波澜年轻时曾说,她要做守护边城的魔神。如今波澜已达成了那个愿望,不但达成了愿望,而且还嫩得能捏出水来。

  命运总是垂青于她,也许,他后半生的运气都给波澜夺走了。这种想法不过瞬间便会散去,对于一个守护边城的魔神来说,没有什么能真正消失,哪怕是想法。这座城中,只要发生过的事,她总会知道,何况是他呢。

  “那丫头也不知施了什么法术,眨眼就没影儿了。后来……后来波澜小姐就说她动不了了,让小的回来给老爷报信。”

  动不了,说明波澜没有性命之忧,这让姜老太爷松了口气。“带路!”

  波澜的一件小事,对他来说是大事;波澜的大事,那就是天大的事。

  小厮快走几步才赶上姜老太爷,边走边抱怨道:“老爷,这事一了,是不是也给我涨点儿工钱?”

  “不会亏待你的,如果你能走得再快点儿,说话别那么啰嗦,什么事不用再让我操心,涨点工钱且在情理之中。”

  “可……可小的只有两条腿、一张嘴。再说,小的吃的盐可比不得那些大管家……”

  “那就多吃点盐。”

  “呃……小的懂了。可老爷你想过没有,老爷一年换两个管家,这让别家怎么看?”

  姜老太爷脚下不停,耐心道:“若在意那些,很多年前,我就该死在冰湖里了,还谈什么茏红生意?波澜当年受过宗氏的大恩,有了宗氏这一层,我姜氏才在这边城立了足……”

  “老爷,听这些,小的是否能涨些工钱?”

  “你连听听东家说故事的耐心的都没有,就算你去了哪儿,都长不了。”

  姜老太爷放缓脚步,在小厮的肩头轻轻拍了下道:“下回谈工钱,要找准机会。这次好好的机会你看不到,工钱多寡和时间长短无关,你看看那些管家,哪位以前做过管家?”

  小厮眼睛一亮道:“小的懂了!”可是片刻之后,又再次无精打彩道:“老爷说这些有什么用?反正工钱还是那么多。老爷也不想想,若刚刚小的死在城门口,以后老爷再想找这么忠心的随从只怕就难了。再说,小的只想多讨几两银子……”

  小厮说着说着便住了口,片刻后,又沮丧道:“罢了。小的摊上老爷这么个东家,认命了也好!至少嘛,老爷除了工钱之外,还真没亏待过下人。”小厮腹诽,除了钱之外,好象也没什么了。

  姜老太爷满意道:“今后,你就叫姜成吧。”

  小厮一惊,老爷赐名了!东家赐名说明东家当他是自己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