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魔龙要塞

祝琴说 逗跌 2282 2019.06.30 07:00

  话说宗盐离开祝府,便踱着方步出了城门,径直向北城外的魔龙军要塞而来,看起来淡定自若四平八稳,这一路上却警觉非常。

  魔龙军要塞,缘于上古,当时的魔地并非如今景象,西方金沙遍地,东方是万里沃野,极东和极南之地尽是怪峰林立,俨然一副仙家隐地。可在当时,这里却是异族的天下,那段历史宗盐不是很清楚。后来,摩萨王来了,将土生土长的魔人聚集起来,与异族人开了战。

  按说,以摩萨王的实力,若亲自出手,与异族人的战事不该持续数百年。族中智者有过解释,以异族人来成就魔族的强大,那才是王上的深意。也许那深意太深了些,他宗盐理解不了。

  魔龙军便是当年的龙、鬼、冥、天、人,五军之一。虽然今非昔比,但五军实力在百族之中不惧冥族,却是不争的事实。

  魔龙军要塞的门前有条石柱,高及十丈,上书二字:龙魔。意即此军可化龙成魔,足可见摩萨王对魔族成就力量霸主的雄心。只是,自古以来,魔龙军却未有与龙族交战的经历。

  宗盐举首望去,一道数丈高的冰壁阻于眼前,那冰壁之上乱而有序的向外伸展着一根根长足丈余的冰刺,算是军中高阶修士的手笔。宗盐来至石柱之下,高举天极令对着寨门高呼:“天极令在此,传魔龙军统领听令!”

  那声音被他加持了内力,瞬间将寨门之上的浮雪震得簌簌而落。还未待他说完,墙后的风雪之中早有一守军的影子如风一般消失于寨门内。

  宗盐心中嘀咕:“气息不定,脚下无根,若非身法品阶太高,以他的魔元力,远程追踪自是难以为继,看来军中修行者也不过如此……呃?”

  还未待宗盐说完,那寨门便已消失。虽未看清,他却感知得一清二楚。此人手段非同一般!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寨门消失的刹那,一道冰雪之息扑面而来。宗盐心中冷笑,小手段罢了。他单足向下一踏,立时,大地巨震。仅这一震,那扑面而来的冰雪便瞬间坠地,而隐于其中的那道气息也已消失无踪。

  寨门之内,一中年男子举步而来,爽声道:“那一声惊云吼,想必便是盐兄的成名之神技!”

  宗盐眼睛一亮,高声道:“原来是华扬兄,多年未见,竟是隐身于此?”

  “是啊,当年是盐兄一人顶下了那么大的罪过,小弟甚是惭愧。也曾落寞一时,只叹空有一腔抱负却无施展之地。后来,见你扫街也能扫出自己的道,小弟方才醒转,便自请投入魔龙军,以守护这冰封之地,只求个心中安泰。”

  “华扬兄大才,在我魔族领地,也只有魔龙军方能展现你的才华了。想必当年你所修的困灵阵,也算是有了用武之地。”

  祝华扬傲然道:“这困灵阵的威力了得。”又落寞道:“可这军中,虚神境的强者尚不足百人,可惜了。”

  “若困生死境,可有把握?”

  “杀人用牛刀……何需如此?”

  “此次前来,为兄有一事相求。”见祝华扬做了请的手势,便道:“华樱收到密报,城中有人私藏失性者计数十人。还有祭司营的人参与其中,将于今夜午时出城。”

  祝华扬面色一凛:“当真?”

  “不然?”说着,宗盐手一展,掌中赫然是那块天极令牌。

  “若是抓到失性者,祭司营会如何处置?”

  宗盐无奈道:“想必你比我更清楚,那们的手段残忍至极,只怕活不到天明。”

  “盐兄的意思是……”

  “你是华扬少爷,能叫你一声华扬兄还得找场合。华扬兄问我,不如说我是来向华扬兄讨主意的。”

  祝华扬为难道:“可是,摩萨王有令,若非二令合一,五军不可轻动啊。”

  “不可轻动又不是不能动。再说,摩萨王正在静修,你我也不清楚祭司营和失性者的用意何在,若果真与摩萨王静修有关……华扬兄,你看……”

  “我爹也是这意思?”

  “不然……”宗盐掂了掂令牌道:“莫要忘了,有些故人都在惦念着咱们俩,也许那些失性者就是他们的人。你我要置之不理,怕是在王上破界而去时,魔地便会生灵涂炭。”

  “若他们不守承诺,敢来都城妄为,我便不会留手。”

  宗盐苦笑道:“你当年就不该留手,既然忍了一时,便要忍一世。你不也说了,玄魔不该只有一条出路。”

  “那不是我说的,是他说的。”

  “是我记忆错了,不过意思没变,若祝氏没有出路,内乱是免不了的。什么父子兄弟,礼**常,到那时,魔人只怕要将人字去掉成为真正的魔了,魔人就该活成个人样儿,现在你还觉得他们是对的?”

  “三年间,他们音信皆无。”

  “看看,只怕不用我说,华扬兄也觉得上当了,白瞎了那一千多弟兄,就那么白白的送给人家了。不过也好,那些失性者必定没有完全失性,他们至少还念着一份同族之情,不会慢待了他们。”说着,宗盐又苦笑道:“我这也是寻个安慰罢了。怎么样?今夜……”

  祝华扬迟疑片刻,道:“也罢。魔龙军只能以清查异人为借口,未到紧急处,断不会以困灵阵开杀戒。”

  “再有,今夜三爷要护送线人出城,此人是一女子,要经过魔龙要塞……”

  “放心,我自会见机行事。”

  “那便子时北城门见!”说完,宗盐便转身离去。

  看着宗盐的背影,祝华扬摇首叹道:“盐兄功力虽在,却还是老了。”

  “总统领?”一年轻军士现身于祝华扬身侧道:“仅凭一枚天极令,便要动兵?”

  “没办法。虽说进了魔龙军便要弃亲情,可那是我爹啊。”

  “属下以为,总统领要下一步暗棋。不到逼不得已,主军不可动。”

  “在理,便由你去操办。将捕影符留下,免得你又弄丢了。”

  军士面色一苦,将一块石刻符印交于祝华扬,便消失于原地。

  这捕影符算是五军的传统,但有令至或调兵等重要之事,皆需专人负责将所发生的一切捕于符中,以备玄魔殿查验。按理说,五军之事与玄魔殿无干,众所周知,五军分左右,左派龙、冥,右派鬼、天、人。也不知当年是哪位长老说了句:如今已是天下太平,若那天极令掌控在祝氏手中,那圣殿令就该归还玄魔殿,以正玄魔军纪。

  当时,他身为左派统领并不在场,同时不在场的还有魔冥军统领桑何,王上既然允了,那三军统领便得了势,他们二人即便有异议也无济于事。

  祝华扬无奈摇头,看着漫天风雪叹道:“不知又有多少魔人要葬在这雪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