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祝琴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你被骗了

祝琴说 逗跌 2158 2019.04.28 07:00

  发现对面那老者咳嗽了一声,宗默不再失神。

  那老者又道:“这不,几年前我就找上山来,可人家师父不见我。见我的是二师父,那二师父说,这种事是要双亲或师父做主的,说是人家双亲不在无风山,而师父又在闭关,便留我在山上过了一夜,第二天就将我赶了下来。我就想啊,在家里等也是等,还不如在山上等。这一年里,除了收种庄稼,我就在这山上扫扫地,时间长了,觉得身上也有了点儿仙气儿。”

  宗默见他容光焕发,方才觉得这山上确实不同。他问道:“无风山允许凡人就这么……”宗默看了眼扫帚。

  “没人管。”老者咧嘴笑道:“不用想也知道是华年说上了话的,怎么说这也是修行圣地,容不得凡人随便进入。

  老者又道:“前辈不知,那些外门弟子都想进入山顶,能到山顶的都是内门弟子。我能留在这儿,华年应该顶了不小的压力。不过,几年下来,我的腿脚好多了,腰也不疼了。再过几日,我也不能在山上呆了。听说华年偷吃了神鸡,算是得罪了老祖。我呢,也不能为他做什么,只有下了山,免得落了人家口实,为华年再添麻烦。不过,这也没什么不好,那些想害华年的也不少,趁着下山也好帮他打探些消息。我是凡人不假,可哪个凡人都有个亲戚朋友的,前辈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感谢老丈能为华年着想。”

  “应该应该。”

  宗默迟疑道:“老丈刚刚说,有人想害华年,此话从何说起?”

  “这个……我这也是听说。三年前,华年和人比试斗法,失手打死了雁兆门的一个弟子。传闻说那弟子是圣地一位长老的义子。既然你是为华年而来,我也就不瞒你了,圣地之内实在乱得很。本来,若只是一个雁兆门,以这无风山的名头,自然不必理会。可要再拉上一位圣地长老,无风山想应对就难了。这事儿,我这么一说、你就这么一听,哪儿说哪儿了,你就当啥也没听到,对谁都好。不然,以华年那脾气,说不准能捅出多大乱子。”

  宗默心急,心想你倒是说清楚啊。于是,便又追问:“那位死去的弟子究竟是什么来头?”

  老者笑道:“就算是皇帝的儿子,进了圣地和平民也没两样儿。这是修行者的地盘,世俗的身份已经不重要了。不过,这个我倒可以打听一下。莫说是三年,就是十年前的卷宗,在刑堂也能查得到。”

  宗默心下盘算,华年被关起来,看来并无大碍。可若想顺利离去,恐怕不易。若在圣地盘桓一段时日,或许可从他人口中了解些华年的过去。当然,银钱能解决的问题,他并不担心,毕竟身上还有些元石票据和精灵族的紫金票。紫金票通行百族三界,不到族中危难之时,他舍不得将这些送出去。若连紫金票也解决不了的事,那便要花些心思了。怎么说,华年将来要行走世间的,他虽不能永远在华年身边,但他不能让过去的恩怨因果再次落到华年身上。既然这老者有刑堂的门路,他定要想方设法将华年的百年卷宗取走,无论用什么方法,也不能令那些东西落入他人手中。此地虽是圣地,但毕竟是人族圣地。他在离族前,家主便提过华年身上藏有魔魂之秘,如此,他的行迹便也只能是秘密。宗默不知那些秘密对华年意味着什么,可若想护得华年周全,有些事他必须做。

  宗默道:“那便麻烦老人家了,您若将神鸡之事始末都打探清楚,老朽必有重谢。”

  老者愣了愣,面现不满,早已忘了对方和华年是何关系,愤然道:“你拿我当什么人了?华年的事,对我来说,那算是家事。你搀和个什么劲?”

  “家事?”宗默愣了,一时间竟忘了人家闺女非华年不嫁的事。

  “当然是家事!”说到此处,老者忽然换了一副面孔似的,忽然眼睛一亮,连忙陪笑道:“既然前辈是华年的本家,是否可与华年提一下,小女为了他,尚且待字闺中……”

  宗默点头:“好好好,一定一定,待见到华年,定将您的心意转告。”心里却暗自嘀咕,一个凡人女子还妄想嫁给我们公子,是不是想多了?

  “前辈不能代他做了这个主?”

  宗默摇头道:“这个……我还做不得少爷的主。”

  那老者闻听此言,目光瞬间暗淡。他算是听明白了,啰嗦了半天,眼前的这位竟然只是个下人。老者面色未变,拾起扫帚道:“也罢,还请老丈帮了老朽这个忙。事成之后,老朽定当重谢。”说完,眼皮一沉,再懒得理他,拖着扫帚扫地去了。

  宗默无奈,心说这人变脸怎么和变天似的。自己刚亮了一下身份,前辈变成老丈,晚辈变成了老朽。在我这个百岁老人面前以老卖老,还真说得出口!

  无论宗默心中如何不悦,为了消除华年身为质子被困圣地的那些卷宗,他也得豁出这张老脸去与那老者继续交涉。宗默自身上摸出一张紫金票,他身上也仅有三张而已。

  在如今这天下,紫金票还有另外一个称呼——索命符。一张紫金票相当于两千万元石,若有一先天魂湖的子弟,两千万元石足以将其从无境直推至生死境,谁都知道这笔帐并不划算;一百万元石在丞天城足以买一座贵族府邸外加雇佣十位异族不低于人间境的仆人三年。

  当然,这种东西也只能出现在丞天城的拍卖行。更可贵的是,一张紫金票足以请动一位真神境冒险出手一次。之于宗氏,两千万元石可以开一百五十家宗氏商铺的分号,可以供养宗氏族人百年口粮,便是算上祝氏,所有用度全算上也能撑上三五年。

  这么大一笔钱就这么被自己轻飘飘的甩出去,他内心油然而生出一种隐隐的罪恶感,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似乎要将自己吞噬。

  可令他意外的是,那老者瞄了紫金票一眼,怜悯地看了他半晌,方才不屑道:“这破东西,在山海集,一两银子能换几十张。中看不中用,不当吃不当喝儿的。”

  宗默当然知道自己这东西是真的,但还是随口问了句:“何意?”

  “何意?”老者咧了咧嘴道:“就是说……你被骗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